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2210章 幕后真凶

第2210章 幕后真凶

  于州公的嚎哭声,叫冤声,瞬息间就让叶真有一种闲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即视感。

  叶真打过的仗、杀过的人、斗过的殴堪称无数次了。

  下手的分寸,叶真还是有的,池泉侯时挺怎么可能伤重不治而亡?

  “于公爷,昨天本公确实与令郎发生了一点冲突,但是本公下手极有分寸,令郎只是皮外伤,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有巡检司与巡天司的人马做证呢?”叶真不得已出列拱手说道。

  “呸!”

  面容凄厉的于州公时名破却是猛地淬了叶真一口,“还皮外伤!亏你好意思说得出口?

  要是皮外伤,我儿子怎么会在当夜伤重不治身亡?”

  “姓叶的,我儿子到底与你有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让你下这样的毒手!还巡检司与巡天司的人马做证,你要脸吗?

  我儿子一个侯爷都被你当街殴杀,那些小吏焉敢不顺你之意?”

  “陛下,陛下一定为老臣做主啊!老臣这爵位,当年也是在战场上真刀实枪的用魔族的脑袋堆积出来的。

  叶真此子,仗着战功,竟然敢当街施暴,殴杀我儿,求陛下为老臣做主!”砰的一声,于州公就在御阶前长跪不起。

  叶真听着,疑惑之余,有些汗颜。

  昨天他的心理状态确实有点不对劲,许多从战场上刚下来的战士,都有这样的情况。

  到今天,已经恢复如常了。

  昨天的事情,叶真这样的心理作祟,再加上池泉侯时挺当街驱车架真狂奔,叶真才出手。

  话说回来,昨天被抽的人也就是叶真,换个其它人,被抽个半死,也是没地儿说理去。

  叶真也算是给了池泉侯时挺一点教训。

  换成当时的情景重来一次,叶真依旧会再次出手。

  只是,叶真绝对没有任何杀害池泉侯时挺的意思。

  如今池泉侯时挺身死,叶真知道这当中肯定别有缘故,但无论是何缘故,池泉侯时挺身死,还是受了叶真的牵连。

  叶真很清楚,弄死池泉侯的人,十有八九,是冲着他来的。

  要不然,哪来这么巧的事情。

  心头也是歉然,叶真现在的能做的,就是找出幕后真凶。

  叶真想的豁达,御座上的仁尊皇姬隆就着急了,于州公说的在理,但是,大家伙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昨天事情发生没多久,巡天司和秘监就回报了仁尊皇姬隆,仁尊皇姬隆也是置之一笑,没有再理。

  这样的贵族之间的斗殴,洛邑一天发生的多了。

  谁知道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剧变。

  “陛下,于州公时名破状告北海郡公叶真,此事份属刑部管辖,事涉两位公爷,臣请求马上派人调查取证验尸!”刑部尙书冯廷机上前说道。

  “准!”

  “陛下,老臣儿子的尸体,老臣已经带来了,就在乾坤殿来,要验尸,就在这里光明正大的验!”于州公时名破再次听道。

  叶真的眉头陡地一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无论背后是谁在针对叶真,既然对方能让尸体存在,还能让于州公时名带上殿验尸,恐怕对方非常有自信。

  既然尸体带来了,刑部尚书冯廷机立时就安排经验丰富的仵作验尸。

  心下有疑的叶真,也请求一同验尸,获得了准许。

  乾坤殿外,叶真与仵作一同验完池泉侯时挺的尸体,只是,越验,叶真越心惊。

  池泉侯时挺身上的伤势,确实是叶真造成的伤势无疑。

  但是,原本的皮肉伤,却被莫名的放大了近倍。

  原本只伤筋骨的伤势,莫名的扩大,漫延到了五脏六腑。

  每一道漫延到五脏六腑的伤势,其实都不致命,但是这上百道伤势同时漫延爆发开来,就要了池泉侯时挺的命,断了他的生机。

  叶真很清楚,池泉侯时挺的伤势被人动了手脚。

  叶真当时动用的是一点点黑水灵力,此时,残留的气劲几乎与叶真体内的力量属性一模一样,几无分辩,一眼看去,叶真也几乎认为那残留的气劲就是他的黑水灵力。

  这种情况下,叶真简直是百口莫辩。

  “叶公爷,麻烦你释放一丝水灵力,让我等分辩一下。”一排站着的五个大周最老到,经验最丰富的仵作,验完尸之后,对着叶真说道。

  叶真自然得配合。

  五缕黑水灵力送出去之后,五名经验无比丰富的仵作就闭目仔细感应起来。

  小半刻钟之后,五名仵作对视一眼,同时点头,“陛下,尙书大人,小的等可以确定,时侯爷体内的致死的力量气息,与叶公爷的力量气息一模一样。”

  说完,五名仵作就磕头离开。

  闻言的于州公时名破,瞬息间就爆怒了,如同发疯的猛虎一般扑向了叶真,“什么仇什么冤呐,值得你下这样狠的毒手!

