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69章 《讨方运檄》

第369章 《讨方运檄》

  方运在心中迅速勾勒出管家的关系网,管家跟康王关系密切,而康王对景国国君之位觊觎已久,民间甚至风传是康王利用妖界奇毒毒害先帝,以至于先帝从十几岁就卧病在床,不能行走。哪怕有陈圣救治也没能活过三十岁,甚至连当今国君都是宁王之子,并非先帝亲生。

  康王经营多年,在景国根深蒂固,是除太后和左相之外权势最大之人。

  康王遵循皇室规矩,要王位不考进士,只是个举人,但他的妻子却身份不凡,乃是武国半圣世家家主的嫡女,有半圣世家和武国为靠山,康王在景国的势力蒸蒸日上,若不是当年先帝早有准备把安岳王过继过来,现在康王已经成为景国国君。

  “师母您进来说,诸位弟兄可否行个方便?”方运说完看向士兵。

  “长辈来访,我们自然不能阻拦,您随便说,就当我们不在。”一个伍长笑嘻嘻道。

  “谢谢诸位弟兄。”

  方运把王师母请到客厅之中,命人奉茶伺候,然后道:“您继续说。”

  王师母叹了口气,道:“我家正英在京城读书,这事您可知道?”

  “我听同窗说起,王先生虎父无犬子,正英兄乃是大源府五年前的秀才前十,两年前便去了京城的‘明知书院’读书,似乎明年要回来参与举人试。”方运道。

  王师母面色一苦,道:“那个叫管长俞的一进门,就跟我们聊正英的事,还特意说正英跟京城名门黄家的三小姐有了情意,正准备谈婚论嫁。这些事我们都知道,但他又说了我们不知道的,哪怕那三小姐是侧室所出,毕竟是京城名门。黄家人提出三个要求。一是要正英考上举人,二是正英必须在京城落户安置宅院,三是要万两白银做聘礼。”

  方运一听就明白,王正英很有希望考举人,但那可能要等三五年之后,至于在京城落户安置宅院,可比考举人难得多,只有进士才可以直接成为京城人,没有五品以上大员的关系,哪怕是举人也很难落户京城。

  景国的京城被历代半圣和大儒打造成一座强大的堡垒。尤其妖族即将攻破两界山的那几年,景国皇室把所有的财富都用来加固京城,可以说圣院、孔城和十国的京城就是人族最后的堡垒。

  “我们家只是普通人家,就算有别的营生,一年到头也就能余下四五百两银子,过半都给了正英在京城读书用。那黄家所说的宅院必定不是普通的宅院,没有五千两银子根本下不来。其实最难的还是把户籍转到京城,这简直比登天还难!等我们家正英考上进士,那黄家闺女早不知道给别人生了多少个娃!”

  方运问:“那管长俞以正英兄前途为要挟?”

  “可不是吗!那人说。只要我们把延寿果卖给他,正英和黄家闺女的事都包在他身上,而且还保我们家老爷在京城得一个有油水的职位,哪怕进景国学宫都可以商量。”

  “对方倒舍得。”方运道。

  “是啊。我们家老爷也承认价格不低。但十年的寿命买不到!哪怕他同意,我也不能同意,人命关天!那管长俞看不行,就吐露实情。武国的衣知世即将封圣,康王要送贺礼,正在想办法。我们这才明白。管家想巴结康王,但他一个名门能有什么好东西?只能去玉海城,毕竟那里能与东海龙宫交易,说不定就能买到什么珍宝。”

  “然后那管长俞就听说了四颗延寿果的事?”

  “对。我们老爷不同意,管长俞也只能走了,初二那天,我家老爷和其他四人相见才知道,管长俞也去过那四人家,不过他们四人也都没有答应。唉,这五人脾气对上了,竟然成了朋友,现在也不关心延寿果归谁,而是整天聚在一起聊天喝茶,真把自己当老头子了!”

  “莫非管长俞又去你家?”方运问。

  “可不是吗!”王师母带着哭腔,用手帕擦了擦眼角,“那管长俞说我们要是不把延寿果卖给管家,他们不仅想办法拆散我儿正英和黄家闺女,还会把我儿赶出明知学院。我们家老爷把管长俞骂了出去,我左思右想,怕他害我们家正英,只能找您了。”

  方运突然冷冷一笑,道:“他明知道那延寿果是我送给几位举人延寿的,明知道王先生是我老师,明知道王先生等五人救了我的命,还敢去你家?”

