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97章 硬撼妖王

第1197章 硬撼妖王

  熊瑭还有理智,熊荆早就被方运气得发疯,也不管熊瑭说什么,完全依照本能战斗,目标只有一个。

  杀死方运!

  “熊瑭妖王,莫要忘了老夫。”谭禾木说完竟然主动迎向熊瑭,全力阻拦。

  熊瑭露出无奈之色,只得大吼:“熊荆,若有意外,马上逃跑,不要恋战!这个方运能控制噬龙藤,必然也能指挥狱卒!”

  “嗷……”熊荆的回应是一声怒吼,疯狂追向方运,而且乌鳞内部隐隐浮现血光。

  方运目光一凝,没想到对方竟然开始燃烧寿命!

  “怕的就是你不全力战斗!你不以性命相搏,怎配让我试剑!”方运说着,突然转身背对马头坐好,面对熊荆开始全力出手!

  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从方运身上散开,上品稳如泰山灯火骤然变亮!自此之后,方运可以连绵不断使用战诗词,不用担心才气烟柱震动!

  接下来,上品信口雌黄文心灯火燃烧,一道若有若无的光芒扩散,掠过方运的寒铁骑士,方运所有的攻击力量落在敌人的身上,会直接抹除敌人四分之一的防护力量!

  一心二用文心灯火同样变亮。

  翰林天赐,神来之笔。

  就见方运面前的托板上,出现两张纸,每张纸上有一支笔,方运手握一支笔,还有一支笔凭空悬在半空,两支笔都运用奋笔疾书的力量,一息诗成!

  与此同时,方运的上品巧舌如簧文心发动,口吐战诗,快得如连珠炮一般,可每个人都能清晰听到每一个字,而且同样是一息诗成!

  方运右手、神来之笔与巧舌如簧形成相同的战诗。

  诗成,整整三个李广虚影出现在方运身后!

  林暗草惊风。

  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

  没在石棱中。

  李广挽弓,弓满似月。

  与此同时,方运控制两把真龙古剑,直直刺向熊荆的左半身,熊荆本能向右侧闪避。

  嘣……

  三支手臂粗的长箭同时飞出,如三道流星,火光横空,准确击中熊荆!

  若熊荆身负妖煞,气血充裕。这三支箭将止于皮毛外,但现在,他只有一层乌鳞甲。

  若脚下没有银沙,熊荆可以躲过,但现在,他四脚陷入沙中。

  三境,一旦击中,必然贯穿,但只相当于进士战诗。可以贯穿妖侯防护,本不能贯穿妖王乌鳞。

  因为位阶威压,力量层次差距太大。

  但是,有上品信口雌黄在。有上品春秋积序在,有妖祖星位与龙圣星位在,生生把两个位阶的差距压到一个位阶!

  妖王铠甲,只剩妖侯的威力。

  噗!噗!噗!

  三境石中箭。一旦击中,必然贯穿!

  三支箭击中后炸开!

  “嗷……”熊荆惨叫一声。

  三个一尺深手臂粗的大洞出现在熊荆的身上,鲜血汩汩流动。

  相对于妖王那庞大的身躯。这三个血洞并不算什么,但三个血洞愈合的速度极慢,而且血洞之外的鳞甲不再恢复。

  为了避免鲜血流尽,熊荆只能消耗大量的气血加快血洞愈合,但即使这样,至少也要一刻钟后才行。

  两把真龙古剑再次攻击。

  三位李广虚影已经融合为一,一弓张满,三箭在上。

  真龙古剑攻击熊荆左侧,三支箭攻击中间和右侧。

  熊荆的战斗本能让他选择避开石中箭,硬抗两把真龙古剑。

  “铿……”

  两把真龙古剑结结实实切在熊荆的后背上,仿剑只能把乌鳞切得伤而不断,乌鳞以极快的速度愈合,但本体不仅把熊荆后背大量的鳞甲切开,还生生切出一大片一丈长、一尺宽和一寸厚的肉。

  “嗷……”

  真龙古剑虽然没有三境战诗虚圣李广的力量,但上面有真龙纹,方运又是文星龙爵,而且有龙圣星位在,除了贯穿力差一些,其他方面远超石中箭!

  谭禾木看到这一剑哈哈一笑,熊瑭却心里咯噔一下。

  熊荆的这一大片伤口同样不能快速愈合,鳞甲更是难以重现,这意味着,方运下一次真龙古剑落在这片伤口上,就能直接扎进去,在熊荆的身体内搅个天翻地覆!

  妖蛮很强,妖王凌驾于普通妖蛮之上,但终究不是半圣,体内的五脏六腑在真龙古剑面前与豆腐毫无二致!

  熊瑭身为妖王,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他自知短时间内无法闯过谭禾木,便想办法指点熊荆,可思来想去,直到方运继续连续攻击,把战诗当连珠箭放,他也没想出合适的对策。

  很快,方运展开第五轮攻击。

  三支石中箭与两把真龙古剑袭向熊瑭!

  熊瑭为了躲避三支石中箭,似是准备硬抗真龙古剑,但在真龙古剑即将临身的一刹那,他突然暴起,伸出两只前掌,分别抓向一把真龙古剑,同时口吐妖术。

  “你都知道,我岂会没有准备?”

  方运冷冷一笑,真龙古剑本体立刻下降避开,但仿剑速度不如本体,眼看就要被抓住。

  “葬剑!”

  一声悲凉的剑鸣声响起,真龙古剑仿体砰地一声炸开,然后裂成数不清的小剑飞射西面八方。

  金光四射,夺目耀眼,悲鸣重重。

  嗤嗤嗤……

  一剑化万剑!

  数以千计的小剑击中熊荆的左半身,留下上千个小血洞,尤其是抓向仿剑的左前腿,几乎被打成马蜂窝,连他的脸都有多出血洞。

  血洞里血肉蠕动,让熊荆的身体变得无比恐怖。

  不等熊荆缓过气来,三诗同书,一息成三诗!

  三座几十丈高的战诗小山峰排一线砸向熊荆。

  小山太大,熊荆避无可避,只能用没有受伤的右前腿硬抗!

  砰!砰!砰!

  又是三座山峰!

  砰砰砰!

  再一次飞来三座!

  真龙古剑本体在熊荆左前腿划开一道伤口。

  砰砰砰!

  ……

  当第二十四座战诗山峰炸开后,熊荆哇地吐出一口鲜血,终于因连续硬抗战诗山峰而导致五脏六腑受伤。

  随后,整条左前腿突然掉落!

  熊荆愣了一下,低头一看,左前腿早就被葬剑和真龙古剑的力量切得支离破碎,这第二十四座战诗山峰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将粘连的地方震断。

  方运也轻轻松了口气,稳如泰山的力量即将消散,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再次使用,不能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不断使用战诗词。

  方运眼中更加明亮,战斗要结尾了!

  “跑!跑啊!”熊瑭突然大声吼叫,在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悲愤。

  堂堂妖王被人族一个翰林打断腿!

  熊荆眼中的血芒终于淡了一点,他看了一眼熊瑭,又看了一眼方运,转身就跑。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