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恩与情

  方运仔细一看,那是聂

  方运双拳紧握,目光如冰。

  “那树妖姥姥怎么会惩罚女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童生低声问。

  方运缓缓道:“那女鬼曾跟我定过娃娃亲,但死后不知怎么被树妖姥姥盗走骨灰,拘禁成鬼。就在昨日,她暗中前来,警告不要靠近树妖姥姥,没想到被发现。”

  “你当如何?”燕赤霞问。

  方运露出犹豫之色,但随后坚定道:“冲出南若林为首要目的,若能救她则救,救不了则不救。”

  突然,那巨树表面浮现一张老年女性的面庞,张开大口发出刺耳的笑声。

  “哈哈哈……”

  众人立刻警惕,秀才们放下胸前的挡板,而童生们拿出刀盾弓箭,唯独方运和燕赤霞一动不动。

  “小倩,你听到了吧?这就是你念念不忘的方郎!他为了自己的女人,连你这个死去的未婚妻都不顾,你说,你昨晚去那里为了什么!为了什么!老老实实当姥姥我的奴婢不好吗?”

  聂小倩低垂着头,长发挡住面庞,身体因为疼痛而轻轻颤抖,低声道:“我既然被许给方郎,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自然要帮他!”

  “贱婢!”树妖姥姥大怒。

  一条人腰粗的树根从地面弹出,纤细的根尖抽在聂小倩的身上。

  “啊……”聂小倩因为疼痛猛地仰起头,发出凄惨的叫声,脸上浮现痛苦之色,身体的光芒越来越暗淡。

  方运以舌绽春雷道:“都说树妖姥姥是个不要脸的懦弱老畜生,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不仅只会欺负一个柔弱的女鬼,甚至连与我这个举人单独一战的胆量都没有,你也只会缩在一群妖蛮的两腿后自称姥姥。”

  “哈哈哈……区区激将法对我无用!小倩,你可能不知道。你的方郎来这里不是为了救你,而是为了救他的姘头,一头蛇妖!哈哈,在他的心里,一头蛇妖也比你重要。你说,我怎么把你交给他?”

  “我……我毕竟死了,方郎怎么都是好的。”聂小倩遥望方运,目光坚定。

  “贱婢!方运,你可听到?小倩对你这般好,你还想去找那个蛇妖?不如这样。你去把白娘子引过来,只要把她的半片月莲交给我,我就把小倩交给你。”

  方运道:“那不如你随我们一起去金山书院,那里不在圣庙范围内,你完全可以救下白娘子。你救了她的命,她定然舍得把月莲给你。”

  “你当我是猪妖吗?我去了金山书院,蔡法海那老东西必然先杀我!看来,你眼里根本没有小倩!小倩,你看到了吗?”

  小倩轻声道:“方郎怎么做都是好的!”

  树妖姥姥大笑起来。树身轻震,树叶纷纷落下。

  “方运,跟小倩比起来,你简直就是一个负心薄情郎!小倩为了你不仅出卖了我。我逼问有关你的事情她也只字不提!没想到她都已经变成鬼了,你都不愿意发发善心救下她!”

  方运望着远方的树妖姥姥,道:“她本来可以入土为安,是哪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拘禁她的鬼魂?她本应转世投胎。是哪个畜生逼她去害人?凶手是你,你乱不了我的心!”

  “我是妖,可你是读书人。读书人不救死去的未婚妻,那不是负心薄情之徒是什么?”树妖姥姥那树皮凝聚的面庞露出恶意的笑容。

  方运挺直身躯,道:“礼有大小,义有轻重。我与小倩是情,而白娘子与我是恩,我为救白娘子而来,自然不会因小倩之情放弃报白娘子之恩。你只是一头妖怪,自然不懂我们人族的恩情!我劝你放了小倩,否则等我离开南若林救了白娘子,必将你诛杀!”

  “哈哈哈……区区举人杀我?好大的口气!你若逃不出南若林,我就吃了你,你若能跟燕赤霞一起逃出,那我先杀了你为了一个妖族背弃了人族的未婚妻!让亡妻不得安宁!”

  “杀她之人是你!小倩,我有恩义在身,不得不放下你的情义。若有机会,必来救你,若你连鬼身都已消亡,我必把树妖姥姥碎尸万段,报你被拘魂之仇!”方运的声音斩钉截铁,如剑长鸣。

  “那我就看看你如何逃出半月峡!如何过得了我的万树墙!”

  燕赤霞哈哈一笑,道:“老妖婆,我与你激斗多次,除了拿你的树根无可奈何,你的何种手段对我有用?万树虽多,我以唇枪舌剑斩之!”

  “斩吧,等斩完这些树,我看你还有多少才气带人逃跑!”树妖姥姥身体一抖,就见她周身百丈内的地面泥土翻涌,密密麻麻的树根在土中起伏,好像一条条巨大的蚯蚓在松土,那些妖蛮吓得急忙低下头。

  方运却道:“区区树妖帅而已,今日就让你见识我人族的厉害。燕兄,你的唇枪舌剑已达二境裂空之能,可否帮一个小忙?”

