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12章 云家家主

第1112章 云家家主

  方运没想到堂堂进士家族的看守如此谦卑,轻轻点头,然后递出自己之前拟好的拜帖,上面写了一些事情,不过并未细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年纪最大的黄脸士兵双手接过拜帖,道:“请大人稍等。”然后转身进入大门。

  不多时,方运听到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悲怆的叫声。

  “云捷吾儿!”

  随后方运就见一位老进士快步跑出来,双目微红,白发散披在背后,满面急切。

  方运轻咳一声,道:“若是您是云伯父,还请进屋内细说。”

  那老进士一愣,减缓脚步,强忍悲意道:“老夫云菏,请本家世侄进屋一叙。”

  方运点点头,进入云府,随意扫视一眼,建筑风格停留在圣元大陆的两百余年前,鹅卵石路面有些破损,走廊的房檐有些发霉,假山上长着刺眼的苔藓,这和自己所知的血芒古地很吻合,血芒古地除了龙纹米,各方面都远不如圣元大陆,连大家族的宅院也很难面面俱到。

  两人踏着庭院的鹅卵石路面抵达正堂,还未等进去,就见一行人从侧面的庭院快步走出来。

  为首的是一个与家主云菏相貌有五成相似的老年举人,和云菏相比,此人面相威严,气势更足,缺少了一些平易近人。

  “三弟,云捷他……”云菏说完咬着牙,说不下去,双眼中满是泪水。

  那云家老三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急忙上前扶住大哥,然后向方运点头道:“此刻难以见礼,老夫向这位进士大人道声抱歉。”

  方运道:“您是云琥云三叔吧?不碍事,进屋再说。”

  云琥点点头,扶着大哥进入正堂。

  其他人也随之进入,方运道:“两位云伯父,今日之事,事关重大。还望屏退其他人。”

  “这些都是自家人。”云琥道。

  方运道:“越少人知道越好。”

  跟着云琥来的两个下人主动向外走,还有三个未穿仆从服的人站在原地不动。

  云琥皱起眉头,家主云菏一甩手,道:“你们出去关好门,这里留三人即可。”

  “遵命!”但是,那三个人竟然一动不动,看向云琥。

  云琥怒道:“滚出去!没个眉眼高低的东西。”

  那三个人尴尬离开。低着头匆匆离开。

  那云菏无力地坐在正堂最深处的主位,面带倦容看着方运。道:“世侄请坐。”

  方运点点头,在客座的第一个椅子上坐下,云琥则一直站在云菏身边,不敢落座。

  云菏说完,把方运的拜帖递给云琥,云琥仔仔细细看了两遍,神色变化不定,最后突然嚎啕大哭:“我的侄儿啊!”

  方运立刻外放文胆之力,进行隔音。同时削弱了文胆之力的力量。

  云菏泪眼婆娑,不断用袖子擦拭泪水,反过来劝说云琥。

  方运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仔细打量两人。方运从店小二那里打听到,云菏刚过完五十五岁大寿,可单看面相。至少是圣元大陆八十岁老人的样子,那云琥不过五十三岁,可看着年过七十。

  血芒古地人均寿命普遍低下,活到七十岁的人几乎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云家两人才停下。

  云菏道:“世侄,你是何时认识我儿的?”

  方运答道:“在十日前。我准备前往前线的‘尚武城’,途中偶遇云捷兄等人,见他们在与十几头熊妖厮杀,便义不容辞前去相助。杀死所有的熊妖后,我一只熊耳也不要,就要离开,云捷兄与我攀谈起来。一同前行。后来云捷兄说到要去寻米,见我实力还算可以,便邀请我加入队伍。”

  云菏点点头,那云琥则一抱拳,道:“敢问进士大人,您有几品军功?”

  方运故意露出些许尴尬之色,道:“我在成进士前未离开过齐城,没有杀过妖熊,当时无军功牌,更别说军功。”

  云菏道:“这位世侄是本家人,三弟不要如此见外,云方世侄不介意吧?”

  方运微笑道:“见过云菏伯父,见过云琥伯父。”

  两位老人轻轻点头,云菏目光流露出少许欣慰之色,但云琥依旧紧紧盯着方运,随后便坐到另一张主座上。

  方运视而不见。

  云琥道:“云方世侄,接下来,你们去了何处?”

  “接下来,我们一路向西南进发,深入斧山之中,路上遇到一些妖族,历尽千难万险,终于在一处山坡上发现一片龙纹米田。”

  “什么?龙纹米田?”云琥猛地起身,而家主云菏眼中悲色更浓。

  方运点点头,道:“云捷兄说过,长乐街云家就是因为发现小型龙纹米田而崛起,这是云家百年内第二次发现龙纹米田。这聚云城,上一次发现龙纹米田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所以云捷兄十分高兴。”

  云琥很快压下喜意,沉声问:“之后如何?”

  “我们绘制了地图,一路回返。按照规矩,我出力甚大,米田十分,我得三成。之后我们便直奔聚云城而来。但是,在路上遭遇上百妖熊追击,不得不且战且逃。可惜队伍里的人陆续战死,后来连聂洪兄也战死。两位也知道,云捷兄与聂洪兄情同手足,云捷兄无比愤怒前冲,说把地图交给我,如果他阵亡,只要把地图交到云家,我可得一半龙纹米。云捷兄冲得太深,寡不敌众,不得不葬剑,随后被该死的熊妖杀死。我想救,已经无力回天。”

  云菏沉浸在悲痛之中,云琥眼中闪过一抹疑色,问:“你为何能独活?”

  云菏也抬起头盯着方运。

  方运也不说话,从腰间的含湖贝里拿出三头熊妖的头颅,扔在两人面前,而价值连城的饮江贝在衣服里藏着。

  两人先是看了一眼方运的含湖贝,目露异色,随后仔细查探熊妖帅的头颅。

  云菏道:“这熊妖帅的头颅被极为强大的才气古剑切断,普通翰林的剑也难以企及,怕是大学士的舌剑才能斩得如此干净利落。”

  一旁的云琥点点头。

  方运神色淡然,故意用了一个,两人会减少怀疑。

  方运道:“是的。我本来也即将赴死,但没想到一位大学士出现,杀光熊妖。问了我的经历后,便扔给我一个含湖贝,让我盛装这些人的尸体。我问如何返还含湖贝,他说等我去前线城市,有机会见到他自可还给他。”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