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屈服!

  砰!

  议事大厅的门口竟然被人推开而后直接闯进来,这让秦天龙的眉头一皱,隐隐有几分怒意呈现。

  他已经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进入议事大厅,现在居然有人不将他的话当回事,简直是在挑衅他的威严!

  当即,秦天龙朝前定眼一看,看看来者何人。

  一看之下,却是看到闯进来的是一个少女,一个美丽而又水灵的少女,赫然正是秦若兰。

  “父亲,你怎么能够这样?你对大伯做了些什么?你为什么要胁迫秦姐姐?秦姐姐就是我的姐姐,我不许你伤害她!”秦若兰很是生气的说着,她粉拳紧握,恼怒的盯着自己的父亲秦天龙。

  原来,秦若兰与秦媚回到秦族城府后她看到秦媚脸色很着急的寻找着她的父亲,找着找着,秦媚便是跑进议事大厅了。秦若兰以为秦媚在议事大厅里面寻找到了她的父亲,她便是在外面等着,想着一会儿跟秦媚继续出去玩。

  谁知,没一会儿她隐隐听到议事大厅内传来秦媚的哭泣声,她脸色一怔,便是走到议事大厅门前听听怎么回事。

  议事大厅前有着秦天龙的心腹守护着,但秦若兰是秦天龙的亲生女儿,这些护卫自然是无法驱逐秦若兰。

  秦若兰在议事大厅的门口后面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但她能够推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听到自己的父亲居然在胁迫秦媚,她终于是忍不住直接冲了进来。

  “若兰,你怎么闯进这里来?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还小,你根本不知道为父在做什么。你先出去。”秦天龙训斥说着。

  “不,我不出去!除非你不为难秦姐姐,还有大伯!”秦若兰说着。

  “你、你这孩子!”秦天龙一怒,朝前一扬手,一道道大圣法则呈现而出,禁锢住了秦若兰,随后一缕气劲侵入她的身体内,使得她直接晕了过去。

  “来人!”

  秦天龙喊着,将他的心腹喊了进来,带着晕迷过去的秦若兰离开了议事大厅。

  ……

  秦媚眼眸中噙着泪花,她轻轻抽泣,心中恍如刀割般的刺痛。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我的父亲?为什么?”

  秦媚伤心而又愤怒,她自身的血脉幻影不由自主的呈现而出,一尊九尾玉狐的幻象浮现而出,散发出点点洁白的光辉,显得无比的圣洁唯美,有股高贵之意。

  那一刻,一旁坐着的赵雄眼中精芒一闪,他紧紧地盯着秦媚,开口一字一顿的说道:“天狐体!果真是天狐一族的天狐体!小眉,看来她真的就是你跟秦天明所生之女!当年,你选择了秦天明,对我却是不曾有过丝毫的情意,你可知道,这让我很不满!既然我得不到你,不过现在,我的儿子却是得到了你的女儿!这是天意吗?”

  “秦媚,这是秦族议事大厅,不是你撒野之地!”

  秦天龙冷冷说着,他右手一抬,一道道大圣法则演化而出,一缕大圣之威弥漫而出,镇压向了秦媚。

  秦媚不过是半圣境,面对这股大圣之威根本无从抵抗,随后那一道道席卷而来的大圣法则禁锢住了秦媚,使得她根本无法妄动半分。在秦天龙这尊大圣境后期巅峰强者面前,她还真的是无从抵抗。

  “秦媚是吧?你放心,加入我赵家,我儿赵哲必然会好好待你。从此以后,赵秦两家就是亲家。总而言之,加入赵家,赵家不会辱没你就是。必然会给你无上的地方与尊贵。”赵雄忽而开口说着。

  “你们这是在逼迫,这是在威胁!你们的手段太卑鄙无耻了,你们肯定对我父亲动了什么手脚。否则,凭你们根本不是我父亲的对手!你们也只配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你们永远都成不了大气!”秦媚深吸口气,她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开口冷冷说着,“秦天龙,你真是不配称为秦族之人!看得出来,你是想要篡夺我父亲的家主之位,对吗?为此,你不惜联合赵家,你这样的行为等同于是在出卖整个秦族!你良心何在?”

  “大胆!一个晚辈也有资格议论我?真是无法无天!”秦天龙一怒,眼中闪过寒芒。

  “天龙兄,不必动怒,也不必跟一个晚辈计较。再说了,这可是我赵某日后的儿媳妇。”赵雄笑着说道。

  秦天龙冷冷的盯着秦媚,他说道:“秦媚,你不答应加入赵家是吧?好,很好,那我就亲眼让你看着,我让你父亲死在你面前!”

  说着,秦天龙再度祭出那件法宝,被囚禁这的秦天明的画面呈现于虚空。

  哗啦啦!

  那画面中,一根根锁住秦天明的铁链哗啦而起,接着,那一根根铁链直接绞住了秦天明的脖颈、双臂、双腿、身体!

  铁链赤红,似乎着了火般,随着一股巨力在狠狠地绞着秦天明的全身,画面中的秦天明仰天怒吼,那声音虽说没有传递过来,可能够想象得到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嗤!

  突然间,一道黑色的火焰升腾而起,焚烧向了秦天明的身体,那火焰似乎蕴含着一种魔力般,不断地渗透进入了秦天明的身体内,使得秦天明全身都为之痉挛抽蓄起来。

  “这是噬魂焰!能够一点一滴的割裂人的灵魂!你可知道灵魂撕裂的痛苦?那简直是无法忍受!你看看,你父亲居然还能够忍受并没有晕死过去,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果不愧是铁骨铮铮啊!”秦天龙笑着,他继续说道,“哦,对了,这噬魂焰能够吞噬人的灵魂,如果这噬魂焰就这样焚烧着你父亲,只怕没一会儿你父亲灵魂被吞噬之后侥幸还能活下来,但却也成为一个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活死人了!”

  “不!你快给我停手,你这个恶魔,你给我住手!”秦媚眼中又涌出了泪花,她哭着喊着,看着画面中那正在承受着锥心刺骨之痛的父亲,她心中的痛更是难以复加,她嘶声喊着,“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们,我愿意嫁入赵家!前提是你放了我的父亲,你们放了他!父亲,呜呜——”

  秦媚哭着,她瘫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般。

  看着画面中自己的父亲遭到如此的罪过,她真的是很心痛,虽说她跟这个男人才刚刚相认没多久,可她能够体会得到这个男人带来的那种温暖与父爱。

  为此,她不得不屈服!

  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自己面前这样被折磨至死,除了屈服她还能做出怎样的选择?

  【作者题外话】:四更!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