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94章 白袍人,笼中梦

第394章 白袍人,笼中梦

  火山不大,只有二十层楼那么高,但终究是一座携带毁灭力量的火山.

  一股黑烟从火山口喷出,遮住天空,随后一颗颗燃烧的石头喷发而出,拖着长长的烟雾尾巴向四面八方飞落.

  岩浆满溢,火山口处向外流出赤红色的熔岩,大地逐渐裂开,蕴含荧惑星力的火焰和熔岩不断从中窜出,组成火与熔岩的河流,缓缓向四面八方延伸.

  如同一界破灭,末日降临.

  那些原本在火山周边的妖蛮,无论是妖帅还是妖兵,全部被烧死.

  火山下的树根瞬间化为灰烬,周围五十丈内的树根熊熊燃烧.

  在残余妖蛮的眼中,这里已经成为墓地.

  "跑啊……"

  妖蛮吓得四散逃跑.

  树妖姥姥发出凄惨的呼叫,她迅速收回树根,甚至不得不主动切断树根上的火焰.

  大量的树根离开地面,簇拥在树妖姥姥周围,凡是被火焰烧过的树根竟然失去自愈能力,哪怕是主动切断的部位也难以迅速恢复.

  大量的树根暴露在外面,轻轻的扭动着,如同一条条褐色的巨蟒,最细的都有手臂粗,最粗的足以合抱粗.

  近五分之一的树根焦黑一片,暂时失去力量.

  树妖姥姥已经顾不得那些妖蛮和聂小倩,低头看着自己的树根愤怒大叫:"你为何会唤出如此强大的火山!你哪里来的才气你为何能操控灾星荧惑!若是没有荧惑的力量,再多的火焰都不会烧伤我!"

  无人回答.

  "我们胜利了"一个童生问.

  "没有."燕赤霞微微弯着腰,手背轻轻擦拭嘴角的鲜血,右手紧紧抓着腰间,那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方运不断深呼吸,身为举人却一次消耗了比进士战诗词还多的才气,文宫一直在轻颤.

  "方运!你以为你胜利了吗这是南若林,此地我为主!火山不能动,但我能动!今日.我要杀光你们."树妖姥姥突然拔地而起,更多的树根露了出来,泥土不断滑落.

  一道道血色的纹路在树妖姥姥的树皮上浮现,让她变得更加诡异.也更加强大.

  "谁说火山不能动"方运举起手,对准火山用力一抓.

  "轰……"

  火山爆裂,大量的岩浆犹如洪水一样向树妖姥姥所在的方向涌去,所过之处,皆为火海.

  "方运小儿!"树妖姥姥彻底慌了,它是树妖,越是强大的树妖,行走越慢.

  树妖姥姥一边用尽全力后退,一边道:"方运!你收起火山,我放了小倩!我让你通过南若林!我不吃你了.白娘子的半片月莲我也不要了!快快收起火山!啊……"

  不等她说完,熔岩火海已经冲到她的树身下,淹没她的树根.

  "啊……"树妖姥姥在火海中拼命挣扎,用树根抽打,甚至卷起泥土和石头阻碍.但这蕴含荧惑星力的熔岩所过之处融化一切,砂石泥土在瞬间被融化,成为熔岩的一部分.

  方运看着树妖姥姥,缓缓道:"贱婢!"

  熔岩火海很快彻底淹没树妖姥姥的根部.

  不可一世的树妖姥姥失去了与大地的联系,彻底死亡.

  "请燕兄相助."方运道.

  燕赤霞笑道:"你果然知道我手里是什么翰林文宝."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卷竹简,竹简放出淡淡的白雾笼罩他.随后他脚不沾地快速向树妖姥姥飞去,伸手取下聂小倩的骨灰罐.

  依旧吊在树上的聂小倩轻轻点头,化为一道光芒进入其中.

  燕赤霞很快回返,把聂小倩的骨灰罐交给方运.

  "谢燕兄."方运收好.

  燕赤霞却微笑道:"我现在才知,你从一开始就打算救不救小倩.是给老妖婆一个错觉,让她坚信我们是想冲过去,而不是杀死她,最主要的是不让老妖婆利用小倩威胁我们,你做到了.要说谢谢.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若不是你,我在此蹉跎四五年恐怕也杀不死树妖姥姥."

  方运点了点头,看向前方,失去了才气的支持,那些岩浆迅速冷却,火山也逐渐消失,被火山改变的环境则没有恢复,周围的大地即将化为火山岩,不断冒着热气.

  "就地休息一个时辰,等熔岩彻底冷却就过半月峡谷."

  方运说完从饮江贝中拿出两套被褥铺在地上,躺上去就睡.

  燕赤霞则躺在另一套被褥上,闭眼休息.

