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84章 学海之爹

第1084章 学海之爹

  方运眨了眨,万万没想到,自己拼死拼活那么刻苦练习,用了七八个时辰,才钓了一千多条鱼,可现在站在这里看着,眨眼间就有一百多条鱼主动上船。

  渔网也比不上!

  文心鱼跃龙门还在继续!

  第一批文心鱼失败后,其余的文心鱼不再从船尾跳跃,而是兵分两路,来到龙船的两侧。

  哗哗……

  先是大量的文心鱼出水声。

  噼啪噼啪……

  接着是大量的文心鱼在半空奋力拍打尾巴的声音。

  啪啪啪……

  最后,是文心鱼落在甲板上拍打甲板的声音。

  一开始还只是少数,过了片刻,就见两侧的银色白色的文心鱼一起跳跃,文心鱼太多太密,如同海浪一起跃向高空的龙门。

  两道鱼浪在半空相撞,一部分鱼竟然通过拍打其他的鱼,借力再度往上跃,身形优美,充满力量,如同在半空中飞翔。

  大部分鱼在跳跃失败后,从高空越过横向的龙船,掉到龙船另一侧的海里。

  还有一部分鱼掉在甲板上,或挣扎跳出,或被留在船上,成为方运的战利品。

  几十息后,龙船捕获的文心鱼总数达到两千,轻松翻倍。

  方运有种在风中凌乱的感觉,这种钓鱼效率太夸张了,关键不用自己动手。

  突然,一条上品文心鱼跃起,方运本能地抛竿垂钓,但是,最前端的鱼钩落在一条中品文心鱼的身上,那条中品文心鱼向下掉落,而鱼钩被弹回。

  方运立刻意识到,现在钓上品文心鱼的机会比之前低百倍,因为文心鱼太多了。而上品文心鱼又比其他鱼狡诈,往往躲在其他文心鱼的后面。

  这些文心鱼的跳跃能力极强,比鱼妖都厉害,往往能跃到上百丈,脱离垂钓范围。

  不过,方运并没有因为机会低就彻底放弃,依旧认真地钓上品文心鱼,哪怕被其他鱼挡住,也能多把一些鱼留在船上,增加文心鱼的数量。

  不多时。几十条海兽聚集在远方,但因为紫色巨鲸在,迟迟不敢进入二十里内。

  附近的鱼群不断汇聚,跃龙门的鱼越来越多。

  海心的几十条船追着鱼群向龙门的方向航行,很快,越来越多人发现大量的文心鱼往方运船上跳,全都惊住,一些人甚至没了钓鱼的心思。

  “他刚出了台风之壁的时候,我以为他作弊用渔网捕鱼。现在看来,我太天真了,渔网可不如他!”大学士沈沛道。

  颜域空翻了翻白眼,道:“以前大家都猜测方运是文曲星的私生子。现在可以确定,他是学海之爹!”

  颜域空平时一本正经,现在舌绽春雷说俏皮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早知如此。我还装什么中立,真应该直接加入方虚圣的船队啊!”

  “老夫最大的错误,是没逼定妖军的所有人参与竞渡!”

  “还是圣墟那些读书人聪明啊。全都跟着方运竞渡,这下赚大了!”

  “雷谟呢?宗极冰呢?宗青玶何在?我宗雷船队的领袖们何在?”一个雷家翰林大声呼喊。

  笨大儒懒洋洋道:“别叫了,如果老夫没猜错,他们被方虚圣撞沉了。此次竞渡,我们胜了。域空,老夫的眼光不错吧?”

  “松石先生自是慧眼独具、高瞻远瞩。”颜域空随手拍出一记马屁。

  田松石拂须微笑。

  宗雷船队的精英极多,在海心还剩六艘船六个人。

  六个人远远地望着龙门,沉默不语,龙门在几百里之外,他们的船速再快,也不可能在一刻钟内超过方运,只能眼巴巴看着那些文心鱼往方运船上跳。

  每个人都感到无比心疼。

  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好死不死加入宗雷船队,输也就罢了,可这输得也太惨了,看这个趋势,宗雷船队几千人加一起,钓到的鱼也不如方运一个人多!

  方运哪里是在钓鱼,根本就是站着等下文心鱼雨。

  方运试着从龙头上下去,走上甲板找机会抓上品文心鱼,但是,刚下了龙头,几十条文心鱼就砸到他的身上,噼里啪啦用力拍打他的身体,那可是一条条短则一尺长则一人高的大鱼。

  方运疼得呲牙咧嘴,急忙跑回龙头上,无奈地看着两侧的文心鱼如逆流的瀑布一样在龙船上肆虐,不断变成他的收获。

  “算了,学海里实在打不过你们,看着就好……”

  龙船上的文心鱼以恐怖的速度增加。

  很快,文心鱼的数量突破了一万,又很快达到两万,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在学海即将关闭的时候,船上满是包裹着文心鱼的气泡,方运感觉自己的龙船正在洗泡泡浴,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文心鱼。

  唯一可惜的是,上品文心鱼太强壮了,大都会越过龙船,若是掉在船上,也会立刻跃回海里,在这种成堆成堆的鱼群中,鱼竿毫无用处。

  学海突然轻轻一震,所有的穿船也跟着轻震。

  百息之后,学海结束。

  方运扭头望向紫色巨鲸,手握钓竿,目露凶光,他就在等这个时候,就算垂钓失败,也不会……

  轰……

  十里长的紫色巨鲸突然从海中跃起,甩出漫天水花。

  方运愕然抬头,就见跃到半空的紫色巨鲸如同塌下来的天空一样,直直落向龙船。

  方运千算万算,没算到人有害鲸心,鲸也有跃龙门之意。

  别的文心鱼再大再多,龙船也能承受,可十里长的巨鲸砸向不到半里的龙船,不仅龙船承受不住,方运心里也承受不住。

  方运终于明白什么叫千算万算结果百密一疏。

  硕大的身影覆盖天空。

  天黑了。

  “你赢了。”方运无奈地站在龙头,从上方往下疾吹的大风吹乱他的头发,巨鲸掀起的海水打湿他的全身。

  巨鲸紫背白腹,在跃上天空之后,海心的所有人都能看到。

  巨鲸十里,那就是一千六百丈,比龙门都高!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巨鲸狠狠落在龙船之上。

  笨大儒不厚道地笑起来。

  颜域空放声大笑,谁能想到,堂堂方虚圣在学海被巨鲸给砸死了。

  许多人是善意地笑,但宗雷船队的几人则恶毒地笑起来。

  不过,龙船太坚硬了,巨鲸竟然没把龙船杂碎,而是压着龙船下沉。

  在巨鲸快要完全沉入水中的时候,众人看到难以置信的一幕。

  一个直径十里的大气泡出现,包住巨鲸,每个人都仿佛看到巨鲸那迷茫而凌乱的眼神。

  其余人一愣,笑声更大,真心为方运高兴。

  宗雷船队的那几个人却如丧考妣,恶毒的笑意僵在脸上,呆如木鸡。

  “这他娘的也行?”一位翰林爆了粗口。

  只要形成气泡,沉船后文心鱼依旧属于船主。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