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家母,清衍静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家母,清衍静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三座白玉石台上,胜负分出,而天地间则是一片安静,众多级势力望着在这一幕,都是暗叹嘘唏,今日之后,浮屠古族,便是唯有两支主脉了。

  而在那玄脉,墨脉所在的席位上,玄光与墨瞳两位脉,都是面色平淡,双目不起丝毫波澜,那般模样,并没有因为清脉的结局而有丝毫的动容。

  显然,这种局面,早就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他们只是扫了一眼面容悲切的清天脉,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讥讽,这些清脉之人,此时恐怕最为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有尽全力的保住清衍静,否则有后者在的话,他们清脉,又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老夫无用啊。”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似同情,似嘲笑的目光注视下,清天脉也是苦叹一声,本就苍老的容貌,在此时变得更为的颓废。

  此次守擂失败,那么他们清脉,就将会再输一席,长老院中,仅剩两席,而按照族内的规矩,唯有拥有着三席位置的脉系,方才能够成为主脉。

  所以从此之后,他们清脉,将会贬低成为分脉,那样一来,自然是损失难以估量的资源与权力,想要再度重回主脉之位,不知得何年何月。

  在那一座石台外,清萱长老也是玉手紧握,脸色极为的难看,不过眼前的局面已成定局,她也是改变不了什么,只能苦涩摇头。

  “如今也只能希望牧尘那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力挽狂澜了,否则今日,我清脉必定墙倒众人推。”

  在那玄脉,墨脉众多族人所在的山峰上,玄罗,墨心见状,都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他们两脉的许久谋划,今日终归是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那牧尘,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玄罗英俊的面庞上有着一抹冷笑浮现出来,只要将清脉贬为分脉,那么就失去了所有的阻碍,他们甚至能够派出执法卫,强行抓捕牧尘。

  至于此举是否会引得清衍静的反弹,他们并不在乎,他们一直诟病大长老太过忍耐清衍静,如今驱逐出了清脉,在长老院中,两脉联手,就算是大长老也得考虑他们的意见。

  而清脉众多族人所在的山峰,此时则是一片愁云笼罩,所有的人都是面容苦涩,那些年轻一辈先前还在争风吃醋,但此时却是顾不得这些,脸庞上全都是惶恐之色,因为他们也开始明白,一旦失去了主脉地位,对于他们清脉而言将会是何等的打击。

  玄天脉目光环视群山,片刻后淡淡一笑,抬头看向大长老所在的方向,抱拳恭声道:“大长老,胜负已分,还请宣布吧。”

  巍峨主峰山巅之上,大长老睁开了微闭的双目,他神色淡然的看向面容悲哀的清天脉,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低沉之声,便是在这天地间响彻了起来。

  “清脉守擂失败,将损一席。”

  大长老的声音回荡天地,也是犹如定锤之音,彻底的将清脉仅剩的一丝希望摧毁而去。

  牧尘所在的那座山峰,清霜那原本冷艳的俏脸,早已变得黯淡无光,明眸的眸子,也是布满着灰暗之色。

  “完了...”

  她喃喃自语,感到无比的悲哀,今日之后,不知道他们清脉会动荡成什么样子,但想想就知道,清脉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在其身前的牧尘,也是在此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前方走去。

  “牧尘?你要做什么?”清霜望着那踏出山峰,踏空一步步前行的牧尘,顿时一惊,连忙出声,此时牧尘忽然出现,恐怕立刻就会被注意到。

  “既然收了你们清脉的好处,我自然会还给你们。”牧尘微微偏头,淡笑道。

  清霜怔怔的望着他的身影,显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牧尘没有再理会于她,而是转过身,脚踏虚空而行,他抬起头,目光看向那座巍峨主峰最巅峰处,双目之中,掠过幽深之色。

  浮屠古族,你寻我多年,今日,我便来此,看你能待我如何?

  而此时,天地间,还有着大长老雄浑低沉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因守擂失败,清脉仅剩两席,按照我浮屠古族的规矩,将会罢黜其主...”