  其余人围住两人,警惕地打量四周.

  远处,有少许妖族还在观望,但无一敢靠近.

  一个时辰后,方运和燕赤霞醒来,方运还好,只是才气过度消耗,有文宫中的文曲星光在,不会有损伤.

  燕赤霞则面目灰败,眼睛布满血丝.

  方运道:"燕兄,你的唇枪舌剑已断,以你的力量足以在三年内修复,但恐怕会从二境跌落到一境.你既然在航州城有友人,不如就直接去那里休息,不用与我们去金山书院"

  "我喜唇枪舌剑,所以成进士后一直用其灭妖,但不代表我不会战诗词.我与蔡禾有几面之缘,想必他会给我几分薄面.走吧,我们启程."燕赤霞起身道.

  "好!"方运缓缓站起来,身体酸疼,心知幸亏自己身体远超举人,换成普通的举人现在必然瘫痪,才气终究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有多少基础才能调用多少力量.

  方运望去,部分地方的熔岩还没有冷却,观察片刻,带人沿着熔岩区域的边缘向半月峡前进.

  走了几步,方运发现火山中心位置竟然有几块紫色木头,正是紫干木,乃是大妖王死后留下的宝物,原本组成树妖姥姥的分身.

  一旁的燕赤霞看到方运迟疑,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笑道:"原来你想要这木头,叫紫干木是吧都与你取来."不等方运阻止,燕赤霞就使用翰林文宝飞过去,拿起紫干木,然后从未凝固的熔岩里挑出剩余的紫干木.

  方运远远地看着,心道不愧是大妖王身上的精华,被熔岩烧了那么久,这些紫干木竟然丝毫无损,而且只要一提起,那些熔岩会自然流下,不染尘埃.

  不多时,燕赤霞抱着一小堆紫干木回返,道:"你都拿去吧,我留之无用."

  方运也不知能不能带出书山,于是道:"那我就收下,谢过燕兄."

  方运接过紫干木,触之微凉,那些熔岩竟然没有在上面留下半分热量,随后全都收入饮江贝中.

  来到半月峡谷口的时候,方运看着那棵已经被烧成焦炭的巨树,树皮上依稀可见姥姥那扭曲的面孔.

  "上路!"

  众人进入半月峡,两个时辰后,出现在官道之上,方运与燕赤霞拦下一辆甲牛车,付出高价前往金山书院,其余人在后面跟随.

  车行两刻钟,车夫道:"两位大人,那金山书院去不成了."

  "哦"

  方运掀开门帘看向前方.

  就见一处高崖立于江边,高崖之上有一座书院,但是,一条巨大的白色蛟龙盘在高崖和书院之上,如同巨蟒缠着猎物一样.

  方运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真正蛟龙,是由水幻化而成.

  蛟龙头在最上方,低头向下不断喷吐大水,如同一条大河倾泻而下,最多几息就能淹没区区一座书院.

  但是,在大水之下悬浮着一张金色的纸页,纸页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水龙吐出的水全被这一页纸张吸走,连半点水花都没有溅落.

  高崖边缘的江水一刻不停向上喷涌粗大的水柱,每一道水柱上面都站满数百虾兵蟹将,不断冲进金山书院之中.

  方运道:"我们就去那里,再给你加三十两银子!"

  "好嘞,您坐稳!"车夫眉开眼笑,猛地一抽甲牛,开始加速.

  燕赤霞皱眉道:"竟然动用了龙王符令和大儒真文,此事恐怕难以善了啊."

  "不能善了也要了!"方运坚定地道.

  "罢了,我既然说好要助你与白娘子,便一路奉陪到底!"燕赤霞微笑道.

  不多时车来到高崖之下.

  车夫跳下马车,道:"上面就是金山书院,两位沿着石梯走就能去."

  "多谢."方运与燕赤霞一同下车,付了银票,撩起衣袍就要上台阶,却发现前方三丈外无声无息多出一个白袍人.

  那人背对着方运,缓缓道:"黄粱一枕眠半日,南柯太守富贵时,可怜千秋家国梦,身在笼中犹不知."

  燕赤霞疑惑不解,方运却惊出一身冷汗.

  这里可是书山第六山!

  这里可是文界!

  方运难以想象,这里竟然有人拿自己写过的《枕中记》和《南柯太守传》的典故劝诫自己,或者说,威胁!

  "您是"方运恭敬地拱手询问,脑中思绪飞转.

  "怎么,先生教过的字都不认得了!"

  方运更加确定此人阻自己过第六山,道:"先生教的字自然认得,但先生曾言,在认字前,首先要心有善,口有德."

  "你,在说我有恶无德"

  "在下不曾说过.只是,你非书山人,何谈笼中梦"方运的语气依旧不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