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 灭敌

  一个秀才突然低声道:"你们记不记得那页战诗的宝光"

  "诗魂,原作和传世三宝光,还有文宝和龙血墨增加的宝光,威力差不多是原本的四倍,杀妖将绰绰有余了."

  "好!"阎洋院长大声称赞.

  另外四头妖将已经现形,哪怕看到猪妖将被杀死,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冲.

  众人齐齐变色,后面三头妖将距离都很远,但最前面的那一头已经冲到近处,只要一个纵跃就能冲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那是一头龟妖将!

  每次战争中若有大量龟族,人族的伤亡人数至少增加一成.

  人族已经下了死令,杀光每一头参战的龟族,要让怕死的龟族恐惧!这是唯一可以削弱龟族的方式.

  除此之外的,人族别无他法.

  同妖位的妖族几乎不可能打破龟妖将的甲壳,人族更是极难.

  眼看龟妖将就要再次跳跃扑向山门,就见方运的烟雾刺客挥动匕首,轻轻跳起,向龟妖将的头部刺去.

  龟妖将足有一丈高,如同一堵墙,而那烟雾刺客比普通人类还要瘦小许多.

  "后撤!"阎院长沉着下令.

  没有人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烟雾刺客身上,毕竟它只是秀才战诗的力量.所有人一起撤退,而山门中的两位举人一边后退一边出口成章.

  许多人眼中再度流露出绝望之色,山门是最后的防线.

  一旦妖龟突破山门,后面的妖族必然会相继跟上,整座明礼书院将变成人间炼狱.

  方运的烟雾刺客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向龟妖将刺去.

  龟妖将眼中闪过一抹轻蔑之意,为了快速突破山门,甚至不攻击这烟雾刺客,头迅速缩回龟壳避开利刃,后两腿微微弯曲然后猛地一跳.

  烟雾刺客的鱼肠剑刺入.龟妖将跳起.

  "嗤……"

  一声布帛撕裂声响起,龟妖将那坚硬的腹部壳出现一道纤细的伤口,从头顶贯通到尾部.

  "噗……"

  龟妖将继续向上跳,但腹部的龟壳如同大门一样突然打开.里面血淋淋的脏器噼里啪啦掉落.

  龟妖将还在飞,但已经死亡.

  山路之上,所有憋足力量冲锋的妖蛮停下.

  山门之后,人族读书人收起撤退的脚步.

  雨幕之中,妖蛮人全都看着那依旧在天空飞行的妖龟空壳,最后看着它摔在山门前,落在矮墙上.

  "回山门!防守!"阎院长的声音有些走调.

  众人迅速跑回山门之中,做好继续战斗的准备.

  方运的烟雾刺客站在山路上,双臂垂下,匕首尖指着地面.

  每个妖蛮却都觉得那匕首正指向自己的喉咙.

  蔓延数百丈的山路上.无一妖蛮敢动.

  大雨瓢泼.

  一个骑着蛟马的举人出现在山脚下,身穿逆种文人特有的血色长袍.

  别人隔着雨幕无法看清,但在方运眼里这雨幕形同虚设.

  方运笑了起来,这位柳子铮果然和柳子诚一模一样,一张俊俏的小白脸.只是由秀才变成了举人,只是成了幻象.

  "方运!姥姥派我来取你狗命!"柳子铮以舌绽春雷大喝.

  方运心知这个世界已经有所变化,可也没想到千年树妖要杀自己,现在《西厢记》《倩女幽魂》和《白蛇传》三者正式融合为一.

  但是,方运突然想到书山老人那莫名的诡异笑容,会不会还隐藏别的什么

  既然这第六山如此与众不同,自己若是失败.会不会受到永久性损伤或者……死亡

  当时在那个神秘草原的时候,书山老人就曾说失败必死.

  方运以舌绽春雷问道:"那老妖婆说没说为什么要杀我"

  "等你死了便知!"

  方运略一思考,恍然大悟,道:"是不是白娘子给我吃了妖界灵芝的缘故"

  "咦你竟然能想到这一层既然你猜到了,那我也懒得隐瞒,不错!那妖界灵芝有起死人肉白骨之能.你简直在暴殄天物!我此次来明礼书院,一是要抢崔莺莺当我的小妾,二便是把你带到南若林!"柳子铮道.

  方运却道:"那你就来试试,边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只要我在,你们上不了这座山!"

  "狂妄!我要让你亲眼看我如何抢走崔莺莺!"柳子铮面带淫笑.

  "你做不到!今日.我先杀妖蛮后杀你!"方运道.

  "哈哈……且不说你能不能杀得了这些妖蛮,就算杀得了,我岂会傻到一个人冲上去与你们战斗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追我的蛟马!杀!杀了那个叫方运的举人,杀完你们个个都可吃一顿人肉!"柳子铮下令.

  众多妖蛮眼中泛着血光,不由自主用舌头舔着嘴唇.

