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宝藏

  "杀恶,便是行善."方运道.

  县令道:"空口无凭!那向文宣不过是对杨玉环有歹意而已,并未真正下手,你所作所为,便是杀人!"

  "等他动手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方运道.

  县令再一次猛敲惊堂木,道:"你可知罪"

  "按景国律法,我犯下杀人之罪,自然知罪."

  "那你可有愧."

  "无愧."

  "大胆!"县令大喝.

  方运淡然看着县令,一言不发.

  "若人人都像你如此胆大妄为,律法何在!"

  "至少抢人妻女的混蛋会少一些."

  "来人,押入监牢,等查明案情再审!"

  方运被戴上手铐脚镣,押入昏暗的监牢中.

  连续几日无人来问,但第三日后,监狱的庞班头突然拎着好酒好菜前来,并松了方运的手铐脚镣,把桌椅摆到方运的牢房之内.

  "方公子,这几天照顾不周,还望海涵,不过卑职也没做恶了您的事,只是尽忠职守,您可千万别见怪."庞班头笑呵呵地问.

  方运微微一笑的,道:"庞班头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庞班头轻咳一声,道:"你家那个童养媳啊,身份不简单,原来是厩豪门杨家之人,那位老家主可是一位大儒.据说向家已经彻底倒了,马上就会有人接您出去."

  方运难以置信地看着庞班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心中的激动,道:"不到最后一刻,不能下定论."

  两日后,朝廷文书下来,杨家大儒利用圣院军功减罪,罚方运劳役三年.

  三年后,方运和杨玉环前往厩完婚.

  五年后,方运夫妇带着两岁的儿子回到济县.方氏商行成立.

  又一年,方运在济县游玩,在济陵山发现一只乌鸦立在一处石洞前不离开,方运奇之.入石洞,得无主宝藏,有各种文宝和神物,价值千万两白银.

  新历二一六年,方运三十岁,成为景国有名的大商人.

  在这些年里,方运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哪怕不是读书人,也依旧每日读书,用读书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自律自重.

  新历二二六年秋,方运正在书房读书.

  "父亲!求求父亲救救孩儿!"方运之子方志学突然闯入书房,跪倒在地,抱着方运的腿大哭.

  "何事如此惊慌失措"老成的方运低头看着儿子,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方志学流着泪道:"我……我不小心误烧了东门刘家的屋子.他们一家三口都死在里面,现在县衙恐怕在寻我,还望父亲救我!"

  方运眼皮低垂,握着书卷的手爆出青筋,过了好一阵才道:"你刚从你母亲那里过来"

  方志学低着头,点点头,道:"母亲只是流泪.说她帮不了我,让我来找您."

  "哦你真是误烧"方运坐在太师椅上,低头看着跪在下面的儿子.

  "是的父亲!刘氏夫妇污蔑我,我一气之下想放火吓吓他们,哪知不小心将他们烧死."

  "嗯,那你去我随县衙."方运起身道.

  "啊县衙的人正在找我."方志学道.

  方运呵斥道:"堂堂秀才怎会如此胆小怕事.我与纪县令交好多年,我去为你说情,让你脱罪!"

  "谢谢父亲!谢谢父亲!"方志学泪流满面.

  两人坐了马车来到县衙,方运向里走,纪县令快步迎出来.笑道:"方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万勿见怪."

  方运冲纪县令一抱拳,道:"犬子志学犯下弥天大罪,我虽不是读书人,但亦不会包庇.请纪县令公正审理此案,若是我儿杀害刘家三口,必当以命相偿!"

  "你骗我!"方志学转身就跑.

  方运不紧不慢道:"请纪县令抓捕疑犯归案."

  "在下得罪了."纪县令说完,口吐唇枪舌剑,拦住方志学.

  方志学扑通一声跪下,大声呼叫:"父亲!父亲!救救我,救救我!您只要去修书一封,请大儒曾外祖父出面,就像当年一样减免我的死罪.父亲,我是您的儿子啊."

  "我当年杀该杀之人,今日也绝不留该死之徒!劳烦纪县令了."方运向纪县令一拱手,面无表情地离开.

  "父亲,父亲……"方志学大喊.

  方运头也不回上了车,进入车厢后,似乎被沙子迷了眼,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三日后,案件审理完成,方运之子方志学强抢良家妇女不成,逼死一家三口,纪县令按照律法判方志学死罪.

  方运亲自去受害者父母家请罪,厚葬一家三口,并负责养两家老人,众人唾面不做反抗.

