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别怕

  方运平静地看着庄举人,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意。

  庄举人仔细看了看方运,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丝毫的惊慌,甚至连该有的骄狂都没有,心脏猛地一跳,问:“您来自古地?”

  “我是土生土长的圣院大陆人。”

  “您是哪一个世家之人?”

  “我家十代平民。”

  “您是举人?”

  “是举人。”

  庄举人大怒,道:“那你的勇气从何而来!你可知,衣鸣天之父乃是大儒衣知世,乃是人族下一位半圣!”

  “那又怎么样?”

  “我不与你废话,你去不去?”庄举人提高声音,许多人向这里看来。

  “没兴趣。”方运拿起桌子上的桔子,慢慢扒开,慢慢吃着,吃完第一个桔子后还点头道,“不错,应该是古地的桔子,圣元大陆可长不出这么好的桔子。”

  庄举人鼻子差点气歪,回头看了一眼衣鸣天,发现他神色不悦,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道:“我最后问你一句,可否赏个脸,相互结识一下。”

  “若你方才这么说,我或许就去了。现在,不去了,抱歉。”方运说完又往嘴里塞了一瓣桔子。

  庄举人扭头道:“鸣天兄,此人好大的架子!看来是瞧不起我‘康社’之人。”

  方运眉头一皱,仔细看了看那些人,最后看向衣鸣天和小国公。

  康王当年化名进入景国学宫建立康社,方运是知道的,而康王与武国走得近也是众所周知,既然衣鸣天在此,他们都是康社之人,那么衣鸣天身边那位颇有气势的年轻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方运想起自己惩罚过的管长俞,而管长俞恰恰是康王的狗,按理说那个小国公应该恨自己,可为什么小国公一脸和气,反倒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衣鸣天情绪不对?

  方运微微一笑,道:“康社之名我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康社之人连最基本的礼贤下士都不知,委实伤心,罢了,康社瞧不起我,那我便不去了。”

  庄举人面色一沉,道:“你觉得三年前的京城举人试第五、书山上三山一阁、康社中坚来请你,对你来说是一种侮辱?”

  “倒也算不上侮辱,只是,你的确请不动我。”方运缓缓说完,一股强大的气势酝酿而成,注视庄举人的眼睛。

  方运坐着,庄举人站着。

  居高临下的庄举人竟然本能地侧过头,不敢跟方运对视,但很快反应过来,羞愧地看向衣鸣天。

  “兄台好大的口气。”衣鸣天就要站起来,但被小国公一把拉住。

  小国公微笑道:“衣兄不必生气,此人或许有真才实学也说不定。大家都是读书人,有些傲气实属正常。”

  衣鸣天不悦地看了小国公一眼,缓缓起身,道:“既然此人说庄兄请不动,那我便去试试!”说着向方运走去。

  小国公轻叹一声,道:“既然鸣天兄如此,那我也不要颜面,随鸣天兄一起去。”

  衣鸣天点了点头,其余人也随后跟上,一起向方运走去。

  方运没有看衣鸣天,而是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小国公。

  方运立刻站起来,冲小国公一抱拳,诚恳道:“我看公子玉树临风,气韵内敛,目有光华,恐怕是康社之首吧?康社若有一石才气,这位公子必然独占九斗!若是这位公子邀我,在下喜不自胜。”

  衣鸣天的脸色微微一变,而小国公面露尴尬之色,随后笑道:“兄台好算计,不知我与鸣天兄如何得罪你,你如此离间我们两人?我不过是一个小举人,鸣天兄乃是武国状元,你此言太过不智。”

  方运却作恍然大悟状,道:“原来是武国之人啊,怪不得我觉得此人蛮横有余而智略不足、勇气有余而谋策不足、莽撞有余而沉稳不足。此人虽是进士,比之你还是相差少许。你们康社请不动我,这位衣鸣天十分不满,你却面不改色,这就是修身与否的区别。我景国人果然强于武国之人。”

  衣鸣天不满地看了小国公一眼,随后对方运道:“其他不说,我问你,我衣鸣天可有资格结识你?”

  方运坐下,道:“天下人人都可结识我,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衣兄真的仅仅是结识我?”方运突然盯着衣鸣天的眼睛,目光如刀剑刺出。

  衣鸣天只觉眼皮生疼,下意识以文胆抵挡。

  方运微微一笑,道:“衣兄若是清醒了便坐下,我们结识一番。”

  衣鸣天大怒,道:“你敢偷袭我!”

  不远处景国的一位大学士一愣,露出怪异的笑容,最后盯着方运一直看,一直笑。

  方运愣了一下,心道这衣鸣天疯了不成?自己可是刚刚用出文胆二境小成的‘目如刀剑’,已经很清楚告诉衣鸣天自己的文胆境界,让他知难而退,他怎么没反应过来?

  随后,方运恍然大悟,要是有人说一个举人的文胆进入二境小成,那人必然会被骂疯子,这衣鸣天境界不足,不能清晰感受到文胆二境小成的力量,错误以为是用文胆偷袭挑衅。

  不等方运辩驳,小国公给庄举人使了一个眼色,庄举人立刻向前一步站到方运身侧,厉声道:“竖子欺我康社无人?”

  康社的几个人一看庄举人要包围方运,不得不挪动步子,七人把方运围住。

  衣鸣天伸出食指指着地面,道:“我不管你是谁,今日若不道歉认罪,你走不出这个院子。一个小小的举人也想在我面前放肆?做梦!”

  其余人上前一步,把方运围得更紧。

  方运坐在椅子上,如同被群狮围住的幼鹿。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院子里变得静悄悄的,无一人敢说话。

  突然,正堂的方向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济县方运何在?”

  包括衣鸣天在内,所有人都露出好奇之色,就要环视四周寻找那个大名鼎鼎的方运。

  但是,被他们围住的年轻举人站了起来。

  “济县方运在此。”

  衣鸣天感到头晕。

  庄举人身体一抖,差点昏过去,他看着方运,嘴唇哆哆嗦嗦,若不是身边站着衣鸣天和小国公,早就跪了下去。

  方运可是碎了庆国武国数千人的文宫文胆,逼得不知几十万人半跪认错,人送外号“碎胆狂魔”,景国上下敢正面挑衅他的进士或许有,但举人绝不可能有!

  “入内详谈。”那声音再度响起。

  方运拍了拍庄举人的肩膀,微笑道:“别怕,你还没激怒我。”r1152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