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78章 口语的重要性

第1178章 口语的重要性

  两位大学士的对话里带着浓浓的唇枪舌剑的气息。●⌒,

  方运心中猜测,卫皇安与莫遥在前殿的时候必然没少打嘴仗,卫皇安绝对没少损莫遥,“扒皮抠墙”四个字实在太过形象,莫遥身为大学士,一开始或许不介意,但被说多了,心中必然有芥蒂。

  在血芒古地,从来没有好脾气的大学士。

  实力越强,血芒之力的影响越大。

  方运不给别人插话的机会,立刻道:“第一间大厅已经空了,第二间大厅里有刑具,但被护罩保护,诸位未必能打开。只有这第三间大厅我们还没进入,既然有两位大学士在,我等不敢造次,这就离开。告辞!”

  方运说完就转身,但在转身的时候,发现莫遥盯着自己的队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十一人非常干脆,说走就走,很快抵达走廊尽头,在大门前停下。

  云照尘道:“云方你靠后,我先进入一探。按理说,这前殿和偏殿之中都应该有战像守卫,可至今一具都看不到,也没有战像留下的痕迹,那么后殿极可能有危险。”

  “也好。”方运没有逞强,大学士毕竟有文台,攻守兼备,于是退到队伍的后面。

  偏殿通往后殿的两扇大门紧紧关闭着,上面没有任何锁眼,好似完全密封。

  这座大门不如前殿的正门高,但也有百丈,要仰头才能看到大门的顶端。

  云照尘上前试着推了推,纹丝不动,又往回拉,同样纹丝不动,然后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机关或开门的方法。

  “这门……”云照尘犯了难。

  后方传来阵阵马蹄声,卫皇安与莫遥的队伍正在向第一间大厅赶路。

  卫皇安舌绽春雷道:“那门需要摧毁才能通过。你们在那里等着吧,等我们出来,大家一起联手攻击。”

  说完,卫皇安的队伍首先冲进第一间大厅,而莫遥也带着人冲进去,在进门前,莫遥又看了方运等人一眼。

  云照尘拿出方运给他的圣页敕令,如同打开刑具护罩一样,把圣页放在门上,然后再试着开门。一动不动。

  方运仔细回忆第一间大厅的石碑,道:“我来试试。”

  云照尘和前面的大学士立刻让开一条道路。

  在走廊穹顶夜明珠的照耀下,方运来到大门前,口中用龙语吐出两个字。

  大门纹丝不动。

  方运脸上浮现尴尬之色。

  “会不会需要钥匙?”云照尘连忙帮方运打掩护。

  方运不回话,走廊里静悄悄的。

  思索片刻,方运露出恍然之色,轻咳一声道:“应该是我发音不标准,没有学好龙语这门外……外族语言,等出了血芒古地。我要好好学习古龙族文字,练习口语和听力。”

  十位大学士眨了眨眼,大概明白了方运的意思。

  方运伸出手指,消耗龙气在半空中书写。就见淡淡的金光如水一般从方运的指尖中流出,最后形成两个龙族文字。

  众人看得清楚,这两个字和圣页敕令的最后两个字有相似之处,但细处有所不同。

  方运张口一吹。两个龙族文字立刻飞到大门之上。

  “空……”

  大门发出一声奇特的声音,随后外放淡淡的银光,徐徐打开。明亮的光芒照进走廊,门外是一道向下的台阶,台阶之外是一片绿色的草地,近处可见花草树木,远处则有一座雄伟的宫殿。

  “成了!”多位大学士脸上浮现喜悦的光芒。

  方运退到十位大学士身后,云照尘一马当先进入,方运在最后,临进门前,看到连平潮回头望了一眼走廊。

  等十一人穿过大门,抵达台阶之后,大门轰隆隆徐徐关闭。

  砰……

  悠远的声音在偏殿的走廊中回荡。

  “第一间大厅果然一无所有,云照尘等人倒是厉害,我们去第二间大厅看看。”卫皇安的声音在第一间大厅中响起,随后整支队伍出现在门口,沿着走廊向前行。

  十六人骑乘战诗龙马走了几步,卫皇安突然问:“云照尘他们呢?”

  队伍停下,十四位大学士和两个翰林一起惊讶地望着前方。

  “他们会不会抢先进入第三座大厅拿宝物去了?”一人道。

  “云照尘做不出那种事。照尘兄可在?”卫皇安舌绽春雷,白净的面庞浮现一丝疑惑,眼中紫色的光芒轻轻抖动,依旧手拿扇子轻轻扇着,但比平时快了几分。

  没有回应。

  “他们难道已经过了偏殿后门?真是出人意料。”卫皇安陷入深思。

  其他大学士也在思索,过半人脸上都浮现惊容,他们都清楚那扇门极难打开。

  “云照尘和那个翰林,可不一般啊,皇安老弟,或许云照尘才是镇罪殿最大的赢家。”莫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只要人族是最大的赢家就好,总比宝物都被妖族拿走好。走,我们去第二间大厅!”卫皇安也不理莫遥,率人冲进第二间大厅,莫遥的队伍随之进入。

  不多时,第二间大厅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足足过了半刻钟,卫皇安的声音再度响起:“停下,才气不多了。我听那个叫云方的翰林的劝,既然打不开,就不打了,我们去第三间大厅!”

  “皇安老弟,根据陈列架留下的痕迹判断,有十多件刑具刚刚被拿走,而剩下的刑具,都极为高大,不要说含湖贝,连饮江贝都装不下,这意味着,他们不仅有饮江贝,还有轻易打开这些护罩的手段。”莫遥的声音在卫皇安后面响起。

  “他们能拿走是他们的本事,你少在那里阴阳怪气!不错,云照尘他们果然有些小手段,以前倒看轻了他。血芒古地有此人才,我哪怕重踏先祖之路失败,也不用担心熊妖反攻、人族受难。云照尘不错,知道把第三间大厅留给我们。走,我们去下一间大厅。”卫皇安带人策马赶向第三间大厅。

  莫遥的队伍紧紧跟上,莫遥微笑道:“皇安老弟,把第三间大厅留给我们的可不是云照尘,而是那个姓云的翰林,老夫记得血芒古地所有的读书人的名字,从童生到大学士,一个不漏。叫云方的有三人,一个是二十多岁的童生,另外两个都是年过四十的秀才,怎么都对不上号,怪哉,怪哉。”

  卫皇安不答话,最后看了一眼偏殿那紧闭的后门,冲进第三间大厅。

  偏殿的后门外,方运等人坐在战诗龙马上,望着前方。

  “可惜了,或许那第三间大厅里有重宝。”连平潮轻声叹息。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