  新历二二八年,方运开办族学,但凡大源府方家子弟都可在族学中学习.

  新历二三二年,方家书院遍布江州,成为江州所有书院中收费最低廉的书院,甚至负责优秀学子的一切.费用.

  新历二四五年,杨家家主犯下叛国大罪,而杨家大儒已去世,杨家本家全部沦为阶下囚.

  方运不顾避嫌,耗尽家财四处奔走,救助杨家老幼妇孺.

  新历二四八年春,杨家政敌艾家要求方运割裂与杨家关系,方运言可与杨家家主划清界限,但绝不割裂与杨家的关系.

  第二年,方运被诬告勾结杨家家主,被捕入狱,因为有传言说将处死方运,杨玉环上吊殉情.

  新历二五六年,方运七十一岁,杨家大儒之事平反,原来是逆种文人的毒计,方运得以释放.

  出狱后,方运暗中经营十年,在八十一岁时,公布艾家罪证,覆灭艾家,报爱妻杨玉环之仇和七年之牢狱之恨.

  方家声势大振,跻身庆国豪门之列.儿孙满堂,故交遍天下.

  八十二岁大寿之时,方运得到二十年份的延寿果,正要当着满堂儿孙宾客的面服食.门房通报有人拜访,自称济陵山故人.

  老态龙钟的方运立刻坐起,出门相应,见到一位须发皆白的黑衣老者,这黑衣老者身形高大,目光清澈,眼中似乎有一丝淡淡的恨意.

  那黑衣老者微微一笑,掩盖掉眼中的恨意,道:"你盗我济陵山宝物多日,今日可愿归还."

  方运一愣.哈哈大笑,道:"我方家无数家财你都可拿去,但你拿不走我方运的名声,拿不走方氏书院培养的万千学子,更拿不走景国数十万人家为我立的长生牌位.这延寿果.也可归你."说着把延寿果抛给黑衣老人,笑着回到卧室.

  当天夜里,八十二岁的方运闭目长逝.

  方运茫然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远处是蓝天白云.

  方运感到头微微疼痛,心中充满疑惑,自己明明刚刚进入第七山的光门.却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什么.

  方运只觉得眼角湿热,伸手擦拭,却什么都没有,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神念.身体并没有进入书山.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笨书生,蠢文人,连读书人都不是了,骨头竟然还那么硬!我以向文宣夺你之妻,你若不动.则悔恨终生,你若动了,则应有愧,不曾想你没有.以宝藏为伏,成就你一生荣华,最后夺你富贵,你若不舍便是贪,你若舍之不尽便是恋,可你竟然拱手相让.以你之子为饵,护则无德,不护则心中反复,你倒以几滴泪断了念想.至于救杨家之人等事情,竟然依旧不改初衷,这种硬骨头的读书人,令人讨厌!"

  方运听着这个声音,隐隐猜到一个可能,心中所有的疑惑和莫名的不舍都付之一笑.

  "此事不算完,我还会找你!怪了,本圣明明能引动人心最深的恐惧和不舍,可怎么就不能让你屈服,怪!怪!怪!"

  方运眼前支离破碎,随后发现自己依旧站在第七山上.

  "你竟然能过第七山"书山老人出现,目光中有些好奇.

  方运笑了笑,道:"或许是运气吧,我都不知道书山里考了什么,大抵是忻境."

  "第七山不是幻境,是书山."书山老人面露惆怅之色.

  "哦"方运道.

  "上次你入了书山,你没忘其中经历,今日便不一样了.说了也无妨."书山老人用脚踢了踢地面,土地裂开.

  方运低头一看,就见裂缝中竟然处处是书籍,有新有旧,有薄有厚,一股腐臭之味从书中散发,有些书籍甚至有虫蛀的痕迹.

  方运不由自主皱起眉头,后退一步,道:"九座书山皆是如此"

  "不,唯独第七山是."书山老人道.

  方运道:"我方才听里面一人说,以后还会找我,他真能做到"

  书山老人笑了笑,道:"每位大儒都对他恨之入骨,李文鹰前去圣院,就是为了对付他.你以后可要小心,恐怕在你成大学士的时候,他就会找你."

  "那是何物"

  "不可说."书山老人摇头.

  方运不再追问,看向第八山.

  第七山和第八山之间空空如也,没有索桥,没有通道,只有化为实质的奇风.

  "这第八山怎么走"方运问.

  "能走的时候自然可走."书山老人消失不见.

  方运走到第七山边缘,略一试探方才明白,没有二境大成的文胆,绝无可能抵御两山之间的奇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