  “你说便是。”

  “这树妖守在半月峡中,但它真正的力量源自整片南若林。只要你用唇枪舌剑挖出一条深沟,然后植入树枝火油点燃,隔断南若林和半月峡的联系,树妖姥姥的实力至少下降两成。”

  巨树上的老脸轻轻颤抖,树妖姥姥大惊,怒道:“你怎知我的事情!”

  “你猜。”方运嘴角弯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

  “好!果然是少年英杰!”燕赤霞说着口吐唇枪舌剑,就见一道白光才气古剑从他口中飞出,带着刺耳的呼啸声飞出去。

  就见才气古剑飞入土中,携带巨大的轰鸣声在地里移动,而那些泥土向上涌动,随后被巨大的力量排开,纷纷向两侧散落。

  一条一丈深的大沟出现在众人之前,并且在不断延长。

  方运道:“此地宽不过一里,不到半刻钟燕兄就可挖成,你们速速寻找树木等可燃之物。”

  “是!”众人纷纷向后跑,这里的树木众多,填坑极为容易,而《易水歌》形成的烟雾刺客就是最好的伐木工。

  树妖姥姥的树枝轻轻抖动着,她那黑色的树干散发着浓烈的邪气,一阵阵黑雾从树冠向外四散。

  “我岂会中你调虎离山之计?你无非是想逼我离开半月峡,而后和燕赤霞双双逃走!我就在这里不动哪怕无法从南若林中借力,你们也奈何不了我!”

  一头熊妖将道:“姥姥,不如我们杀过去吧?”

  “蠢货!一里外的地方我难以顾及,你们杀过去岂不等于送死?你们谁可制住燕赤霞!”树妖姥姥大声吼叫,树干上的老脸更加可怖。

  “小妖知错。”熊妖将急忙认错。

  “这个方运既然知道的如此多,恐怕会对我进行火攻,哼,我是怕火,但那至少是大学士的战诗词咏诵出的火焰,他区区举人能奈我何!让他们慢慢忙,我有万棵大树,足以让他们杀到天黑!到了天黑,就由不得他们了!”

  “姥姥法力无边。”一头犬妖将立刻大声拍马屁。

  其余妖蛮纷纷逢迎,树妖姥姥的树枝轻轻抖动,十分欢喜。

  不多时,燕赤霞挖出一条沟壑彻底隔断半月峡与南若林,而沟里已经铺上了树枝甚至整棵树。

  众人迈过沟壑,方运泼洒一部分火油,整条沟壑迅速燃烧,火舌窜出一丈高,如同一道火墙彻底隔绝众人与南若林。

  方运道:“此地火焰烧尽沟壑中的生机,断了树妖姥姥的一部分力量。接下来,就要对付这些大树了。”

  在方运和树妖姥姥之间,种植一棵棵看似很普通的南若林古树,同样是黑色的枝干灰色的叶片,但是和普通的南若林树木不同,这上万棵树的树叶边缘都有一丝血色。

  突然,树妖姥姥猛地晃动树冠,上万古树的树干上裂开缝隙,组成了类似人的面孔,有眼睛和嘴巴,一起大吼大叫。

  它们的树根从地中窜出,如同巨蟒一样甩动抽打,充满力量,足以把一个大活人生生打碎。

  这些高大的古树如同一个个巨人士兵,每棵树都有四五层楼那么高,充满巨大的压迫力,不要说人族一方,就连那些妖兵蛮兵眼中都充满敬畏。

  燕赤霞道:“老妖婆有控树之能,我曾经被困万树阵中,这些树极为诡异,哪怕砍断,不到百息也会接好。我有翰林文宝,可以闯过去,但你们就难了。”

  方运却道:“这些树中附着树妖姥姥的力量,你单单以才气古剑自然不能彻底斩杀,其实解决之法很简单,在你的才气古剑上附加文胆之力,断绝古树的生机,这样的古树至少要一个时辰才会复原。”

  “你究竟是何人!”树妖姥姥突然大声吼叫,语气中第一次出现戒备。

  那些聪明的妖族下意识后退半步,它们跟随树妖姥姥多年,哪怕燕赤霞那等人物都不被树妖姥姥放在心上,可这小小的年轻举人做到了!

  “你再猜。”方运道。

  燕赤霞大笑一声,道:“我现在才知道,你早就算到我能帮你解决这万树阵!”说着,再度口吐唇枪舌剑。

  白光古剑撕裂空气,如同一条灵蛇飞舞,掠过一棵又一棵大树。

  才气古剑所过之处,所有的大树拦腰断掉,成排地倒在地上。

  方运身后的众人轰然叫好,士气大增。(未完待续。。)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