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70章 九月初五

第370章 九月初五

  不多时,曾原发来季梦先的那篇《讨方运檄》.

  方运仔细阅读.

  "自孔圣著《春秋》,敦叙人伦,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庆国方运者,位卑人劣,地实贫贱……"

  文中嬉笑怒骂,把方运骂得狗血淋头,虽然其中的一些依据完全是捕风捉影,但文采斐然,任何人看到都会为之动容.檄文本来就充满煽动性,情感第一,文采第二,事实反而排在其后.

  方运阅读这篇檄文时,开始眉头紧皱,随后怒容满面,之后恢复平静,看到最后却露出微笑,看完立刻给曾原传书.

  "不愧是庆国状元,此人有宰相之能,文相之才!"

  曾原奇道:"你怎为敌人说话"

  "此人空有相之才,却无相之德.惜哉."方运再次传书.

  "果然是千年一出的方镇国,别人用檄文讨伐你,你却称赞惋惜."

  "若是那种蹩脚的谩骂,我必斥之糟粕,掩鼻绕行.此文虽有些许瑕疵,但却是难得一见的佳文.麻烦曾兄帮我报于季梦先,我愿用鸣州诗词换此文原稿."

  "哈哈,哪怕当年陈琳书写《讨曹操檄》,一代大儒曹公也无此胸襟."

  "文人相轻亦相重,此人之才有实有虚,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观此人文中虽嬉笑怒骂,却又没有贬低攻击我的功劳,倒也有救.来,还有什么讨伐我的檄文,凡是上了文榜的,都传书于我,我今日要看个痛快!披荆斩棘是磨砺,行万里路是磨砺,直面万人责骂同样是磨砺!"方运书生意气冒了出来.

  "真的什么文都要"

  "那些破口大骂动辄污蔑的诗文不看也罢,看他们的文脏了我的眼睛.要看有文采,有趣的."方运道.

  "好!那你稍等."

  随后,曾原不断把各种指责甚至攻击方运的诗文发过来.

  方运低头阅读,时而风轻云淡.时而面带讥笑,时而大呼有趣,时而称赞妙笔,但也会经常气得怒目圆睁,甚至关掉一些传书,但最后都会打开看完.

  方运一封一封地看,从第五十一封传书开始,就一直面带微笑,偶尔称赞一句.

  自此之后,所有的污蔑咒骂之文已经如浮云过眼.再也无法让方运生气.

  看完千篇诗文已经是后半夜,东边的天色已经有一丝明亮.方运感到有些腰酸,于是站起来轻轻走动.

  方运面带微笑,走了几步,就听一声奇异的脆响从他的文宫中发出.犹如石头相击,沉稳有力,瞬间传遍千里.

  千里之内所有有文胆之人全部惊醒.

  州文院阅卷房之内的考官猛地抬头,根本就不阅卷的乞丐皇叔赵景空突然望向方家所在的方运,胡子上的面条轻轻一抖,掉落在地.

  葛州牧收笔笑道:"好!此人的文胆不仅是二境坚如顽石,甚至已经是顽石有声.我景国又有一人有望成无惧之士.更上一步,就是顽石生玉,最后则是文胆二境大成,哪怕剑眉公也没到文胆三境."

  "我等真是幸运.顽石有声只传千里,除非在圣院或各国厩那种人才济济的地方,否则数年也未必碰到一次.此次顽石有声遍布江州.许多举人或之上的读书人怕是都在笑."

  "那是自然,他文胆有声,我文胆共鸣,让我们突破的可能又增加了一些."

  "只是不知道是哪位翰林或大学士文胆有成,若是知道.必然祝贺."

  "等明日放榜再一起致谢."

  "好."

  众考官继续批阅试卷.

  赵景空的眼中喜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迷茫,就见他手指轻动,地上一指长的面条倒升空中,再次贴在他的胡子上.

  "呼呼……"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赵景空又坐在太师椅上,歪着头呼呼大睡,手里的毛笔吧嗒一声掉在地上,毛笔滚落,在地面留下浓淡不一的墨痕.

  太阳还未升起,大源城各处的狗叫打破了宁静.

  大源河畔的画舫游船上,士子与花娘依依惜别;花街柳巷中,书生与窑姐认真算着嫖资;望江楼门口,宿醉的读书人迷迷糊糊上了马车;简陋的客栈里,寒门子弟背着书箱成群结队离开.

  玉海城一些门户悄然打开,那些名门望族的老爷少爷夫人小姐坐着车马乘着软轿,那些年轻的学子呼朋引伴迈着轻快的步子,一些身穿节日盛装的小家碧玉期盼地望着.

  他们都向一个地方走去,州文院.

  人比鸡声早.

  州文院的门口变得异常热闹,衙役们打着哈欠请所有人收起帐篷,被褥或马车.