  阎院长怒道:"柳子铮!你毕竟是人族,用人肉为诱饵,岂非连畜生不如"

  "哈.哈哈!逆种逆种!我们既然是逆种文人,自然以逆种为荣!以逆种为傲!不仅要让他们吃人肉,我们也要吃!蠢货!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冲上去!"

  山脚下的妖蛮一动不动,但山路上的妖蛮骚动起来,想动又不敢动.

  "你们,想成为姥姥的肥料么"柳子铮的面容变得更加阴森.

  那些妖蛮的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好像见到比死都更可怕的事.

  "哞……"最前面的那头牛妖将大吼一声,低头用三尺长的牛角对准烟雾刺客冲了过去.

  "放箭!"数十支长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飞去.

  牛妖将周身气血涌动,飞矢或被弹开,或如强弩之末,竟无一箭能伤到它.

  "哞……"牛妖将再度大叫,冲到烟雾刺客身前.

  方运的目光一凝,烟雾刺客如鬼影似的避开牛妖将的撞击,来到牛妖将的身侧.

  鱼肠剑从牛妖将的肩部一直划到尾部.

  牛皮没有龟壳硬,这一刀无声无息.

  牛妖将还在跑着.

  "哞……"牛妖将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它下意识扭头看.就见自己的左半边身子飞了出去,而自己的内脏全部暴露在外.

  牛妖将一头撞在矮墙上,身体抽搐着.

  雨水冲刷着牛妖将的尸体,浓烈的血腥味四散.

  "好强的烟雾刺客."

  "它那把匕首有点怪.有点像传说中的鱼肠剑."

  "怪了,没有荆轲的诗魂,哪可能出现这如此强大的匕首."

  方运是星之王.

  山路上的妖蛮们盯着那一击杀死牛妖将的烟雾刺客,缓缓后退.

  柳子铮大怒,道:"后退者,死!"说完用马鞭一指山路上的几个妖兵.

  "嗷嗷……"

  就见五头狼妖将流着腥臭的口水冲过去,各自咬断一头妖兵的脖子,然后大吃大嚼,吧唧吧唧的声音令周围的妖蛮毛骨悚然.

  "还不动手!"柳子铮大喝道.

  山路上的妖蛮相互看了看,发出呜呜的悲鸣.随后全身气血涌动,双目血红,彻底失去理智.

  "嗷嗷嗷……"

  所有的妖蛮疯狂地冲向山门.

  方运提笔作诗.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当擒王!"

  周围所有弓箭之上立刻被一层淡淡的光芒包裹.

  五十七支被增强的箭飞向最前面的十多头妖蛮.声音尖锐刺耳,那些妖将并不在意这声音,但那些妖兵蛮兵却突然疯狂地摇头晃脑,失去斗志.

  之前没有任何一轮射击可以杀死一头妖兵,仅仅伤而不死,每头妖兵几乎都可以坚持三四轮齐射,身上插满弓箭后再死.

  而这一轮箭矢落下后.被弓箭射中的所有妖兵死亡!

  两头妖将身上也插着箭矢.

  两头妖将难以置信看着身上的箭矢,虽然这对它们来说仅仅是轻伤,可这意味着,只要数量足够多,普通弓手也可以杀死妖将!

  这意味着,妖将和妖兵已经没有区别.

  一些秀才看向方运.没想到方运不仅《易水歌》的烟雾刺客和别人不一样,连《擒王》的强弓诗也比别人强大.

  "射击!"身为举人的阎院长亲自拿起弓箭.

  "万胜!"

  "万胜!"

  "冲锋!攻山!"柳子铮气急败坏大喊.

  大量的妖蛮发动气血之力,疯狂地向山上冲去.

  一轮又一轮箭矢落下,所有妖兵不堪一击,而所有的妖将都越不过方运的烟雾刺客.就算多头妖将联手,趁黑雾刺客攻击的时候从半空跳跃,也过不了《石中箭》那一关.

  天空的雨水渐渐稀少,黑压压的天空也开始透着青光,地面的血色却越来越重,整条山路都被染红,哪怕大雨都无法冲刷干净.

  山路两侧的悬崖下堆积了大量的妖蛮尸体.

  浓烈的血腥味刺激得一个又一个童生呕吐,吐完回来继续射击,射击完后继续吐,而那些秀才则丝毫不被影响.

  不到一个时辰,三千妖蛮灭绝大半.

  等柳子铮意识到彻底失败的时候,身边只剩不到一百妖蛮!

  方运带领众人杀妖的能力太强!

  方运一跃到矮墙之上,踢掉一截鱼妖将的鱼头,缓缓道:"轮到我们了!"

  "撤退!撤退!"柳子铮调转马头,用力一夹马腹,以极快的速度逃向南若林.

  几息后,柳子铮扭头以舌绽春雷道:"方运,你绝对杀不死我!等我带着姥姥亲自前来,杀光你们所有人!杀光你们!"

  "谁说我杀不死你!"方运轻声说完,提笔书写.

  周围的读书人疑惑不解,此刻双方相距一里多,进士的唇枪舌剑都飞不了那么远,若方运能写出这么远距离的诗词,哪怕不是传世诗词,也足以改写历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