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断头!

  神魔血祭,神魔功法形同是与敌人玉石俱焚的一招杀招,以自身鲜血为代价,触动神魔功法的一个禁忌,从而施展而出的杀招瞬间强大无数倍,而代价则是自身耗血而亡。

  阎判官心知不敌叶枫,不愿坐以待毙的他施展出了血祭之法,要跟叶枫同归于尽。

  一道神魔血手印从虚空显化而出,赫然交织着一道道恐怖骇人的圣人法则,那几乎就是无缺的圣人法则了,形同是一尊圣人境的高手朝着叶枫全力一击。

  刹那间,这个地方的风云为之变色,天地间的气息变了,变色森然而又恐怖,一道道圣人法则呈现而出,虚空都为之颤动,无尽的天地法则开始哀鸣,像是要臣服在这一击之下。

  而叶枫整个人更是被那在虚空显化而出的神魔血手印所笼罩,那一道道圣威几欲要将叶枫的身体压垮。

  “大哥!”

  看到这一幕,小刀脸色无法再保持淡定,他能够感应得到那神魔血手印传递而来的那一丝恐怖绝伦之感,太过于惊骇人心了,他忍不住站起身,满脸的焦虑之色。

  孤独求战与姜老板也站了起来,他们的脸色同样凝重不已,全都在为叶枫所担心。

  他们想要冲过去,但叶枫与阎判官的战场之地形成了一道无形的禁忌封印,他们都无法冲过去。

  轰!

  在那一瞬间,赫然看到叶枫整个人通体发出了无量光,他整个人犹如一轮烈日一般,散发出了璀璨的金辉,耀眼无比,像是身体内孕育着一轮烈日。

  这一刻的叶枫神色凝重万分,他感觉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那虚空显化而出的神魔血手印带着一种让他都觉得危险的气息。

  因此,他没有丝毫的大意,全神戒备,要对抗阎判官神魔血祭后这恐怖的一击。

  刹那间,叶枫宝体生辉,身体内每一滴血肉都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辉,每一滴血肉内像是端坐着一尊小金人正在禅唱念诵,一丝丝的本源之力汇集在了一起,迸发出了无尽的神力。

  叶枫身体内骨骼烙印而下的道纹更是熠熠生辉,仿佛是被注入了生命般,全都炽盛而起,闪耀出了耀眼的光辉,一道道法则道纹从他的骨骼上显化而出,给他的血肉注入了无尽的道则之力,流转全身。

  虚空演化而出的神魔血手印太恐怖了,缭绕着无尽的圣人法则,算得上是无缺的圣人法则了,因此才会给叶枫造成了一种莫大的危险压力,稍有不慎将会粉身碎骨。

  然而,在这种生死攸关的危险之下,叶枫整个人反而是安静了下来,神台空明,一下子进入到了一种极为玄妙的意境当。

  在这个意境之下,他感觉到无畏无惧,身与道和,有种整个天地都在自己掌控当的感觉。

  那种意境极为的玄妙,而就是在这种意境之下,他感觉到识海漂浮着三枚至尊瞬息间光芒大盛,竟是有着一缕缕隐晦的意志传递而来。

  刹那之间却像是有着一千年般的漫长,他神台空明,浑然忘我,一下子领悟到了洪荒战诀一化万法,万法归一的意境。

  猛然间,叶枫抬起头,那尊神魔血手印正好压塌而下,近在眼前。

  “封!”

  叶枫张口暴喝,舌绽春雷,有股吼动山河的气势。

  封字诀显化而出,封印住上方的虚空,要定格住那尊轰杀而下的神魔血手印。

  然而,封印的空间维持不到一眨眼的瞬间便是破灭了,那尊神魔血手印继续镇杀而下。

  但,对叶枫而言,封印住的那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足够了。

  下一刻,叶枫凭着那种意境的指引,演化出万法归一的真谛,他金色的拳头直接轰杀而上,迎上了那尊神魔血手印。

  轰杀而出的这一拳看似平淡无奇,可那拳道却是在虚空划出一道奇妙的轨迹,当蕴含着一种玄妙的道韵,看似平平淡淡的一拳,似乎蕴含着无尽的道法在内。

  事实上,这是叶枫在刚才那种奇妙的意境之下领悟而出的万法归一的一拳!

  他将自身的种种战诀,日月双印,皇者之剑,皇图龙印拳,人皇印,纯阳之雷,道纹螺旋诀等全都归一,是谓万法归一,凝聚成了这一拳的真义,朝上轰杀了过去。

  轰!

  最终,叶枫这一拳与虚空镇杀而下的神魔血手印轰击在了一起,碰撞出了耀眼的火花,一道道猛烈无匹的气劲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起,地面坍塌,一道道裂缝蜿蜒而出,林木尽毁,山石崩裂,这个地方形同彗星撞地球般地动山摇。

  半空,却是看到叶枫拳头上绽放而出的金色光辉越来越耀眼,越来越强盛,璀璨的金光蕴含着玄妙的道韵,平凡蕴含着神奇,显得强势无比。

  砰!

  直至最后,叶枫那金色的拳头直接冲天而起,威势无匹,犹如一尊神祗凌天而上,无物可挡!

  也在那瞬息间,那尊神魔血手印直接被轰开、破碎,蕴含着的一道道圣人法则直接崩溃瓦解,消散于虚空。

  “什么?不、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神魔血祭形同圣人的全力一击,你、你竟然挡下了?这怎么可能?绝不可能啊!”

  阎判官血祭之后还没死,仍是留着一口气,他亲眼见证了叶枫威霸绝伦的一拳破杀那尊神魔血手印,他惊恐万分的叫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心惊骇到了极致。

  “我说了,取你人头就取你人头!”

  叶枫冷冷说着,身体冲了上去,右掌如刀,有着法则符呈现而出,朝着阎判官的脖颈切割而起。

  嗤!

  刹那间,阎判官脖颈直接被切断,一颗头颅从半空掉落在地。

  阎判官血祭之后整个人还没死但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枫直接切断他的脖颈,他死不瞑目,眼睛仍是圆睁着,露出惊惧万分之色。

  “大哥——”

  不远处,小刀他们全都兴奋的大叫起来,一个个激动万分,全都朝着叶枫跑了过来,满脸的欣喜之色。

  “阿噗——”

  然而,这一刻的叶枫口却是禁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让小刀他们吓坏了,连忙问道:“大哥,你、你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根本不碍事。阎判官神魔血祭果然恐怖,像是圣人境高手的一击,我受这点伤不算什么。”叶枫擦掉了嘴角的血迹,开口平静的说道。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