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自裁吧

  云奥继续在地上不断打滚。£∝,

  不远处的云照尘直直地盯着方运,他知道方运的来头很大,所以一直压着圣院通缉令不在聚云城发布,可怎么也想不到,方运的来头竟然大到这种程度。

  云照尘望着方运,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重要的事。

  “拜见云虚圣!”云菏急忙作揖。

  方运伸手托住云菏,微笑道:“到了现在,我也没有必要隐瞒,我真名叫方运,并非云方。”

  “见过方虚圣!”其他人立刻作揖参拜。

  连已经被方运定为必死之人的聂缺等人,也不得不作揖参拜。

  见礼之后,聂缺似是更显苍老,道:“方虚圣,老朽若是早知您的身份,绝对不会做那等事。还请方虚圣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

  方运却道:“为私怨出卖人族进士,此乃叛族逆种,十恶不赦。我说过给你们生路,你们不走,那就必须死!不过,本圣给你们一个痛快,自裁吧。”

  聂缺长长松了一口气,感激地作揖道:“多谢方虚圣开恩。之前种种,乃是老朽鬼迷心窍,卑劣无耻,罪大恶极,老朽绝不狡辩。只是,老朽做了错事,应当弥补。还请方虚圣让我们在临死前把才气注入文房四宝中,形成的文宝给您,作为赔罪之物。”

  “不必了,一起给长乐云家。”

  “遵命!”

  聂缺身边的人之前无比怨恨方运,但得知方运是虚圣后,怨恨消散,听到方运赐死,反而和聂缺一样,都松了一口气。

  虚圣赐死。意味着方运饶过他们的家人。

  聂缺一抱拳,转向各方,朗声道:“老朽聂缺,出卖人族,罪该万死,绝无怨言!希望诸位转告老朽亲友。方虚圣胸怀天地,对我等的惩罚已经不能再轻,实乃仁慈至极。老朽,心服口服,告辞!”

  说完,聂缺拿出一支毛笔,注入才气,形成文宝笔,最后拔出书生剑。自刎。

  “多谢方虚圣开恩!”一个举人把墨砚制成举人文宝后,拔剑自杀。

  云奥的惨叫声越来越弱。

  砰!

  众人惊骇地看到,云奥的头颅如同被无形的巨力从两侧挤压,砰地一声炸开。

  文宫彻底炸裂!

  云奥死亡。

  不多时,两百余人倒在地上,尸横遍野。

  龙纹米无法染透的斧山黑土,被众人的鲜血染成暗红色。

  云菏长长一叹,道:“一亩龙纹米。三百故人血。何苦!何必!”

  康行知却非常淡然,道:“这还是死的少。为了一片龙纹米田。死上千人的事都发生过,灭家灭门更常见!也就方虚圣仁慈,换成别人,这两千人都得陪葬!”

  “的确,老夫有些过于伤春悲秋了。”云菏轻轻点头,承认自己错误。

  方运道:“既然龙纹米田和圣血玉已经到手。那按照先前的方式分配,最后……”

  方运又扫视周围,道:“行知先生,您负责把战场清理一下。”

  “此事就交给在下!”康行知立刻开始命令众人收拾战场。

  方运看着云菏,轻声一叹。道:“云伯父,我需要说一下实情。”

  于是,方运就把自己遇到云捷的真正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云菏感叹道:“您为云捷报仇,甚至没有和云捷达成真正的约定,按理说一切东西都归您,您却愿意拿出一半的龙纹米田给我们云家,我们云家上下应该感恩戴德。可谁知道出了……罢了,他们不提也罢,实在有些张不开嘴。”

  云杰英在一旁点头,云琥云奥父子虽然有大罪,可终究是云家人,云菏又是厚道人,再怎么样都已经死了,也不会说太过分的话。

  处理战场需要不短的时间,方运与云菏说完后,找不到话题,站在原地。

  其他人十分想攀附这位人族虚圣,可地位差距骤然加大,不知道该说什么。

  附近的气氛有些尴尬。

  云照尘微微一笑,传音道:“方虚圣,你那里人多嘴杂,可愿过来一叙?在下有两件要事相告。”

  方运看向云照尘,轻轻点头,对云菏道:“我去去便回。”

  目送方运脚踏平步青云飞远,云菏感慨万千,道:“人与人,果然不能比啊。方虚圣如此高的地位,临行前都与我们打个招呼,乍一看不算什么,可这细微之处恰恰体现他公开身份后,地位有了提升,对待我等也和以前一样。这,才是真正的礼!”

  云杰英轻轻点头,随后不好意思笑道:“方虚圣还真是平易近人,怪不得我向他讨论有关经义的问题,他总能高屋建瓴,令我茅塞顿开。他的智慧高度,不仅仅是文位高,也不仅仅是头脑高,而是有时代的差距,我至少落后十个甲子。”

  “落后方虚圣六百年?杰英啊,你当了虚圣的学生,就喜欢说大话了。”一位老举人开玩笑道。

  众人一笑,望向方运。

  方运飞到云照尘的近处,双方寒暄几句,就脚踏平步青云,徐徐在山间漂浮前行。

  “方虚圣,据我所知,圣元大陆的圣院若抓拿罪人,会发布通缉文书吧?”

  方运道:“的确有通缉文书,简称‘圣院通缉令’,不过除非罪大恶极,否则至少是逆种大学士才会出现在圣院通缉令上。”

  云照尘道:“血芒古地也有类似文书,叫做‘圣庙通缉令’,只不过,您也知道血芒古地没有统一的圣庙,所以各城的城主都有资格发圣庙通缉令。”

  方运一愣,道:“云城主的意思是……”

  云照尘颔首道:“您猜的没错,有人对您颁布了圣庙通缉令!”

  方运面若寒霜,没想到自己的敌人竟然做出如此卑劣之事,无论是西海龙宫、雷家或宗家都有嫌疑,但现在自己没有任何证据。

  云照尘无奈道:“我知此事不简单,所以在聚云城一直压着不颁布。我暗地里派人查了,但查不出具体是何人所为,只能猜测跟外界有关。可惜,这里是血芒古地,就算查到证据,也不能用圣元大陆的律法解决。”

  “那就用我的律法解决!”方运斩钉截铁道。

  云照尘目光一亮,微笑道:“方虚圣好胆气!这事,您知道即可。我不同意,哪怕是卫皇安,也不敢来聚云城中拿人!”

  “谢过云城主。”方运客气地道。

  “至于第二件事,则非常重要。就在一个月前,有人在斧山上空发现龙族大殿虚影!”

  “什么?”方运异常惊讶,很清楚龙族大殿意味着什么,因为敖煌念叨过不下十次!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