  我儿就算是纨绔了一点,但这也是他爹、他爷爷、他祖父拿鲜血拼回来的本钱,当街冲撞了你,你至于置他于死地吗?”

  怒骂间,于州公就欲撕咬叶真,却被殿前武士给控制住了,但嘴里,兀自嘶骂不止。

  叶真的神情,此刻反倒变得冷静起来。

  御座上的仁尊皇姬隆的脸沉如水,低喝道,“叶真,你对此事有何话说!”

  “陛下,臣没杀人!臣对池泉侯时挺,只是略施小惩,一点点皮肉伤,绝对不致命!”叶真说道。

  “不致命?”

  于州公的儿女亲家松河郡公出列冷笑,“那你倒说说看,我这女婿是怎么死的?还能是自杀的不成?”

  说完,松河郡公就上前道,“陛下,尙书大人,请为我那屈死的女婿,还有可怜的年纪轻轻就过寡的女儿做主。”

  松河郡公此言一出,立时就有大量朝臣出列进言,要求严惩叶真,要将叶真下狱的有,要让叶真以命偿命的有。

  叶真却是不作声的冷眼旁观,目前开口的这些人,全是于州公和松河郡公的亲朋好友,可以理解。

  像最有份量的刑部尙书冯廷机,却一直没有开口。

  突然间,刑部三巨头之一的刑部右侍郎朱索上前进言道,“陛下,按大周律,贵族殴杀平民,可用金钱财货赎罪减罪。

  可是贵族若是殴杀贵族,按大周律,刻意行凶者,偿命,若愿意,可以减爵减罪,一级爵位罪减一等。

  北海郡公叶真殴杀池泉侯时挺,按律当偿命,但可以减爵减罪保命!”说到这里,刑部右侍郎就看向了叶真。

  “北海郡公,减一等爵可保你从死罪转罪奴,减二等爵可保你从罪奴转流三千万里,减三等爵,可保你从流三千万里变苦役六十年,但减爵减罪,最多减三等,你愿意减几等爵减几等罪?”

  此时,军部尙书班棣上前道,“不可,北海郡公叶真目前在驻守血河要塞,身居要职,此时论罪.......”

  还不等军部尙书班棣说完,八大议政之一的震亲王就上前道,“班尙书此言差矣,贵族乃是我大周立国之基础,贵族权利的保证,更是我大周稳固万年的保证。

  若是当街殴杀贵族,就是本亲王涉事,也逃不过大周律的处置。

  所以,叶真欧杀池泉侯时挺,必须处置,要不然,那就是动摇国本。至于叶真在人魔战场的军职。”

  说到这里,震亲王轻笑一声,“想我大周战将如云,猛将如海,区区血河要塞的元帅一职,做为人魔战场大都督的姬原,想必会安排妥当。”

  直到震亲王这句话说出,无论是叶真,还是大司天伍预,又或者是仁尊皇姬隆,立时就猜测到了幕后黑手到底是谁,还有他们的真正目的。

  天庙!

  无论是震亲王还是离亲王,还是刑部右侍郎朱索,皆是亲天庙的官员,尤其是震亲王与离亲王这两兄弟,更是与天庙来往甚密,就连仁尊皇姬隆也拿他们没办法。

  一旦拿下叶真,血河要塞元帅一职,按规矩,就得由人魔战场大都督姬原来任命。

  用脚想,也清楚姬原会任命什么样的人选,以及后续的影响。

  几乎是同时,祖神殿首席大日祭司柏相,大司天伍预,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仁尊皇姬隆等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下。

  血河下方的血河禁地内的神秘阵法。

  他们发难的真正目标,是为了撤换叶真这个元帅之职,以方便他们调查血河要塞内目前的异状。

  而一旦血河要塞的控制权落入了亲天庙一系的离亲王姬原任命的人马手中,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那血河禁地内的神秘阵法一事,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天庙发现。

  这血河禁地神秘阵法,事关国本,本身就麻烦无比,若是被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天庙横插上几脚,天知道要横生多少变数?

  目光一交换,柏相、伍预、仁尊皇姬隆等人就有了共识——要阻止。

  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保叶真!

  但是,几人的目光交换间,却一个个无奈之极。

  朝堂上的政治斗争,自然有他的规则。

  哪怕是仁尊皇姬隆,也不能为所欲为。

  现在,哪怕他们这几个巨头想要保叶真,也得按朝堂上的规矩来。

  可问题是,若按规矩来,穷尽脑海,他们也想不出为叶真脱罪的办法。

  如今这情形,可是实锤啊!

  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叶真被削爵,被下大狱!

  几人正着绞尽脑汁的想法子的时候,刑部右侍郎朱索再次开口,“陛下,于州公状告北海郡公杀子案,事证俱已查实,臣等请陛下圣裁!”

  “臣等请陛下圣裁!”哗啦啦的,朝臣们立时就跪倒了一大片。

  压力,如山至。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