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73章 文星龙爵敕令

第1173章 文星龙爵敕令

  “你这是不讲仁义!你这是信口雌黄!”连平潮大怒,双眼中的红光变浓。±,

  “云方,你扪心自问,此种行径,可有仁有义?”丘猛沉声道。

  方运道:“生意归生意,情谊归情谊。我之所以直接进东偏殿,之所以要这些龙族碑文,就是为了保护龙族的秘密。我本以为,我对龙族有情有义,你们是我的队友,也会对我有情有义,我把其中的秘密告诉你们无妨。但你们四人不在乎与我的情谊,那我自然只能跟你们谈生意。”

  “你一个翰林,能在龙族有什么身份?老夫不相信,这是你的一面之词!”连平潮道。

  “云方,你到底和龙族有什么关系,必须说清楚!”谭禾木道。

  方运微笑道:“我在龙族之中,有爵位。至于具体是什么,说了你们也不懂。我觉得,还不至于有人傻到在龙族的镇罪殿说这种谎话。龙族文字向来难学,而且许多秘文并不外传。我若不是有龙族爵位,绝不可能认全龙族的文字。”

  “龙族的爵位?这倒是没听过,但既然是云方说的,而且敢在这镇罪殿中说,应该属实。”云照尘道。

  “这里可是龙族的镇罪殿,若云方胡编一个龙族爵位,恐怕走不出这里,我相信云方。”孙展帆道。

  连平潮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方运,道:“照你所说,你会把那些秘密告诉其余六人,而不会告诉我们四人?”

  “不仅是秘密,还有别的。诸位稍等。”方运说着,从饮江贝中拿出六张圣页。

  十位大学士一起好奇地看着方运。

  方运并没有拿出砚龟墨女,而是用大学士文宝笔蘸足了上好的龙血墨,调动文宫上方蟠龙的龙力,融入笔墨之中,书写龙族文字。

  方运徐徐书写。足足用了一百息,才写完第一张圣页,而圣页上仅仅只有六个龙族文字。

  文星龙爵敕令。

  敕令本是帝王才能发布的命令文书,龙族中,至少要手握重权的龙皇才有资格发布。文星龙爵在龙族的序列中,高于龙皇和普通半圣,完全可以颁布敕令。

  过了好一会儿,方运才写完六张“文星龙爵敕令”,面色发白,气血两亏的模样。甚至右手都在颤抖。

  写完之后,方运不得不从饮江贝中拿出一些众圣世家和龙宫赠送给他的滋补神物服食,这些神物对龙族来说都是大补,他吃下之后,面色很快恢复红润。

  方运把六张圣页敕令一一送给六位大学士,云照尘离方运最近,首先用双手接过。其他五位大学士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但见云照尘如此郑重对待,也不敢无礼怠慢。也都用双手接过。

  六人仔细打量,而那四个得不到的大学士则伸长脖子看其他人的圣页敕令,四个人又好奇又不满。

  叶放歌忍不住问:“云方,这是何物?”

  方运微笑道:“一张还算不错的文书。遇到一些狱卒或意外,应该会起作用,主要是躲避机关。镇罪殿很复杂,有了这东西。比没有强。”

  连平潮冷哼一声,道:“我当是什么,装神弄鬼。你若是随便写点东西都能有用,何必找我们,自己就能直接进入镇罪主殿。”

  方运微笑不语,敖煌虽然整天唠唠叨叨,但也不是什么都说,更不是什么都知道。人族传承才千年,一些东西都流失,龙族传承几十万年,许多东西自然会散佚。若不是看到这房间里的碑文,学到了写敕令的手段,方运根本不知道可以颁发敕令。

  而且,碑文的“敕令”二字,有三十二种写法,各有妙用,可方运凭借文星龙爵只学到敕令两个字,若不看碑文,只能认得两个字,形不成敕令力量。

  若是早会写敕令,外面那些战像根本就不会攻击自己,完全可以旁若无人进入这座大殿!

  云照尘问:“云方,你为什么不给自己写一张?”

  方运微笑道:“我可直接凝聚敕令,无需写在纸上。”

  此时此刻,在文宫上方,悬浮的六个大字,文星龙爵敕令,这敕令虽然没在纸上,但却比那六张圣页敕令的气息更浓,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敕令。

  丘猛却突然面色大骇,随后指着云照尘的圣页敕令结结巴巴道:“这……龙……我……我从圣页上感觉到龙族的气息,好像是龙力的气息。对!没错!我在四十年前遇到过这种气息,因为年代久远,一时间没想起来,现在终于想起来!就算不是真龙的气息,也可能是伪龙的气息,绝对不会错!”

  “绝无可能!”连平潮嘴很硬,但眼中的震惊和懊恼之色却出卖了他。

  “他云方凭什么!”曲桉张嘴说出了心里话,说完立刻闭嘴,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身为大学士,曲桉很清楚方丘猛的话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方运可能掌握龙力!

  在龙城废墟,掌握龙力虽不能说横着走,但绝对比其他大学士自在安全百倍千倍。

  连平潮气急败坏道:“这只是猜测而已,云方一定有什么宝物,可以形成龙族的气息,不可能是真正的龙力。或许,那件宝物就是从龙城废墟所得,甚至是凤火梧桐木。按照规矩,他不仅要公开,还要让我们四人也得到圣页敕令!”

  方运冷漠地看着连平潮,道:“连大学士,请要点脸!”

  “你说什么!”连平潮大怒,没想到方运竟然说这种话,只差一点就等于撕破脸皮,他正苦于没有借口,现在正是好时机。

  云照尘斜跨一步走到方运与连平潮之间,然后看着连平潮,道:“连大学士,请注意你的言辞。你已经在污蔑诋毁云方,如若再在此事上纠缠,别怪老夫做一些不愿做的事!”

  云照尘的态度很平常,但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味却很不平常。

  连平潮眼中凶光大盛,死死地看着云照尘。

  叶放歌等五个大学士脚步轻移,站在云照尘身侧。

  而曾经反对方运的丘猛三人,竟然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往连平潮身边站的意思。

  连平潮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愤怒强行压在心底,冷笑道:“好!好!好!云方,你赢了!关于龙族碑文之事,就此揭过,我绝不再提。既然谈生意,那我就买你的圣页敕令,你开个价吧。”

  “敕令无价,情义可得,万金不卖!”

  “你……”连平潮气得浑身发抖。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