  人流如水,徐徐向州文院聚集着.

  一支车队停在大源城的北门外,随后其中的青色蛟龙帐马车离了车队,在四辆马车的加护下,进入城内,向方家行驶.

  远在数千里外的厩皇宫中,一个女子坐在梳妆台的铜镜前,轻轻抚摸自己的面庞.

  这个女子娇小玲珑,一身白色的亵衣.,纤细的腰部仿佛一手可握.镜中人的肌肤如雪似玉,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只是,她目光中的威严压得太阳迟迟无法升起.

  梳妆台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精致的盒子和瓷瓶,里面盛着圣元大陆最珍稀的养颜佳品.

  有蛟龙珠磨成的珠粉,有香鹿血制成胭脂,有产于妖界的月牡丹……最右面,则是一叠整齐的文稿.

  一个个秀丽的蝇头小楷列于纸上,字迹细腻严谨,恍惚可见一个文静的女子在烛光下书写而成.

  轻风吹过,纸张散落,一句句诗词出现在各张纸上.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

  每年九月初五的州文院门口.不是节日胜似节日.

  所有的人都默契地为前来的秀才让路,深蓝色秀才袍就是最醒目的通行令牌.

  放眼望去,州文院正门近处,一大片深蓝色的衣衫.

  这些蓝衫的后背.承载着无数人的目光.

  江州各府的秀才聚在一起,相互恭维着,彼此谦虚着.

  名谷府秀才所在的位置最为热闹.

  "晨兄昨夜的那篇《读诗记》已经名传大源府,可惜若是今日放榜之后再写,必然可入文榜,与各国士子一较高下!其中你赞扬方运而讥讽庆国文人之语,堪称字字珠玑."

  "哪里哪里."

  "你的《读诗记》才是真正的君子之文,既称赞了方运,又指出他的瑕疵,若方运见到.必然称谢."

  "我不求他谢,只求他可以带领我景国文人继续走下去,不能倒在庆国和武国人的前面."

  "但愿如此."

  一轮红日破云而出,温暖的阳光照在大地,驱散夜晚的寒意.

  州文院的正门轰然打开.

  文院广场外黑压压一片.无比寂静.

  大学士赵景空为首,圣院巡察,景国学宫司正和葛州牧三人在中,其后跟着众多官员.

  那些秀才满目期待,但远处的大源府民众却目瞪口呆,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乞丐走在官员之中而且胡子上挂着面条!

  许多女孩捂着嘴噗哧笑起来.

  那些读书人没有笑,而是疑惑不解地看着赵景空,充满惋惜之情.

  赵景空用迷迷糊糊的眼神扫视众人.然后慢慢腾腾横移,缓缓道:"此次科举由圣人监考,我等尽心辅助圣人,历经一日,终于分出高下,请葛州牧公布江州举人榜."

  有几个考官直翻白眼.赵景空一直在睡觉,除了举人前十必须由他书写等次,多余的字一个没写,连第二到第十的排名都是其他考官联合确定的.

  葛州牧轻咳一声,手握官印.正要说话,却突然呆住,抬头望着前方的天空.

  门口的所有官员随后一起望着前方的天空,每个人眼中都带着疑惑和惊讶.

  唯独赵景空的眼中依旧一片迷糊.

  文院街的所有人整齐划一地扭头看向身后的空中.

  就见一辆由十八匹蛟马拉着的青帐马车出现在天空中,蛟马踏空而行,姿态优美,马车的车轮如在地面,徐徐转动.

  "蛟马飞车!大儒前来!"不知谁忍不住喊了一声,惊呼声连成一片.

  "马车的帐幔是青玉蛟龙帐,应该是文相驾到!"

  "真的吗"

  所有人无比兴奋,文相在景国人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哪怕江州出了李文鹰和方运,文相在江州人心目中的地位仍然无法取代.

  在景国子民心中,国君随便换,但文相最好永远别换.

  蛟马飞车飞到州文院广场的正中央,车下的人纷纷四散,明明水泼不进的人群瞬间让出一大片地方供马车降落.

  "咴咴……"

  十八匹蛟马齐声大叫,飞车缓缓下落.

  一个身错大的紫色长袍的老人掀开门帘走出来,他一头白色的长发散披在身后,脸上布满细细的皱纹,鼻子高挺,目光温润如含水光,全身仿佛被一层淡淡的白光笼罩.

  所有人好像只要看他一眼,一切烦恼都会消散.

  文相姜河川.

  "见过文相大人!"葛州牧弯腰作揖.

  "见过文相大人!"挤满文院街的数万人一起弯腰致敬,以至于许多人相互碰撞.

  姜河川露出慈祥的笑容,道:"不必多礼,今日我只是陪方运来看放榜."

  一个蓝袍秀才走出车门,站在姜河川身边.

  万民惊呼如雷,文院街要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