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77章 曾子受杖

第377章 曾子受杖

  方礼态度更加恭敬,他也是半个读书人,而且经常见儿子作诗,可区区一把椅子能写成劝学诗,这可真不多见,自己儿子以前也做不到,现在更不用说.

  方运点头道:"你既然知道这个道理,那以后该当如何"

  方仲永动了动嘴,看了一眼父亲,最后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方运冷冷地看向方礼.

  "请文侯大人吩咐,以后您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小人绝不违背."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喜气洋洋的声音.

  "祝贺方运……不,应该是下官祝贺方文侯得举人之位."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方运扭头看去,就见一位身穿进士白衣剑服的中年人走进门,袖口处和领口处的银色小剑格外惹人注目.

  方运正要说话,方礼却迈步向前,大喝道:"放肆!这里岂是你一个小小县令来的地方你蛊惑我与仲永背弃方文侯,幸好我早有准备,提前给文侯大人传书,不然早被你害成千古罪人!卑鄙小人!为了区区官位,竟然连文人之心都不要了,过不了多日,你定然文胆粉碎!"

  方礼越来越兴奋,他的气势之足别说一位知县,就算是知府来了也照骂不误.

  蔡禾和方运一愣,同时哈哈大笑.

  蔡禾一指方礼,对方运道:"你这个堂兄简直蠢透顶,我那日就想骂他,可惜不能坏了咱们的苦肉计."

  方礼的脸色唰地一下由红变白,紧张地盯着方运,生怕蔡禾说的都是真的.

  方运半开玩笑道:"蔡县令果然神速,我明明一刻钟前才传书与你,你竟然现在就到大源府,是脚下生了平步青云"

  蔡禾一边走一边笑道:"放榜之后,足足有上千传书骂我,你说我能坐得住吗处理完县衙的事情后.我一路坐马车前来,尽早前来寻你洗刷我的污名.结果一进你家门,就被这位方礼骂得狗血淋头."

  方运道:"《白蛇传》里写对了,那个叫蔡禾的大学士的确狡诈."

  "你莫要说这事.否则我跟你拼命!为何把我写成秃子还起个小名叫法海你知道我家夫人怎么笑我的吗现在有事没事就叫我法海,谁受得了!"

  方运与其他人一同笑起来.

  方礼急忙弯腰鞠躬道:"请县尊大人恕罪,我不知你与堂兄演苦肉计,还望大人饶恕."

  蔡禾却淡然一笑,道:"要是与你这种人计较,我这个县令一天累死三遍!我今日要参与方运的庆功宴,不与你计较."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方礼千恩万谢.

  "方才我听方仲永说你写了新诗仲永,重新背诵一遍."蔡禾道.

  方仲永立刻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最后重新诵读《四方椅》.

  蔡禾却感叹道:"文侯这几日,怕是最明白何为门可罗雀.能把自己经历融入诗词文中,都是一等一的好诗文!"

  "文侯自然大才."方礼急忙拍马屁.

  方运却突然流露奇特的微笑,对蔡禾道:"我有两件事与你说,但要想听第二件事,须帮我完成第一件事."

  "哦何事"蔡禾问.

  方运面色渐冷.看了看方礼,又看了看方仲永,最后道:"方仲永本是我济县神童,年不过十二岁,本应该是读书的时候,却被无知之父带着四处招摇,以子为货.售于他人!不过短短几年,就从卓尔不群堕落为泯然众人!蔡知县主管一县教化,此等违逆圣道之举,理应如何处置"

  方礼愣住了,方仲永也愣住了.

  蔡禾目光一闪,不悦地扫了方礼一眼.道:"方礼之所作所为,有违教化之道,从今日起,方仲永每日和其他童生一样,必去县学读书.一旬休息一日,晚间不得离县城,任何阻挠之人,都视其为违反国法圣道!方仲永不成秀才,不容更改!"

  方礼怒发冲冠,这些年自己靠儿子去卖诗文赚了不少钱,县里早就卖的差不多了,现在只能在大源府或相邻的府县卖弄文名诗词赚钱,要是必须在济县读书,那等于断了自己的财路,等于要了自己半条命!

  方礼大怒道:"我不服!仲永是我儿,我让他做什么他就须做什么!父父子子乃人伦大道,谁要是敢阻拦我,就是在反圣道!就是要推翻孔圣的天下!你们要是敢离间我们父子之情,逼我们父子分离,我就去告御状!我就去请圣裁!我就撞死在圣院前,让你们两人遗臭万年!"

  方运轻哼一声,道:"请吧,用咱们济县的老话说,你要是不敢请,就是地瓜精生的!"

