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续诗

  方运立刻想起这个声音,正是自己的堂兄方礼。。。

  转身望去,就见方礼领着方仲永站在门外,方礼一身大红的员外袍,喜气洋洋,伸手摘掉红圈瓜皮帽,佝偻着背,露出谄媚的笑容。。

  方礼的身边,站着一个眼窝深陷的少年。

  方运仔细一看,心中感慨万千,在数年前,就听说过方仲永的大名,那时候正是这个堂侄意气风发的时候,自己不仅默默无闻,连吃顿饱饭都困难。

  方仲永跟着父亲周旋于大户人家卖弄诗词文章的时候,方运还在酒楼打工养活自己。

  在童生试前,方运见过方仲永,那时候方仲永的声势达到了巅峰,几乎是济县案首的不二人选,方礼恨不得提前庆祝,方仲永甚至在科举上写出出县的诗文。

  但是,方运凭借奇书天地胜过方仲永。

  之后,方运刻苦读书,一天就睡一个时辰,后期有大量才气支撑,但前期纯粹靠着太后赏赐的血参等物硬抗,慢慢坚持下来,进步飞快。

  就在方运刻苦读书的时候,方仲永却因为是县里的童生第二,被他的父亲带着走亲访友,继续卖弄诗词,根本没时间读书。

  方运在玉海府考秀才,成为秀才第一,而方仲永在大源府却没有考中,毕竟年幼,方礼和其他人并不在意。

  接着,方运名声大噪,但他几乎不应酬,一直刻苦读书,哪怕在军中磨砺的时候,都天天去军中的藏书室学习兵法。

  反观方仲永,因为出了方运这个大名鼎鼎的亲戚,方礼不仅没有让他静下心来追赶,竟然打着方运的名号冲出济县,变本加厉在大源府各地招摇。赚了不少银钱。

  方礼最风光的时候是带着方仲永在府文院中,让方仲永给那些小童生背诵方运的诗词。

  直到前两日,方礼带着方仲永拜访济县县令蔡禾,让方仲永写文历数方运恶行,虽然言辞不如庆国人那么恶毒,但却令人不齿。

  蔡禾还考校了一下方仲永,最后给方运的传书中说“泯然众人矣”,意思是方仲永才华尽失,已经和普通童生毫无区别,但蔡禾明显不想说重话。此时的方仲永恐怕已经不如那些童生。

  此刻的方仲永,目光呆滞无光,看方运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惧,哪里像一县神童,简直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方运极为惋惜,但也清楚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社会,方仲永根本无力违背其父。

  若是方礼只自己来,方运早叫人轰出去,可看到方仲永的样子。轻叹一声,道:“仲永,堂兄,进来吧。”

  “谢文侯!谢文侯!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你文侯堂叔!”方礼猛地拍打方仲永的头,方仲永身体一晃,差点摔倒。

  “住手!《三字经》里有言,子不教。父之过,就算错在仲永,你何至于动辄打骂?”方运轻喝一声。

  方礼一愣。急忙笑呵呵道:“对对对,文侯大人说的对,您放心,以后我绝不打。我敢打我儿子,可不敢打文侯您的侄子。有您如此向着他的堂叔,是仲永的福分。仲永,还不快谢谢堂叔?”

  方礼满面笑容看着自己的儿子。

  方仲永眼中闪过感激之色,俯身作揖道:“孩儿仲永谢过堂叔。”

  “都是自家人,进来说吧。”方运示意两人与他去书房谈话。

  那些圣墟好友本来在厅堂中说话,见到有人来访便纷纷出来。

  李繁铭道:“方运,此人就是济县神童方仲永?”

  方礼见到这些人都身穿举人黑袍,立刻谦卑地陪笑道:“哪里哪里,济县神童只有方文侯一人,其他诸人碌碌无为,不足挂齿。我儿仲永不过是普通的童生,哪里能入诸位举人公子的法眼。”

  李繁铭笑道:“你少诳我。我也曾去过悟道河,在济县听说过方仲永的名字。怎么,你成天带着方仲永去各处卖诗文,到了这里就瞧不上我们了?”

  “不敢不敢。”方礼发觉这人的口音不是景国的,又提到悟道河,立刻意识到这些人的来头,吓得满头冒汗,这些半圣世家的子弟在平民眼里和国君没什么区别。

  李繁铭却不屑一笑,道:“真是不知好歹,给你好处都不要。”

  其余举人轻轻摇头,不再看重方礼。

  方礼一愣,恍然大悟,急忙大声道:“文侯大人,请您考校仲永的诗文,仲永,还不快上前请教!”

