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无终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无终

  柳神踉跄,居然被震退!

  钟声不绝,悠扬而鸣。

  那大钟上的“终”字,光泽莹莹,符文湛湛,如水波般向外席卷,震的人神魂为之鼓荡。

  而这些钟波又汇聚向一处,全部没入柳神那里,不伤其他人,有选择性的针对。

  “这无终之钟果然超凡,不愧是至宝,竟有如此威力,压制了这株神秘的柳树!”有人惊喜,大声说道。

  须知,从开始到现在,柳神一直强势,横推四方敌,接连击杀教主级人物,让人胆寒,无力抗衡。

  可现在居然有人抵住了它,而且似乎还能伤它,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希冀藉此扭转乾坤,将它击毙。

  “无终之钟,震动万古,据传跟三世铜棺一般,都是上一纪元的古物,在那个时代威震天下,名不虚传!”

  一些人心中激动,刚才实在被柳神杀的怕了,损失惨重。

  “无终之钟有大来历,自然强大无边!”西方教的教主说道。

  他拥有丈六金身,浑身如同金属铸成,黄澄澄,散发神圣而超然的气韵,他知道很多隐秘。

  因为,该教之所以能兴起,就是因为曾经发掘出一处古迹,那是上一纪元的一处至尊洞府,他们藉此成教。

  该教传承于上一纪元古僧一脉,在那一世是名动浩瀚天宇的至尊传承。

  也正是因为如此,西方教的教主从那个遗迹洞府中了解到一些秘密,看到过关于这口大钟的少许记载。

  它昔日的主人名叫无终!

  一位绝世至尊,得见了长生,曾经无敌一个时代,法力滔滔,神威不可匹,只要一出手,便镇压十方敌。

  可惜,岁月悠悠,无人知道在那仙古纪元末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连战斗中无上人物的法器都受损了。至于当年的人,就更不知道在何方了。

  哧!

  柳神定住人形躯体,不要倒退,且脑后出现一轮神盘,光环当中一株金色柳树将柳神之人形躯体衬托的超凡入圣。

  那神盘抖动,当中射出百重符文,千道枝条,如同一根又一根金色的矛锋,全部刺进那钟波间。

  声声金属颤音发出,当当作响,那是柳枝矛锋击在大钟上的结果,响声激烈,震耳欲聋。

  “终结一切!”大钟旁边,那道身影喝道,他是此钟当世的持有者,身份不凡,法力绝世。

  这一声喝吼,大钟光芒更为璀璨了,那“终”字莹莹,喷薄混沌光,还有更为复杂的规则符文等。

  “砰!”

  柳神的一些枝条被震退,竟有些暗淡,而且“终”字刺目,发挥出它恐怖的超级力量,真的要终止一切。

  “不好!”就是一些教主也遭受了波及,极速倒退,他们的法器等居然在龟裂,要被终止存在于此世的形与魂。

  让生命走到终点,让一切归于终结。

  这终字奥义,绝对的惊悚人间,很难抵挡。

  “砰!”

  成百上千条柳枝发光,而后数以万计的金色柳叶落下,在虚空中纷舞,全部打向钟体还有那个人。

  “当……”

  钟声愈发激烈,最后大钟横飞了起来,而此钟当世持有者也嘴角溢血,一步一步倒退,守着大钟,脸色略白。

  “我来助你!”仙殿的老教主喝道,手持那座拳头大的铜殿,轰隆隆,向前镇杀而来。

  仙殿轰鸣,内部喷薄混沌气,外部绽放法阵纹络之光,向着柳神冲击而去。

  无终之钟的当世持有者,更是一声大喝,再次向前杀来,而这一次钟体上的两个字一同发光,并且交织了起来。

  “无终”二字灿灿,烙印虚空中。

  两个字不再是单一的显化,而是彻底交融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更为繁复的奥义。

  “嗯,怎么回事?”有人吃惊。

  不少教主在出手,想要相助那两人,结果发现这片虚空都不再稳固,他们贸然加入进来,几乎陷入绝地中。

  这无终二字发威,时间混乱,仿佛将人打进了一片冰冷的宙中,永远的放逐,感受时间挥霍,岁月蹉跎。

  时间奥义!

  让人陷入无边际的放逐中!

  近前的人迅速倒退,不敢临近。

  这钟太诡异了,刚才还是另一种规则,现在转瞬间又涉足时间领域中了。

  谁也不敢尝试岁月的威力,一个弄不好,就将自己葬送。

  柳神也陷入困境中,被时间放逐,被岁月斩中,这可不妙,若是其他人遭此攻击,多半就要丢掉性命了。

  “杀!”

  仙殿的老教主,白发飞舞,眼眸立了起来,气息暴涨,若凶龙出闸,似仙兽咆哮,释放出极其危险的气息。

  他接连施展宝术,每次变化法印时,都是一种绝世神通,都是至强奥义。

  “砰!”