  王师母道:“初一那天他还客客气气的,可今日特别霸道,虽然没提你,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看准了你出事才敢去我们家。我来这里也不是求你帮什么大忙,要不您发话把一枚延寿果给我们家老王,我们卖给管家。要是您能跟京城的人搭上话,我们也不求别的,书不读了,黄家闺女我们高攀不起,只求别害了正英。师母也不认识什么大官,所以只能求到你这儿了。师母也知道你情况不好,若你真有难处,绝不强求。”

  王师母一开始还有些刻意,但说到自己儿子悲从中来,眼泪不停流淌。

  方运思索片刻,道:“管长俞给你留了住所地址了吧?”

  “初一那天就留了,说有消息让我们去找他。”

  “嗯,那你现在就去找他,就说我方运说了,那延寿果是我给他们五人的,谁也不能抢!你告诉他,若今夜他不离开大源府,我明日叫人打断他的腿,教他知道什么地方能走,什么地方不能迈步!”

  王师母一听,一边擦泪水一边摇头道:“我只求饶过我们家正英,不能让您得罪人。我这就走,您千万别跟我们家老爷说,他要是知道我来求你,会打死我的。”说着转身就走。

  方运道:“师母且慢,我要教训管长俞,不是为了帮你,而是为了我自己,那延寿果是我送人的!此时我虽然落难,但也不能任人宰割!王师母若怕,把那人地址告诉我,我找人让他滚!”

  王师母有些惊讶地看着方运,没想到自家丈夫常说的那个彬彬有礼的小书生竟然还有这样狠辣的一面。

  王师母一抹眼泪,道:“既然您愿意帮这个忙,那我这个当师母的也不能怕!我这就去找他,无论成不成,我都不能再麻烦您。”

  方运送走王师母,在院中站了许久,冷哼一声,没想到自己一出事,什么牛鬼蛇神都蹦了出来,若自己没有出事,给那管长俞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二次去王家。

  方运正要往书房走,突然收到蔡禾的一封传书。

  “你那堂兄方礼真出息!得知我跟你割袍断义后,竟然带着他儿子方仲永跑到我府上,献了一篇算是檄文的文章,名为《忆叔父方运》,通篇都是讲你的坏话,把你的无比坏,最后说三岁看老如何,说今日之苦果皆是你咎由自取。方仲永那孩子算是被折腾完了,目光没了以前的灵性。”

  方运看后付之一笑,自己之前就觉得方礼为人不堪,今日终究验证。

  不一会儿,方礼竟然传书。

  方运打开一看,就见鸿雁排成文字:运弟之事,让我方家全族难堪,传言蔡知县要拿方氏一族开刀。为了我方氏一族,为兄让仲永写了一篇小文,既能让知县大人放弃怪罪方家,亦能让你侄儿仲永文名流传。为兄绝无害你之心,还望运弟别怪罪为兄一片苦心。来日你回济县,为兄摆酒赔罪。秋安。

  方运气笑了,就在前几日,方礼的传书还左一个“文侯大人”右一个“鄙人”,到了今日,“文侯大人”换成“运弟”,“鄙人”成了“为兄”,所谓的赔礼道歉只不过是防止日后自己起复。

  方运懒得理会这等小人,让文侯金印以后再也不接收方礼的传书。

  一个时辰后,方运正在读书,外面的士兵叫门。

  方运走出去,就见一个士兵恭恭敬敬地递过一封书信,道:“一个自称是管长俞亲随的人送了一份书信,说是解释误会。”

  “多谢。”

  方运拿过书信,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看。

  此封书信表面很客气,说方运既然把延寿果送人,那延寿果就与方运无关,管长俞与王家乃是私事,别人不应插手。最后还提醒了一句。

  “京城风大,不比大源府,望文侯多备些衣服。”

  方运眉目间浮现淡淡的冷意,管长俞最后的一句话明显有两个意思,第一是讥讽他自身难保少管闲事,第二是警告他京城水深,一个小小的文侯掀不起风浪,更何况即将不是文侯。

  “今日不走,明日就不用走了。”方运随手扔掉书信。

  没走几步,收到曾原加急传书。

  “方运,不好了!庆国去年的状元季梦先,写了一篇《讨方运檄》!正在疯狂流传,在圣院文榜之上节节攀高。我马上把原文传给你!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方运仔细一看,的确是“檄”字没错,音同“习”,乃是一种不常见的文体,用于征召、讨伐或者历数罪状诏告天下,檄文一出,必然起纷争。

  而就在昨日,方运看完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的《讨武曌檄》和三国时期陈琳的《讨曹操檄》,这两篇檄文影响非常大。

  “本以为只是管长俞和方礼这些小蛇,正感到无趣,没想到跑出来一条大蟒。”(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