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雷家

  远离了崇圣街,夜晚行人稀少,街道变得安静.

  马车上,方运与赵红妆并排而坐.

  "康王一向狼子野心,你与自然是好事,但会不会太过于冒进了"赵红妆道.

  方运诧异地看了赵红妆一眼,没想到赵红妆对康王一家恨到这种程度,按辈分来说,她应该称呼康王为皇叔,称小国公为哥哥,可却和别人一样称呼康王和小国公,不是恨到极点绝对不会如此.

  "康王和先帝的矛盾比传言中更深"方运问.

  赵红妆的打扮像一个俊俏的小书生,听方运问完,眼里冒出的恨意足以焚烧整辆马车,道:"康王当着卧病在床的皇兄的面拉拢皇室宗族,何止是矛盾!他当年甚至想与奴直蛮部和亲,把我嫁给一个蛮王!"

  "混账!"方运大怒.

  奴直蛮部位于武国边境,直属圣院,全都是归化的妖蛮,为人族效力征讨其他蛮族,可让堂堂一国公主嫁过去,简直是丧权辱国.

  "自此以后,我就恨上了康王府.可惜康王妃是半圣世家的嫡女,背后又有一个武国,我们始终拿康王毫无办法.幸好左相与康王不合,才让我们在皇兄驾崩时站稳脚.康王势大,你当日没有放走管长俞,恐怕会埋下祸根."

  方运洒脱一笑,道:"我若放过管长俞,康王就不把我当敌人了吗"

  "这倒也是.你忠心为国,深得剑眉公和文相器重,康王和武国必然会全力拉拢你,一旦拉拢不成绝不会手软.你如此做,就是为表明决心,难为你了."

  "有些事还是干脆一些好."方运道.

  "你和我初见的时候不一样了."赵红妆看着方运,美目明亮.

  "哪里不一样"

  "更果断,更直接,以前你顾虑重重.现在眼界似乎更加开阔."赵红妆道.

  "以前我是秀才,现在是举人,自然不同了."

  "这不一样."赵红妆道.

  "或许吧."

  赵红妆小心翼翼道:"你与雷家关系不合"

  "可是龙商雷家"

  "是."

  "没有啊,我与雷家人没有冲突."方运道.

  赵红妆道:"雷家说你曾经害过他们家的一个龙人.而且雷家和荀家关系不错,甚至还有更不靠谱的传言,说你想跟雷家人争龙女."

  "这……从何说起雷家不知怎么得来天大好处,世代与龙族通婚,其家族力量丝毫不下于较弱的半圣世家,我怎会得罪他们"

  "你仔细想想,到底在哪里得罪过龙人"

  方运思索片刻,恍然大悟,道:"七夕那日,我们曾去引龙阁.遇到几个龙人要抓我的邻居,被鲸王杀死,这件事的确与我有关."

  "那就错不了了,那个龙人青年应该跟雷家有血缘关系.唉引龙阁的那头鲸王虽然永远一副笑脸,可杀起人来不眨眼.有了这件事.再加上你与荀家仇深似海,雷家的确有理由对付你."

  "不过那龙女是怎么一回事"方运问.

  赵红妆微微一笑,道:"这事倒真不怨你.龙族向来喜欢人族的诗文.你的诗词文传入龙宫后,得到龙族喜爱,一些年纪轻的小龙女本来被许配给雷家或少数众圣世家的子弟,可因为看了你的诗文拒绝出嫁,还说要嫁就嫁像你这样的才子."

  "这……"方运哭笑不得.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现在知道雷家弟子会恨你到什么程度了."赵红妆笑道.

  方运疑惑道:"那雷家一直没出过半圣,甚至在结识龙族前连个大儒都没出过,为何会被龙族看重"

  "我也不明,至今无人知晓具体原因,只是听说与一位神秘的雷姓人族有关,那人似乎是龙族的大恩人.雷家之人非常团结.九十州都有雷氏宗族,据说也是与龙族有关.‘宁惹世家不惹雷家’,你和康王府水火不容就罢了,千万不要与雷家交恶."

  方运道:"雷家与龙族的关系到底有多密切"

  赵红妆凝视方运,缓缓道:"数十年前的两界山之战.四海龙圣中,只有东海龙圣愿意相助.而西海,南海和北海三处的龙圣原本不想来,但上一任雷家家主亲自前往,终于把三位请来."

  "这……没想到世人都小看了雷家啊!除了当年的孔圣本人,人族绝不可能有人能请动三位龙圣."