  柳神被打的倒退,深陷时间领域中,被无终奥义笼罩,现在又遭遇这等攻击,可谓雪上加霜。

  “终究是一株病柳,残缺了,你若有当年之勇,我等师尊复活也得败退,转身就走!”仙殿的老教主说道。

  “柳神!?”远处,石昊握紧拳头,非常担忧。

  另一方,不灭生灵等也在出手,想要救援都不能,被一群教主围住,难以突围,他在那里大开杀戒,搅起一片血雨腥风。

  也许能除掉柳神,不少人看到了希望,全部在远处出手,为那口大钟加持法力,相助他的持有者。

  “噗!”

  柳神祭出的一些金色枝条炸开,化成粉末,也有金色叶片凋零,这个结果有点不太妙。

  “杀!”

  咚的一声打向,青铜仙殿与那无终之钟一起震动,向前镇杀,两大至尊合力压制柳神。

  再加上其他教主等在远处相助,联合起来,对抗柳神,让这里越发的危急,情况非常糟糕。

  柳神倒退,金色枝条断裂一些,叶片残缺,随风而舞。

  叶片上的金色汁液,莹莹发光,像是血液般,飘飘扬扬,有点凄然的美。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株柳神多半出了问题,可能要被镇杀。

  “诸位,还是坐下来谈一谈吧,没有必要内耗。”远处,白色老龟说道,又一次劝阻。

  “祭灵大人!”另一边,正在厮杀的九大教主都急眼了,更加奋力,怕柳神出现意外,向这边冲击。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趁此机会将它镇杀!”有教主喝道。

  “没错,不能放走他们,无论是这株柳树,还是那不灭生灵,亦或是那个小辈——荒,全部击杀,免得成为祸害!”

  他们加紧攻势,希望一举破敌。

  可是,场中的主力,仙殿的老教主还有大钟的主人却神色凝重,无比严肃,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么乐观。

  因为,他们两人竭尽所能出手,自身的绝世神通接连施展出,且两件仙道法器也在发光,涌动滔天神力,可还是不能镇压这种柳树。

  长此以往,时间流逝,那柳树若是脱困,对他们将大为不利!

  轰!

  事实上,柳神脱困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迅速,猛力一震,乱叶凋零,金色枝条有些折断,但是它震开了那些规则领域。

  “轰!”

  仙殿的老教主踉跄倒退,嘴角溢血,浑身道袍全部炸开,衣衫褴褛,很是狼狈。

  而在其旁边,大钟的主人也是如此,口鼻溢血,被法力反噬,被柳神击的横飞,在这个地方负伤了。

  “不好,速退!”一些人大叫。

  “你们不想止戈?”柳神问道,话语依旧平和,向前迈步,扫视所有人。

  众人心惊,被逼的倒退。

  “既然如此,就以血止杀伐!”柳神说道。

  “轰隆!”

  下一刻,它的气势完全变了,整个人发光,三千世界化成的光团没入其体表,成为烙印,像是披上了一身古老的甲胄,色彩斑驳,气息盖世。

  柳神向前杀去,如虎入狼群般,没有金色柳枝飞出,也无其他符文弥漫,只是在挥动一双莹白的手掌。

  “砰!”

  这对手掌太强了,无坚不摧,这才一交手而已,就让这里见血,一位教主被击飞。

  “喀嚓!”

  有人祭出法器护体,阻挡攻势。

  结果,柳神一掌拍出,那座古鼎轰隆一声爆碎,化成数百块碎片,一件强大的法器就此毁掉。

  接着,柳神翻手一掌,向前拍去,任那人法力通天,速度超越极尽,可还是难以逃脱这片领域。

  “噗!”

  这个人被打成了肉饼,元神跟着融化,死在了这里。

  “当!”

  大钟再次冲来,结果这一次柳神一掌拍出,天宇崩开,掌指击在大钟上留下深深的五个手指印记。

  大钟的主人飞退,可还是被其手指扫中,噗的一声,肩头变形,整个人接连摇动,体内骨头噼啪作响,他张嘴大口咳血。

  “坏了,这是无敌道,他陷入了一种奇特的境地中,眼中唯有敌手,忘记了其他,难以对抗,这是他前世之道行的觉醒。”一些人惊恐了。

  “道友,今日就此收手可好??”仙殿的教主开口,他是一位古老的至尊,活过漫长岁月,经历的太多了。

  此时一见到柳神的状态,当时就凛然了,这几乎难以战胜,除非请出长生者,不然那陷入无敌道中的柳树,根本不能制衡。

  “你说结束就结束?我还没杀够!”平和的柳神居然这般回应,让人惊悚,所有人都寒毛倒竖。

  “哧!”

  柳神白衣飘飘,向前走去,看起来如同谪仙般,纤尘不染,超凡脱俗,掌指发光,喷出五色神芒。

  仙殿的老教主喝斥,不断结法印,跟它抗衡。

  噗!

  可是,仙殿的古祖口中咳血,他的手臂在痉挛,在这次剧烈的交锋中吃了大亏。

  “你老了。”柳神说道,轰的一声,居高临下,一巴掌拍落,震的仙殿古祖嘴里腥咸,哇的一声,不断咳血。

  砰!

  接着,仙殿的老教主身上战衣破损,披头散发,被击的横飞了起来。

  这一战落幕了,人们知道,持着青铜仙殿还有大钟的两位强者不敌,那么也意味着其他人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也许,会有成片的人头滚落!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