  “慢着!”

  然而,就在那大长老的声音尚还未曾完全落下的时候,寂静的天地间,忽然有着一道清朗之声,突兀的响彻而起,将之打断。

  突兀之声,令得这天地间无数强者一愣,下一瞬间,一道道目光立即顺着那声音传来之地望去,再然后便都是一脸的惊愕。

  只见在那一座山峰之上,有着一名面容俊逸的青年,脚踏虚空,负手而立,神色平淡,气度非凡。

  “这是何人?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打断浮屠玄大长老的话。”众多级势力都是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牧尘,面目惊诧。

  而在最靠近主峰的一座峰顶上,药尘,林貂皆是抬头望着这一幕,旋即他们对视一眼,皆是一笑,道:“好戏终于开场了。”

  在他们身旁,萧潇望着牧尘的身影,也是螓微点,道:“这个家伙,还是这么大胆。”

  林静则是嘻嘻一笑,道:“萧潇姐,现在的牧尘,可是有着这个大胆的本钱了。”

  如今的牧尘,不仅踏入天至尊,而且还能够拉来无尽火域,武境相助,再加上其本身的牧府以及大千宫诛魔王的身份,从某种意义而言,此时的牧尘,已经不再需要惧怕浮屠古族。

  萧潇闻言,也是轻笑一声,其实对于牧尘,即便是心高气傲如她,也是有些佩服,毕竟能够凭借自身之力,在这大千世界中白手起家,走到如今这一步,这等本事,也难怪连她的父亲那等骄傲的人,都是对其极为的看重。

  “那今日我们就来看看,这家伙如何将浮屠古族掀得天翻地覆吧。”

  在他们说话间,那主峰之巅,大长老浮屠玄也是因为着突如其来的声音怔了一下,下一瞬间,他的目光便是扫视而来,停在了牧尘的身上。

  在次瞧见牧尘的时候,浮屠玄双目微眯了一下,如此年轻的天至尊,可真是罕见,与其相比,就算是他们浮屠古族年轻一辈的玄罗,墨心都是差了一筹。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面目俊逸的青年,似乎是显得有些面熟。

  “你是何人?为何要插手我浮屠古族之事?”浮屠玄面容淡然,低沉之声,却是犹如雷鸣般震得天地动荡,那稍稍间释放出来的圣品威压,便是令得在场无数强者为之震动。

  而此时,在不远的一座山峰上,玄罗,墨心二人则是在牧尘现身的那一刻便是目瞪口呆起来,他们指着牧尘,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显然怎么都没想到后者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周围玄脉,墨脉的族人则是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人,显然不知道他们为何会这般模样。

  而在那一方白玉石台上,那黑山长老也是震惊至极的望着牧尘,然后压低了声音惊骇的道:“牧尘?这罪子怎么敢来这里?!”

  他之前分明是请动了一位天至尊去对付牧尘,怎么眼下,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黑光的声音虽然小,但那玄脉脉玄天,以及墨脉脉墨瞳皆是有所察觉,当即身体都是一震。

  “牧尘?此人就是那个罪子?!”

  高空之上,牧尘却并没有在意那诸多惊疑不定的目光,他只是抬头,目光毫不畏惧的与大长老浮屠玄对视在一起。

  如此半晌后,他方才一笑,清朗之声,在这天地间轰然回荡。

  “在下牧尘。”

  “或许大长老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不过想来对家母应该很熟悉。”

  “哦?”浮屠玄目光一闪。

  牧尘笑了笑,俊逸的面庞上,却是在此时渐渐的有着冷冽之色涌现出来,他双目如电,盯着浮屠玄,抱拳一字一顿的道:“家母,清衍静。”

  此言一出,整个天地间,轰然震荡,无数浮屠古族族人霍然起身,他们望着天空之上那傲然而立的俊逸青年,眼神震骇。

  此人,竟然就是那令得他们浮屠古族头疼许久的罪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