  "是的.自此以后,雷家在人族中的地位骤然升高,最多十年就会被列为‘虚圣世家’,但早早得到半圣世家应有的特权,堪称当世第一豪门.老家主在的时候,雷家治家严谨,颇有美名.但老家主去世后,现在的雷家居功自傲,越来越跋扈,许多雷家弟子甚至想让雷家晋升为半圣世家."

  "虽说雷家功劳很大,但离半圣世家还有一些差距吧."

  "人心永远不会满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的朋友也不少,有空请他们帮忙当说客,雷家万万不可得罪.康王不过与雷家有小小的矛盾,就被断绝.与龙宫的联系,你现在与雷家的关系恶劣十倍,自当小心."

  "多谢红妆,我记下了."方运说话的同时回忆古妖传承和书中的内容,但都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依旧不明白雷家与龙族的关系.

  方运暗暗把雷家牢牢记住,十个康王都不如一个雷家重要!

  赵红妆道:"不过,龙族既然对你如此看重,又写过一首腾龙诗,雷家也不会贸然出手,但恐怕小动作不断."

  "腾龙诗的作用很大"方运心中有些惋惜,自己得到的是古妖传承而不是龙族传承,所以对龙族所知不多.

  "听说每次有诗成腾龙,四海龙圣必然齐聚,所以我们都猜测到非常重要."赵红妆道.

  "左相那边怎么样了"方运问.

  "左相还是老样子,永远一副道学先生的样子,可一肚子阴谋诡计."赵红妆无奈一笑,"你现在最应该关心自己,刚进京第一天就有康王,雷家和左相三大敌人,以后不知道会如何.幸好你聪明,接下了卫家的请柬,你要是不接,连卫家都得罪了."

  "无妨,我方运只缺好友,不缺敌人."方运道.

  "说的也是,至少陈家人十分感激你.有陈家这棵大树在,那些小杂鱼不敢为难你,帮你省了不少麻烦."

  "厩居不易啊."方运感慨道.

  "对了,学宫里有各国学子,而且学宫气氛相对松散,你可要小心."

  "我对学宫也有一定了解,这点我会注意."

  赵红妆无奈道:"你也知道学宫分为外舍,内舍和上舍.我与太后商议过,本来想让你入内舍,等中进士后再入上舍.但文相却说年轻人应该磨练,就把你送入上舍.文相身兼学宫的代夫子一职,景国的文院都归代夫子管,所以我和太后都无法反驳他."

  "我知道上舍最好,但还有什么说法"方运问.

  "学宫为激励学子,把居处分为三等,整座学宫也只有十座上舍.前不久一位进士去了圣院,就把一座上舍空了出来,其他学子跃跃欲试争夺上舍身份,可文相直接命你入住."

  "唉,文相大人看着和善,原来也不是善良之辈,故意把我架在火上烤."方运叹气道.

  "你有本事去他面前说!"

  "咳咳,继续说正事."方运道.

  "那些举人大概不会有异议,毕竟你的各方面功绩都摆在众人眼前,但那些进士就未必认为你有资格占据上舍.功劳是功劳,但终究没有经过正当途径,必然有人不服气,尤其是他国的进士."赵红妆道.

  "这点的确也要注意.学宫不比其他地方,据说"文比三六九,文会天天有",求知气氛极浓,我喜欢一个人读书,融入这里可能需要一定时间."方运道.

  赵红妆沉思片刻,道:"你也并不必勉强自己,对你来说,大部分文会文比都毫无用处,还不如你自己读书所获更多.只有翰林或翰林之上的老师讲学的时候,才值得你听.之前厩有人议论,你的诗词,经义和策论都已经达到进士的水平,《伤仲永》此文一出,你的文章也得到认可,所以你大可不必太在意那些普通文会."

  "嗯."方运决定先在学宫看看再做决定.

  赵红妆说着,拿出一本书递给方运,封面上没有任何字,道:"这是我亲手抄写厩各世家豪门的关系,还有一些特别注意的人物,或许对你有用."

  方运翻开第一页一看,正是赵红妆的字迹,秀丽中透着刚劲,笔锋如刀,根本不似女子所写.

  "谢过红妆,此书对我大有用处."

  "客气什么,你对我赵家相助极多.若不是怕闲言碎语,我直接带你入宫见面太后,秉烛夜谈.对了,明日我带玉环进宫,太后一直想见见她,想知道何等奇女子才能让你如此死心塌地."

  "你与玉环姐多日未见,今日就与她见见面吧."

  "也好.小狐狸还好吗"赵红妆笑道.

  "越来越调皮了,不过在我面前倒也乖巧.应该快到了."方运看了一眼窗外确定现在的位置,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喧哗声,于是把头伸出窗外张望.

  方运见数十名读书人站在自家住所门外,竟然分成三派吵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