  方仲永上前作揖,道:“请堂叔老师考校学生诗文。”

  方运本想拒绝,但看了看方仲永黯淡的目光,心中下了决定,道:“好,既然是你堂叔,又同为读书人,那我就考校你一番。你诗文都有名,那我分别考校。我也不出难题,就以今年举人试的《维民所止》为题,你口述经义,不求多好,只说你破题解题思路。”

  “学生明白。”方仲永说完,皱眉思索,但目光不定,他是见过不少场面,但一群黑衣举人站在面前还是感到压力,尤其自己的堂叔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人物,一国文侯、文人表率。

  过了好一阵,方仲永也没有说出来。

  方运和众举人皱起眉头,都很不满意地看向方礼,这可是人族举人试的经义试题,不用等到今日放榜,等有人弃考后,十国所有读书人都应该关注,都应该思索试着解题。方礼带着方仲永在身边,竟然不知让他解题。

  方运道:“仲永,你无需多想,有什么就说什么,就说这破题吧。”

  方仲永期期艾艾道:“维……维民所止乃是《诗经》原文,此句是说商朝子民居住之处,是说他们安居乐业。那此文应该言民安之道。无论是孔孟还是其他众圣,都有民安之法,容我想想……”

  在场的所有举人摇头,此题涉及疆域才是解题上选,此次中举的百人中,全都理解半圣的意图。写的都是疆域国土,只是比方运稍差。

  方运有些听不下去,和颜悦色道:“你能想到此处,也很不错了,再苦读几年,有很大机会考上秀才。听说你的诗名也不凡,那我就考考你的诗词。”

  方运正要用举人的诗词考题,但想起方仲永根本没有关注此次举人试的考题,就环视四周,道:“我就临时出一个诗词题目。你作诗即可。”

  这栋方宅比较小,没什么花草,方运随手指向客厅,道:“那里有一张紫檀木的四方扶手椅,你便以四方椅为题写一首咏物诗。”

  椅子位于正堂的主座,油漆磨得发亮,并无奇特之处。

  那些举人点点头,方运果然不想为难自家侄子。

  咏物诗词可简可繁,只要不是笨到只写物。稍微抒发一些情感就可完成,而且这种桌椅类死物写好极难,远不如文房四宝更有内涵,临场作诗的话。一个秀才和一个进士的水平相差不多。

  方仲永道:“那学生就以四方椅为题写古诗一首,请恕学生才疏学浅。”

  “绝句和律诗都要反复锤炼才能写好,写古风即可。”方运道。

  方仲永深吸一口气,目光中终于露出些许坚定。略一思索就道:“紫檀大椅称四方,迎得宾客满……满高堂……高堂……”

  方仲永作完第二句,竟然结结巴巴说不下去。最后干瞪眼。

  方礼大怒,对准方仲永就是一耳光,声音无比响亮,骂道:“近日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作诗失败,蠢货!”

  方仲永默默地捂着脸不说话。

  “住手!你当这里是你家么?”方运厉声道。

  方礼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一步,眼珠一转,笑道:“文侯大人,您也看到了,这孩子越来越蠢了。不如您补全这首七古,赠与他挂在书房,激励他读书,您看如何?”

  李繁铭笑骂:“方运,方才还说你这堂兄笨,现在竟然学聪明了。”

  方礼笑呵呵道:“我是笨,但见到文侯就变聪明了,都说文侯是文曲星下凡,见见他就能涨学问。仲永,还不快向你堂叔要诗?”

  方仲永急忙把手放下,弯腰道:“请叔父赐诗。”

  方运正在考虑,宗午德叹息道:“就赐这孩子一首诗吧,挺可怜的。”

  方运点点头,道:“也罢,我就即兴续写此诗。”

  若是刚到圣元大陆的时候,这对方运来说无比困难,毕竟是续接别人的诗,但方运读书多日,已经不比当日。

  于是,方运也不思索,张口续诗。

  “紫檀大椅称四方,迎得宾客满高堂。

  公侯将相轮番坐,自鸣我是屋中王。

  门前顽童设罗雀,厅中旧椅移书房。

  墨香书橱静相伴,方知腹中无文章。”

  方仲永惭愧地低下头,方礼也面红耳赤。

  师棠笑道:“果然是方全甲,明明是随口续接别人之诗,却写出了自己之意,此诗用以鞭策方仲永最好不过。”

  颜域空微笑点头,道:“好!续诗不难,难的是把适合方仲永的道理告诉他。仲永,你可知此诗之意?”

  方仲永恭恭敬敬道:“学生知道。我的前两句只知写椅风光,难以为继,而堂叔则先写公侯将相轮流坐,让这把椅子的风光更加具体,随后再写此椅骄横,认为这些大人物坐在自己身上,那么自己就是此屋之王。但世事变迁,堂叔借《史记》‘门外可罗雀’之言,写孩童在门口抓鸟雀,从侧面写此家主人风光不再,而破旧的椅子也被放在书房中。”

  方仲永说着,偷偷瞄了众人一眼,发现多个举人点头,心中大定。

  “这第五句和第六句句式对仗,文意衔接。最后两句是说,这椅子直到看到藏书的书橱,才知道没人坐的时候,自己根本什么都没有,不像书橱中依旧腹中有书。堂叔是在告诫我,不应被一时的名利蒙蔽本心,不要去做那靠别人才能抬高身价的椅子,要做就做满腹经纶的书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