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席位之争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席位之争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在我浮屠古族,权利最高之处,便是长老院,而任何族内的政令,都必须通过长老院的合议,所以说,掌握了长老院,就等于掌握了整个浮屠古族。”

  “而如今长老院中,共有十九席,其中玄脉七席,墨脉六席,而我们清脉只有三席,同时还有着其他分脉共三席。”面对着牧尘的询问,清萱长老微微苦笑,轻叹着说道。

  “只有三席”牧尘眉头一皱,这对于十九席的局面来说,显然是相当的微小。

  “我们清脉巅峰时期也有着六席,不过伴随着清脉实力减弱,席位也是渐渐不保,所以每一次的诸脉会武,我们清脉的长老院席位,都会减少一席。”

  “因为按照规则,每一次的诸脉会武,凡是在长老院中有着席位之脉,都将会设置守擂,守擂人数以席位相当,而若是在守擂过程中,败大于胜,那么便是守擂失败,将会自动让出一席。”清萱长老解释道。

  “原来如此”

  牧尘闻言,则是点了点头,怪不得浮屠古族对于这诸脉会武如此重视,原来这关系到浮屠古族的最高权力。

  而哪一脉能够在长老院中多一席,那就代表着在浮屠古族中的重量多了一分。

  至于这守擂,牧尘倒是明白,如这清脉,有着三席,便是能够出三人去守擂,三人三战,若是两败一胜,自然就要‘交’出一道长老院席位。

  而若是两胜一败,则是能够守住自方席位。

  “这些年来,玄脉与墨脉对我清脉屡屡打压,每一次的诸脉会武,都将会以我们为目标,发动攻势,三届下来,夺走我们清脉三席。”说到此处,清萱美目中便是掠过一抹愤怒与无奈之‘色’,力不如人,保不住席位,也是可悲。

  “如今我清脉仅剩三席,若是再被夺去一席,则是唯有两席,按照族内的规矩,清脉将会丧失大脉地位,诸多资源,也将会随之减少,如此,弱者越弱,再难与玄脉,墨脉抗衡。”

  一想到这,清萱脸‘色’也是微白,到了那一步,他们清脉想要再度振作起来,就不知道得何年何月了,而浮屠古族的话语权,也将会彻底的落入玄脉,墨脉的手中。

  听到此处,牧尘双目也是微眯,对于浮屠古族,他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那玄脉与墨脉都与他有着恩怨,而且那黑光竟然还敢请玄天老祖去找他的麻烦,这道仇,也是必须要报的。

  以玄脉,墨脉对他的态度,如果让得他们彻底掌握了浮屠古族的话语权,虽然牧尘不惧,但未来必然会多出许多的麻烦。

  所以,坐视玄脉,墨脉掌握浮屠古族,对于他而言,不算是好消息。

  “如何才能阻挡?”牧尘缓缓的问道。

  “只要守擂能够保持两胜,就能够守住席位。”清萱叹了一口气,道:“不过这两脉底蕴雄厚,天至尊的数量比我们清脉多,又是有备而来,想要阻挡,极为不易。”

  听得清萱这悲观的话语,牧尘就知道这清脉究竟有多惨,他摇了摇头,道:“为何只守不攻?”

  既然有守擂,自然就会有攻擂。

  清萱无奈一笑,道:“守都守不住了,哪还有实力去攻?”

  牧尘没有理会她,继续问道:“诸脉大会,会有圣品天至尊出手吗?”

  “怎么可能不管哪一脉出现了圣品天至尊,都是能够直入长老院,光是一人就顶五席。”清萱连忙说道。

  听到此处,牧尘眉头一皱,道:“若是如此,为何还会囚禁我娘?”

  一个圣品大宗师,足以媲美圣品天至尊,他相信就算是浮屠古族底蕴再深厚,也不敢轻易的放弃。

  清萱咬牙道:“还不是那玄脉墨脉搞的鬼,当年你娘被囚禁时,并未达到这种层次,所以直接定了罪名,后来到了这一步,玄脉墨脉更为的忌惮,怕她回归清脉,令得清脉实力暴涨,所以直接在长老院中全数投票,而且大长老为人迂腐顽固,便是以长老院的名义,否决了你娘亲应有的位置,继续保持罪名囚禁。”

  牧尘闻言,眼中顿时有着寒光涌动,一股杀意涌上来,这些玄脉墨脉的杂碎,还真是欺人太甚!