  众举人差点大笑,妖精都听说过,可地瓜也能成精济县骂人方式也太新奇了.

  方礼憋得面红耳赤,可始终不敢张嘴.

  "还有人敢在方运面前请圣裁"蔡禾笑道.

  李繁铭随之笑道:"方运历经圣裁,圣选,圣笔评等,这几个月把众圣忙坏了,众圣肯定恨他,你马上请圣裁,让众圣罚他!其实,我们早看不下去了!他凭什么跟众圣走得那么近我不服!"

  ."我也不服!方礼,我们站在你这一边,快快请出圣人,让众圣裁决,打灭方运的嚣张气焰!"宗午德跟着起哄.

  其余举人嘿嘿坏笑.

  方礼的脸越憋越红.

  贾经安没好气道:"就你这种不要脸的人还请圣裁且不说根本请不到,就算请到了,圣人定然先一掌拍飞你!"

  方礼红着脸大叫道:"你们欺负人!"

  "那又怎么样"方运问.

  方礼差点气疯了.

  "你……你不要以为仗着你是大官是举人就欺辱平民!仲永必须听我的!他要是不听,就是不孝!景国皇室赵家以孝治天下,我要是去告御状,文武百官饶不了你们!你们都是破坏孝道的凶手!比妖蛮都不如!"方礼大叫.

  方运平静地道:"方礼,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放弃谋害仲永,让他继续读书,让他考举人甚至进士.若一直如此,你会毁了他的!"

  "这是我们家事,你们外人管不了!仲永,跟我走!"方礼说着就要拉着方仲永离开.

  突然,一把白色光剑自蔡禾口中飞出,架在方礼的脖子上.

  "别!别!有话好好说!"方礼吓得一动不敢动,眼睛不断往下瞟.

  方运看向方仲永,道:"你也是读书人,你是怎样想的"

  方仲永看向父亲,发现他凶光毕露,急忙低下头,道:"孝道不可违,求诸位大人饶过我父亲."

  方礼忙道:"你们听听!快放了我,你们难道连一个孩童都不如"

  方运瞥了方礼一眼,然后缓缓背诵《孔子家语》中的曾子受杖的典故.

  "曾子耘瓜,误斩其根,曾晳怒,建大杖以击其背……"

  这个故事讲述在封圣前,曾子犯了错,被父亲打,最后被活活打晕.

  曾子醒来后,第一件事不是检查自己的伤势,而是关心父亲是否消气,而且为了避免父亲担心自己,还弹琴高歌,让父亲更加确信自己没错.

  别人听到后都夸曾子有孝心,但孔子知道后却很生气,对门徒说以后不要再见到曾子.

  曾子得知后心中不安,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请人询问孔子为什么不见自己.

  那人去找孔子,孔子就说上古明君舜是个孝子,无论父亲什么时候找舜,舜都会随叫随到,但是,在父亲要杀舜的时候,舜却不在了.

  孔子随后说,若是曾子只是受轻罚,那可以承受,但若是被大棍棒殴打,必须要避开.若是曾子因为不跑被父亲打死,那就是陷父亲于不义,岂不就是最大的不孝而曾子又是天子的子民,若曾子之父杀了曾子,岂不就是犯了大罪这是愚孝!

  等方运读完,方礼一身冷汗,心里暗骂方运好狠,这《孔子家语》一出,自己百口莫辩.

  方运随后道:"仲永,就在前几日,我还想写一篇《伤仲永》,以你为例告诫众人,若是不能静下心来读书,仅仅靠天赋,最后你会被同辈超越,而你的父亲必然会背上万世臭名.你若是真听从你父亲的话不读书,那就是害你父亲于不义,就是最大的不孝!我人族需要人才,而你却因为愚孝亲手扼杀了未来的大学士甚至大儒,那你就是不忠不义!"

  方仲永的鼻尖上满是汗水.

  最后,方运大喝道:"方仲永,你的书白读了吗!"

  方运的声音里隐隐蕴藏一种奇特的力量,众人都觉得方运的话仿佛真理一般,甚至连方礼都莫名地点了一下头,但他随后清醒,怒视方运.

  方仲永跪倒在地,重重磕了一个头,然后抬头道:"多谢堂叔点醒,仲永险懈下不忠不孝不义的大错!"

  颜域空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惊色,别人无法觉察,但他这个半圣亲传弟子却能发现,方运的话语里竟然隐隐有"天言"之意,虽然不是完整的天言力量,但也非同小可.

  天言是大学士才有的天赐力量,至少需要六次才气灌顶才能获得.

  颜域空一开始百思不得其解,但随后恍然大悟,方运是圣前举人,不多不少正好得到了六次才气灌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