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周君虎

  玉山下不断有人攀登到山顶。

  一个手持托盘的差役正向方运这里走,托板上面有一个个小香囊,而香囊里插着茱萸。

  在重阳节,人人都要佩戴茱萸囊,去恶辟邪。

  那差役走到方运身边站定,不敢打扰。

  茱萸的香气和菊花的香气在玉山的山顶蔓延,可没有人在乎这节日的气味,他们只关注舌绽春雷的小国公。

  方运望着小国公,但小国公微笑以对,仿佛只是说出微不足道的事。

  方运早就知道南宫大儒前来不过是开始,却没想到小国公会在这种文会定魁。

  所有文会必然有彩头,大都在文会前宣布,最后由文会魁得到最好的奖励,其余人依次得到后面的奖励。

  若是定魁,则可在文会开始前选定各自认为的魁,拿出更多的彩头,最后魁得到一切。

  和普通的彩头不一样,一旦开始定魁,那么拿出的彩头必须是文宝,而且一方若是拿出一件文宝,另一方必须拿出相近的文宝。

  一般来说,魁会把彩头返还给己方人,而对方的彩头则可以收入囊中。

  最重要的是,一方必须当众承认自愧不如。

  方运明白,对方根本没有蠢到认为一次文会就能打垮自己,而是慢慢给自己制造一个又一个失败,当多次的失败连在一起,就会如同崩溃的堤坝一样,瞬间被洪水冲垮。

  无论是南宫大儒还是这次的定魁,都仅仅是开始,可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后果不堪设想。

  方运静静地望着小国公,呼吸依旧平稳,但觉得茱萸的香气更加刺鼻。

  清晨的太阳越升越高,但玉山却越来越冷。

  一些读书人愤怒地看着小国公。南宫大儒的名号人尽皆知,让方运跟南宫大儒争文魁,方运必输无疑。

  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文人,而是有备而来的大儒!

  方运想要开口,但突然想到什么,没有说话。

  “怎么?方文侯害怕了?”小国公微笑道。

  赛侍郎道:“小国公也是我景国人,为何要害方运,若是传遍景国,康王府的名声怕是毁了!”

  小国公却突然正色道:“赛伯伯误会我了,我要把彩头给方运。而不是给南宫大儒!我之所以要定魁,是因为武国欺人太甚!别人都说南宫大儒必然能胜过方运,说南宫大儒将在重阳文会上扫尽我景国人颜面,帮庆国复仇,帮那些被天意诵文碎文胆的武国人报仇。但,我不信!当今天下,诗词第一人必然是方运,哪怕是南宫大儒是老诗君,也比不过方运!景国必胜!”

  那些原本愤怒的读书人渐渐冷静下来。看向小国公的目光变得格外冰冷,没想到小国公竟然如此卑劣。

  “小国公,此言当真?”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此人身穿青衣绣云大学士服,大马金刀地坐在右侧第一桌。别人面前是酒杯,而他面前装酒的是海碗。

  方运从侧面看着这位大学士,高高的鹰钩鼻极为醒目。

  方运不认识此人,但见到这鹰钩鼻马上猜到。此人就是景国大将军周君虎,在军中地位仅次于大元帅,坐镇京城。掌握景国最强大的禁军力量以及京城所有要塞、关卡和堡垒的军权。

  此人二十岁前是狂生,四十岁前嗜杀妖蛮,四十岁后修身养性,极少开口说话,但每一次开口都会让人心惊胆战。

  他上一次当众正式开口,是在去年景国大败后的雪天,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对左相说的一句话。

  “相遇无人处,必诛你于笔下。”

  此话一出口,京城方圆百里内大雪成冰,万兽灭绝。

  据说向来镇定的左相也为之色变,当日监察院的御史纷纷上书弹劾周君虎,但直到现在他依然稳坐大将军之位。

  曾有人说过,千万不能让李文鹰与周君虎在一起,否则两人一旦兴起,都敢杀进龙宫。

  小国公身体重重抖了一下,最后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大声道:“自然当真。”

  “你,不要出京城了。”

  文会场地的所有盆栽炸开,颜色深浅不一的菊花花瓣向天空抛飞,四处散落。

  一阵风吹过,小国公的黑色举人袍竟然碎成丝线,和菊花花瓣一起在天空飞扬。

  小国公面色惨白,但依旧站着,只是下巴比之前低了半寸。

  “好!”一些人忍不住低声轻喝。

  辅相司悦庆一拍桌子,沉声道:“周君虎,身为景国大将军、堂堂大学士,竟然要杀一位国公、皇室宗亲,你该当何罪?”

  周君虎眉毛一挑,道:“哦,你敢抓我?”

  “你……”司悦庆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周君虎冷漠地看了司悦庆一眼,为自己倒满一碗酒,一口喝光。

  “景国大学士别的不行,欺负孩子倒挺厉害!”一个白袍进士冷笑道。

  “舅舅……”小国公感激地看着身边的人。

  周君虎瞥了那人一眼,自顾自喝酒。

  “看来你也自知理亏。”那人道。

  周君虎却仿佛没有听到。

  右侧第四桌的一位翰林将军哈哈一笑道:“你简铭也配周大将军开口?蠢货!周大将军不说话,是因为你明明生在半圣世家,一切远我们,这么大岁数了还只是进士,简直就是酒囊饭袋!”

  “你们……”简铭说完咬紧牙关,然后突然看向方运道,“方镇国,你敢不敢定魁!”

  许多景国人无奈叹气,南宫大儒必胜无疑,方运又不能定南宫大儒为魁,若是敢定自己为魁,那会输一件文宝,若不敢定,则输了胆气。

  方运缓缓拿出文宝震胆琴,道:“我玉环姐定我为魁,把这架琴当彩头给我,你若拿得出翰林文宝,便可与我定魁,不然少在这里丢简家的脸!”

  简铭哈哈一笑,道:“你不过是举人,只能用进士文宝琴,此琴可不值翰林文宝。”

  “哦,那是你不知此琴上有鸣雷石漆。”方运道。

  简铭愣住了,进士文宝琴要是有了鸣雷石漆,其价值可比翰林文宝高出许多,差不多相当于半件大学士文宝。

  半圣世家的举人文宝随手可得,进士文宝也人手数件,但翰林文宝就少了,简铭身为常驻景国的简圣世家之人,也不过有区区两件翰林文宝,而且其中一件不属于他的,一旦常驻景国的差事结束,他必须交出一件翰林文宝。

  “不过如此。”方运就要收起震胆琴。

  简铭猛地站起,道:“与你定魁又何妨!我定我武国大儒南宫冷为魁!”(未完待续。。)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