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出卖

  妖族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面色大变,齐齐往山下望去。

  一支熊妖大队出现在下方,为首的赫然是一头熊妖侯。

  熊妖不断从拐角处出现,最后足足有两千之多!

  方运扫视熊妖队伍,一头妖侯,十七头妖帅,两百多妖将,其余全是妖兵!

  这支妖侯队伍,与人族的万人队伍旗鼓相当。

  聂缺队伍中有一只被驯化的鹰妖兵,看到熊妖侯后,吓得连连尖叫。

  熊族本来就高大,那熊妖侯直立起来,足足有一丈之高,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如他肩膀高,哪怕明明站在山坡的下方,依然拥有强大的压迫力。

  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要仰视这头熊妖侯。

  “熊摩?你怎会在这里!”云菏惊道。

  方运立刻记起,云菏说过熊摩,是附近的黑牙部落的首领,据说跟十大部落之一的苍牙部落熊王有关系。别说长乐云家,就连聚云城城主想杀他都需要权衡。

  熊摩用硕大的熊掌摸着肚皮,一边走一边嘿嘿笑道:“也没什么,为了圣血玉而来。只要你们交出所有的圣血玉,我们马上走。”

  “你怎会知道我们在这里?”云奥警惕地问。

  熊摩笑眯▽↘眯道:“一支熊妖队伍利用黑鸦听到你们人族寻米队伍谈话,得知那些人发现了龙纹米田。于是他把消息传回部落,然后去追杀那支寻米队伍,结果,消息传回来,熊死了,而且死得干干净净!本来没什么,可他是部落熊王的儿子,而那头部落熊王有伤,不能亲自出手。于是去‘怒斧’部落找熊屠帮忙。”

  听到“怒斧”和“熊屠”之名,所有人为之色变。

  怒斧部落是血芒古地唯一的妖圣部落!

  人族每一次西征,无论声势多么浩大,最终,都倒在怒斧部落面前。

  目前的血芒古地第一大学士卫皇安妄图重走先祖之路,西征的终点,便是怒斧部落。

  而熊屠,是目前怒斧部落的最强妖王。

  熊摩继续道:“我呢,当时在怒斧部落,熊屠又跟我老爹关系好。就把为他报仇的重任交给我。我的黑鸦早就发现你们两支队伍,我呢,用你们人族的话说叫什么……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对,我比黄雀还厉害,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熊更在后’!”

  众人一听是黑鸦,各个面露无奈之色。

  黑鸦的大名,连方运都知道。

  血芒古地所有地方都被淡雾环绕,可见度只有五十里。而黑鸦能看到百里之外的地方,有巨大的优势。

  但是,黑鸦繁殖能力很差,整个血芒古地不超过五百只。连妖侯都不能人手一只。

  “没想到,老夫准备多日之事,竟然功亏一篑!罢了。熊摩大人拿走这些圣血玉吧。不过,您若是想杀死我们,别怪我等鱼死网破!”云菏舌绽春雷道。

  熊摩笑呵呵道:“我们虽然强那么一点,但真打起来,损失有点儿大。那就这么办,你们给我圣血玉,我马上……哦,我想起一件事,呵呵呵呵……”熊摩的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狰狞。

  所有人下意识地戒备。

  “谁杀了那几头不争气的蠢熊,我必须要查清楚!你们要是不说,那我就只好杀光你们,好向熊屠交代!这次我来,可是得了熊屠的大好处,不能白拿!”熊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舌头上的倒刺闪着寒光。

  云奥一指方运道:“就是这个叫云方的,是他杀死了追赶云捷的熊妖!”

  全场哗然,甚至连云奥的属下也诧异地看着云奥。

  云奥之前要对付云方,是因为双方有利益冲突,可现在涉及到熊妖,涉及到妖族,云奥竟然出卖人族,难以想象。

  说句难听的,如果在熊摩步步紧逼之下,云奥再出卖方运,大家可以接受,但出卖得如此干脆,是个人都难以接受。

  方运看着云奥,眼中怒意升腾。

  “老夫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便是当年没有掐死你!”康行知咒骂道。

  “云奥,你太让我失望了!”云菏看着云奥,更显苍老,“云捷去世后,只有你才能接掌云家。之前你无论对我如何,至少表面上是为了云家。身为云家的家主,那么做有瑕疵,但不算罪无可赦。而现在,你竟然出卖人族,你,不配当云家家主,甚至不配当云家人!回到聚云城,我会用尽一切手段把你逐出长乐云家!”

  “你敢!”云奥双目通红,恨不得当场杀了云菏。

  一旦被逐出云家,那他将会成为整座血芒古地的笑柄,甚至连他的子孙后代都会遭到无尽的歧视。

  “你敢出卖人族,老夫就敢将你逐出家族!”

  聂缺呵呵一笑,道:“云菏,你真是老糊涂了。云奥如此做,可是在救我们的命啊!这哪里是出卖,这是为大义舍小义啊!一个云方死了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活下来,完全可以为人族做更多事!云奥,你不用担心,在云菏驱逐你之前,我诚邀你反出长乐云家,改姓加入我们聂家!只要你努力,你也有机会成为聂家下一任家主!”

  “云奥兄乃是为了我们背负罪名,不能让他寒心!”云旦立刻帮腔。

  “对!不能怪云奥,要怪只能怪熊妖太强大!”聂丞道。

  云奥狠狠看了昔日的伯父云菏一眼,然后看向方运,道:“云方,我并非想害你,更不是出卖你,只不过为了保全人族的数千人,只能牺牲你了,我也很为难,但对于人族来说,我们所有人加到一起,比你对人族的贡献更大!请上路吧。”

  “无能之辈,怎配和我相提并论!”方运说着,冷漠地看着云奥。

  “我不能和你相提并论?滑稽!你只是一个愚蠢的新进士而已!”云奥道。

  方运面带谦虚的微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不能和我相提并论,我是说……”

  方运稍作停顿,伸手指着聂缺以及云奥附近所有人道:“我是说,你们所有人加到一起,也不配与我相提并论。”

  全场再次哗然。

  “狂妄的小子!”

  “这个疯子!”

  “怪不得云奥厌恶他,这种人简直太狂妄了!”

  “竟然敢说自己比咱们所有人都有用,是可忍孰不可忍!”

  “云家主,您也听到他的话了,您还认为他值得您护着吗?”

  云菏皱眉不说话,康行知轻轻摇头苦笑,道:“我说云方啊,我也算是同辈中的狂人,天不怕地不怕,可比你差远了。你这些话要是能化为唇枪舌剑的力量,一剑至少能夷平一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