  清脉面‘露’羞愧,道:“也是我清脉式微,即便反对也是无济于事。”

  虽然清脉之中,也有人对清衍静当初因为‘私’情抛弃清脉远离而心怀一些怨气,但在这种大事上,也是明白唯有清衍静的回归,才能够令得清脉恢复荣光,所以在救清衍静脱罪这上面,还是在尽可能的出全力。

  只是如今清脉已非以往,即便出力,也是无法抗衡联手起来的玄脉,墨脉。

  牧尘微微点头,他沉默了片刻,忽然道:“我可以帮你们保住席位。”

  清萱听到此处,顿时一惊,美目惊疑不定的盯着牧尘,忍不住的道:“你有什么办法?”

  牧尘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我自有办法,你们若是相信,就‘交’由我去做。”

  清萱闻言,犹豫了一下,旋即一咬牙,道:“我会回去与其他人说。”

  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眼前的牧尘能够在如此年纪踏入天至尊,必然不是凡物,说不得他真是有什么能耐。

  牧尘点点头,语气平静的道:“不过我帮了你们,你们同样也得帮我做一些事。”

  “什么事?”

  牧尘手掌一握,有着数枚‘玉’简出现在其手中,他指尖一弹,有着‘精’血飞出,落在‘玉’简上面,仿佛隐隐间形成了一道道的血‘色’符文。

  他将‘玉’简递向清萱,道:“你们既然身为浮屠古族的长老,自然是知晓浮屠古族护族大阵的中枢之点,我要你们在诸脉会武之前,找机会将这些‘玉’简埋入中枢之内。”

  清萱脸‘色’顿时一变,那护族大阵可是护卫浮屠界的大阵,关系重大,怎么敢轻易的‘乱’来?

  “我此次前来,只是想要救出我娘,并不打算与浮屠古族结成死仇,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会对浮屠古族做什么,只是浮屠古族强势,我也需要手握一些与之谈话的本钱。”牧尘瞧得清萱的脸‘色’,淡淡的说道。

  清萱脸现挣扎之‘色’。

  “你即便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我娘的为人吧?她不会坐视我将浮屠古族给毁了的。”

  听到这句话,清萱的脸‘色’方才渐渐的好转,她或许对牧尘不太了解,但对于自家那个妹妹,还是非常了解的。

  虽然浮屠古族的囚禁让她有所怨气,但却绝不会真的因此对浮屠古族心生仇恨,毕竟这是生她养她之地,同时也有着众多血脉亲人在此。

  再者,护族大阵虽然重要,但如果说想要凭此倾覆浮屠古族也是不可能的事,想来以牧尘的明智,应该也知晓这一点。

  “好,我答应你。”

  心中有了决定,清萱也就不再犹豫,重重的点头,然后自牧尘的手中将那些沾染了其‘精’血的‘玉’简小心翼翼的接过。

  牧尘见状,也是在心中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一环对他极为的重要,虽说他请来了无尽火域,武境之势,但就怕到时候浮屠古族那些老家伙不讲理,一定要强行出手,而浮屠古族内,可是有着圣品天至尊,所以他必须准备一些足够抗衡的筹码。

  “那就谢过清萱长老了。”

  瞧得牧尘那客气的笑容,清萱也是暗叹了一声,论起血脉亲属来,其实牧尘应该叫她一声姨的,但牧尘显然对他们心有芥蒂,那种客气的疏远,她如何感觉不出来。

  不过想到眼前的牧尘从记事起便是与其娘亲分离,独自奋斗修炼至今,期间不知道历经了多少磨难,心中有所怨气,自然是理所应当。

  眼下只希望牧尘能够真的将其娘亲救出,以后的关系,方才能够渐渐的缓和。

  事已谈妥,清萱也就没有多留,与牧尘告辞一声,便是迅速转身而去。

  牧尘望去清萱离去的身影,也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清萱的帮忙,倒的确是省去了他很多的麻烦。

  而如今诸事具备,就只需要等待诸脉会武的开始了。

  牧尘负手而立,抬头望着天空,漆黑双目,深邃无比。

  “浮屠古族,这一次,我们就来好好碰一碰吧”

  而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待好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