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第399章 你要对我负责!

第399章 你要对我负责!

  叶枫还真的是无语了,当知道他跟沈水柔的想法根本就拧不到一块的时候,他原本冒起来的那团火气还真是渐渐消褪。毕竟沈水柔所想的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自己要是一直斗志盎然也没个发泄地啊。

  可谁曾想,沈水柔既然认识到这是一场误会了,她居然还不赶紧的站起身来,反而是一屁股直接坐了下来。

  这真是够要人命的!

  不过想想此情此景倒也是让人有种极度的暧昧旖旎之感,叶枫也索性不挣扎起来了,她爱坐就任由她坐吧。再则躺在这地板上抬着眼往上瞅着那片雄伟壮观的怒挺巨峰也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隐隐还能透过她衬衫那被鼓胀而起而稍稍涨裂开的纽扣还能窥视到里面那玫瑰红的贴身衣物,这让人不难想象得到里面包裹着的那一团嫩肉是何等的挺拔与丰硕。

  目光掠过这片高耸的巨峰,看到的是沈水柔那张此刻羞红欲滴的鹅蛋脸,她目光有点怔怔发神,嘴角微微张启,娇艳的俏脸上呈现出一抹略显难堪的歉意,而她的身体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塑般。

  叶枫本想是任由沈水柔这么坐着的,但很快他发觉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这不,还没一会儿他就发觉自己受不了了。

  主要是涨得慌,真要让沈水柔继续坐下去,他难保自己不会真的擦枪走火。

  “嗨,水柔,沈大警官,你发什么呆啊?感觉是觉得坐在我身上坐上瘾了不是?真以为你很苗条轻若鸿毛啊?再不起来我可要发飙了啊!”叶枫忍不住开口说着,心想着这个女人真是没有一点儿的先知先觉啊,非得要自己厚着脸皮提醒她一声,坐上老子的小叶枫身上很好玩吗?敢不敢彼此一丝不挂的时候你再坐上去?欺负人不是!

  “啊——”

  沈水柔惊呼了声,总算是回过神来了,这回过神来后她身体竟又是一软,只觉得那硬物抵着她的翘臀,那炙热的温度都要将她身体内的热血给点燃了。

  沈水柔整个人立即面红耳赤,哪还敢继续这样坐着?

  她挣扎着要站起来,然而双腿刚要直立而起,但就在她翘臀刚刚离开叶枫身体的瞬息间,隐隐有种难舍般的异样感觉席卷向了他的全身,她身体猛地一个酥软无力,竟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朝着地面上躺着的叶枫趴了下去。

  砰!

  沈水柔将叶枫当成了人肉垫子,直接趴了下来,重重的压在了叶枫的身上。

  她自己倒是没啥事,却苦了躺在地上的叶枫,好说歹说沈水柔也是有55公斤左右的重量啊,这么一压下来饶是叶枫皮糙肉厚也好,都感觉到一阵隐隐作疼。

  “疼死老子了……沈大警官,你这是在伺机报复吗?公报私仇啊你?”叶枫叫了声。

  “啊……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你没事吧?”沈水柔语气急促的说着,这尴尬万分的糗事一桩接一桩的发生,她自己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她是一个坚强而又自立的女人,但她的坚强是体现在她的工作作风以及对自己的照顾上,男女之事一片空白的她遇到这样的难堪场面,任谁也坚强不起来啊。那纯洁的心灵根本忍受不了,羞愧难当之下都快要哭了。

  “不是有意的?你一句话倒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你躺地上我直接倒下来压你身上试试?”叶枫没好气的说着,表面上义正词严的在训斥着沈水柔,但暗地里他整个人都快要舒服得叫出声来了。

  沈水柔那火辣性感的娇躯本身就是极为的撩人心弦,她这么一趴下来,胸前那片高耸傲然的雪球直接重压在了叶枫的胸膛之上,那阵阵下压着的柔软感觉充盈着叶枫的全身,还真的是极为的舒服啊。

  那柔软的弹性……啧啧,这会儿亲身体验之下还真的是没得说,简直是极品啊!

  还有沈水柔的身体趴下来后两人之间的距离可谓是亲密无间,说话的时候都是近在咫尺,看着沈水柔那张娇艳欲滴的性感红唇,叶枫不由得希望这个美女警官再趴下来一次,如此一来两人也就嘴对嘴了。

  “叶枫、对、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这就起来。”沈水柔涨红着脸,她自知理亏,因此低声下气的说着话,这可是极为罕见的一幕。

  性格火爆的她什么时候显得如此的温柔过?而且还是面对着平日里她就看不顺眼的叶枫,能够如此的低声下气已经算是她的极限了。

  说话间,沈水柔立即站了起来,看着叶枫还躺地上,她红着脸又是羞涩又是愧疚的伸手过去拉叶枫一把,把他给拉了起来。

  沈水柔自知理亏,因此红着脸站在一旁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她已经是想通了一切,叶枫还真的是没有趁着自己睡着而非礼自己,而是好心好意的帮自己按摩,缓解自身的疲劳状态。而事实证明了叶枫的手法相当的奏效,此刻的她一点儿疲累感都没有,浑身精力十足。

  然而自己睡醒之后却是不由分说的将叶枫给按到了,这的确是自己不对在先,都怪自己那火爆脾气,一爆发了还真是控制不住了。

  啪!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叶枫点起了根烟,悠然自得的抽了一口。

  沈水柔皱了皱眉,警局内谁不知道她的办公室里面严格禁烟的啊?谁胆敢在她办公室抽烟那是不想活了。但看着叶枫这样明目张胆的点起了烟,她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算了,任由他去吧,谁让自己理亏在先呢。

  “水柔啊,这件事你准备怎么给个说法?”叶枫眯着眼看了沈水柔一眼,好整以暇的问道。

  “说、说法?什么说法?”沈水柔愣了一下。

  “不会吧?难道你想不认账?我好心好意替你按摩,你醒过来后恩将仇报的将我按倒不说,对我又是掏枪又是重压的。这让我的心理以及身体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难道你不准备给个说法?”叶枫诧异了下,便是振振有声的说道。

  “你——叶枫,你、你可不要太过分了!”沈水柔脸色一红,恼声说道。

  “过分?这不过分吧?我的清白之身就毁在你手中了,男人的武器岂能随便让个女人掏?我是个传统的男人,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也唯有我未来的媳妇才能做。而你刚才却是做了。”叶枫一本正色的说着,话锋一转,又说道,“所以,水柔,你得要对我负责啊!”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