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天斧峰

  聚云城,城主府,书房。⊙,

  “大人,圣庙通缉令变更。”一位身穿翰林的老者肃立在门口,看着书案后面一身青衣的大学士。

  那位大学士两鬓斑白,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皮肤光洁,低着头,让人瞧不出年龄。

  大学士手持一支紫毫文宝笔,毫长锐利,笔下的字劲直方正。

  “就是被我暂时压下的通缉令?”

  “是。”

  “说吧。”大学士依旧徐徐书写练字。

  “通缉令增加奖励跃龙门一次,龙圣之血三滴,龙气一道,大妖王龙珠一颗,里面封印龙圣一击的力量。”

  坚直的紫毫笔头一软,“仁”字的第二个横出现明显的弯曲。

  大学士抬起头,面部棱角分明,目光深邃,口格外大,若是放在常人脸上定然会觉得异样,可看此人面相,却别有一种雄威。

  “龙族出手?”

  “应该是,但没有确切的消息。”

  “看来他们还不死心。那个方运,到底是何人?”

  大学士把紫毫笔的笔头放入笔洗之中,轻轻晃动,墨汁散逸,如水中烟雾。

  “不清楚。与圣院的联系仍旧断着,按照之前的约定,七年后方可打通两界通道,我们无法联系圣院,也就无从得知方运是谁。倒是圣院的人可以通过星界门抵达血芒古地,而龙圣也可以消耗庞大的力量把人送入血芒古地,只不过龙圣未必舍得。城主,现在过半城市都压着消息不发,都在观望,我们继续等待?”

  大学士扭头看了一眼书案,左上放着一本书籍。书籍封面的下方,写着“云照尘著”四个字,正是他的本名。

  云照尘把毛笔放好,拿下那本书,露出一页纸,上面画着一个年轻人的头像。

  与方运八成相似!

  “云镇那个圣元大陆的年轻翰林。应该就是方运,消息可有走漏?”

  “所有的士兵和那家酒楼的伙计以及客人都被安排在妥当的地方。只是长乐云家和富源云家与聂家的几个进士举人见过他,巧的是,见过他的那几个读书人都随长乐云家西征。”

  云照尘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讶色,随后陷入沉思。

  那翰林继续道:“通缉令不知道是哪座圣庙发下来的,显而易见,除了那位被通缉的方运,还有其他人从圣院或龙宫中抵达血芒圣地,为了杀死方运。买通一位城主,发布这个通缉令。据在下猜测,通缉令的实际奖励更丰厚,现在发布的通缉令奖励,应该只是一部分。”

  云照尘用手指按着方运的画像,道:“通缉令上说他年纪不足二十,拥有平步青云,翰林之中无敌手。至少要大学士或妖王才能胜之。衣知世成翰林时多大?”

  “听说二十一。”

  云照尘道:“换言之,这可能是一位远胜衣知世的天才。那么。他为何出现在血芒古地,圣元大陆的众圣,都瞎了吗?”

  “下官这就不知道了,怕是……涉及圣道之争。”

  “圣道之争?上一次杀那位,惹恼了那位背后的半圣,派下三位大学士。手持半圣手谕,镇封圣庙,在三日内连灭五座城主府,诛绝五个大学士家族,随后扬长而去。他们。都忘了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咱们聚云城传承多年,犯不着为了这些好处犯险。不过,怕就怕咱们什么都不做,想杀方运的人生气。”

  “杀个人都如此畏畏缩缩,怎敢屠我云家?”

  “城主您说的是。”那翰林老老实实道。

  “卫皇安重走先祖之路准备的如何了?”

  “少则半年,多则两年,便会开始。”

  “嗯,过几日,我外出走走,见个人。”

  云照尘望向窗外,嘴角浮现莫名的笑意。

  突然,书房门声响起,随后外面一人道:“启禀城主……”

  聚云城外,一支两千余人的队伍,背对城市,向斧山方向快步前行。

  云家猎妖队一走就是一个上午,中午一到,便生火做饭,饭后继续行走。

  到了傍晚再次休息,吃完饭后,继续前进,不过晚间前进的速度减慢,相当于普通人步行,不再是急行军。到了深夜吃第四顿饭,然后安营扎寨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起来,吃过早饭后继续前进,不断重复。

  猎妖队每天要花十四个小时赶路,翻山越岭,一天要走一百五十多里,换做普通人身体早就垮了,但有壮行诗在,每个人都只是略感疲乏而已,比寻常人走一天还轻松。

  猎妖队前进的时候,方运坐在车中,由于甲牛车坐着并不舒服,方运干脆坐在平步青云上,同时关紧门窗,不让别人看到。

  对别人来说是赶路,但对方运来说,只是换了个地方读书,一切与在家区别不大。

  每到休息的时候,云杰英派来的四个二房的亲兵都会帮方运做好一切,无论是饭菜还是营帐,都不用方运操心。

  云杰英是个老实的年轻人,除了向方运问安,也不敢多说什么。

  在离开聚云城的第三天傍晚,方运正在甲牛车中读书,就听到家主云菏舌绽春雷道:“已经抵达斧山边缘,马上安营扎寨,今晚休息一整晚,明日开始登山。我们已经在远方发现小股的妖族,它们也已经发现我们,所有人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杀死每一头进犯的妖族!”

  方运收起书,走下甲牛车,扫视周围,向刚下马车的云杰英轻轻点头,然后向前方望去。

  天空依旧充满红色的云层,天地间红色淡雾弥漫,看不见五十里外的景象。

  前方近十里外,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卧在那里,山上的植物有褐色、红色、血色或红褐色等等,唯独没有绿色。

  前方山峰高高低低,由于大多数山峰都被迷雾挡住,方运看不到全貌,但在血芒古地的这些天没有荒废,买了一些血芒古地的书籍阅读,了解了一些。

  传说血雾散尽的时候,有大学士从高空观看,整片山脉如同一把巨斧,因此得名。

  斧山最高峰叫“天斧峰”,高达十万丈,据说山峰与红云相接,除了大学士,无人见过。

  斧山整条山脉都从天斧峰延伸而出,因为地面上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山峰,所以许多人怀疑天斧峰是人为建造,可惜无人知道真相。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