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黄金河

  海浪山峰由奇特的海水凝聚而成,在最高处水流变缓,龙船徐徐向前。

  龙船位于山峰的最高处,前方是一个缓坡,再往前,就是陡峭的大斜坡。

  在缓坡和大斜坡之间,有一处静止如湖泊的海中湖,那湖泊向四面八方分出许多颜色各异的河流,河流最窄的十余丈,最宽可达近百丈。

  此时此刻,有三条楼船分别在三条浅金色河流的入口,在看到方运的一刹那,三个人一起面带微笑,然后分别驾船进入浅金色河流,随后三条浅金色河流消失。

  这里的河水除了白色、银色和金色三大类,每一类颜色都分深浅。

  看到海中河,方运目光一亮,因为海中河在人族非常有名气。

  白色河的尽头,必然有一条超过一尺但低于五尺的下品普通文心鱼,而在河中航行的时候,会有长短不一的文心鱼,其中以五尺以下居多,在颜色深的白河中,偶尔会出现超过五尺的中品文心鱼。

  银色河的尽头,必然有一条中品文心鱼,可能是普通文心也可能是绝顶文心。

  在银色河之中,各种文心鱼都有,而下品和中品文心鱼的比例远远大于白色河。

  至于金色文心鱼,一直众说纷纭,因为通过金色河的人实在太少,而且只有通过金色河,才能进入海心。

  金色河没有尽头,但因为下品和中品文心鱼数量极多,还有上品文心鱼。所以许多人就算到了这里,也会选择金色河,运气不好,起码能钓到一条下品文心鱼,运气好,不仅能钓到中品,甚至能钓到上品文心鱼。

  不过,金色河远远比前两种河危险。

  白色河平缓,弯道并不多。而银色河的河流湍急,还有许多弯道,一不小心就会撞船。

  至于金色河,不仅水流湍急。弯道众多,还有大大小小的暗礁。

  哪怕方运的龙船是最坚固的船只,撞上暗礁也会出现破损,如果撞到三次以上,必然沉船。

  颜色越深。文心鱼越多,难度越大,但只要是金色都通往海心,所以来者大都选择浅色。

  此刻,方运只看到三条金色河,每一条都是非常浓郁的金黄色。

  方运想起那三人,都是雷家或宗家的人,应该一直在等自己,故意霸占浅色河,逼自己或等待。或前往深色河。

  方运脸上闪过一抹浅浅的嘲笑之色,不假思索,直冲黄金河。

  在进入学海前,方运就打定主意进黄金河!

  原因很简单,因为文心鱼分布有一定规律。

  比如书山中的奋笔疾书和口是心非所形成的文心鱼,在学海其他地方极少,许多人甚至误以为没有,但在黄金河却很多!

  方运此次来学海,除了要钓上品的“巧舌如簧鱼”,还要钓至少十条中品“奋笔疾书鱼”!

  到时候。全部让自己的上品奋笔疾书吞噬,可以大大加快进入圣品文心进度!

  圣品文心,其名含“圣”,是因为特别强大。甚至有传言说,圣品文心是半圣力量的一部分。

  无论如何,方运都想知道,奋笔疾书再快一些会是什么层次。

  龙船根本没有像别的船那样小心翼翼航行到海中河的源头,在向下冲的时候,方运使用龙船飞翔。直接滑翔到源头,然后冲进黄金河中。

  在进入黄金河的一刹那,眼前的世界大变,学海好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近百丈的大河。

  大河笔直,在三里外才转弯。

  河水是透明的金黄色,河道两侧绿草如茵,树木茂盛,远处青山环抱,宛若仙境。

  方运只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就把目光放在前方。

  河水很好看,但流速极快!

  方运感到龙船在不断加速,不多时,速度达到平时的两倍!

  在没有障碍的大海之上,自然是速度越快也好,但在河流中,速度过快非常致命,那些弯道和礁石异常险峻,稍有不慎就是船毁人亡。

  方运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前方后,快速打量水中。

  百丈之内,足足有七条文心鱼,密度几乎赶得上台风眼。但是,这些鱼不仅偏小,而且所有的鱼的游速都比龙船快!

  方运只听说黄金河不一般,今天才明白为什么不一般,这里的文心鱼哪里像鱼,简直就是文心鱼妖!

  这就是海中河最令人无奈的地方,明明有大量的文心鱼,但船速太快,鱼游太快,所以极难钓到。

  对持有普通钓竿的人来说,在黄金河中钓鱼,什么技巧经验眼力都不重要,运气最重要。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汉时有位读书人叫严光,最喜钓鱼,在考中举人后,隐居深山读书,以垂钓为生。别的渔父是用渔网捕鱼卖鱼,他只是用鱼竿钓鱼,而且收入颇丰。

  当地至今流传着严光左手持书右手握鱼竿在河边垂钓的故事。

  他在三十多岁参与殿试,殿试结束后进入学海,作的四首学海诗词中,有两首是增加钓竿的。严光就闯入黄金河中钓鱼,在黄金河两刻钟内,他钓了整整二十七条文心鱼,举世罕见。

  他成功进入海心,可惜他的船很快被海兽击沉。

  方运的钓竿本来就有“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能力,而那首智学诗的“绝知此事要躬行”,是加强龙船的一切,方运不断练习垂钓,所以钓竿也被加强!

  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能力没加强,但鱼钩鱼线抛飞的速度、抗风抗浪的能力等等增强极多。

  在黄金河里,鱼钩的飞行速度和抗水浪的能力至关重要。

  方运深吸一口气,突然向最近的一条鱼抛竿。

  鱼钩正在往天上飞,可整艘龙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航行,连带鱼钩受到极大的影响。

  鱼钩和鱼线歪歪斜斜飞向一条一尺二寸长的文心鱼,那文心鱼眨了眨鱼眼,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最后,鱼钩落在那条鱼整整七丈外!

  方运被这个距离气笑了。

  方运没有气馁,立刻开始计算航速、阻力、风速、水速、鱼的速度等等所有因素,身为八次才气浣体的人,文宫中又有文曲星碎片照耀,计算这些并不难。

  但是,方运还没等熟悉黄金河,就迎来第一个弯道,急忙控制龙船向右转。

  龙船很快进入新河道,方运松了口气,正想钓鱼,发现前方水下有黑乎乎的礁石,离自己不到三十丈!

  方运急忙再次向左转,随后以三丈之差躲过礁石!

  龙船长超六十丈,三丈的距离无比凶险。

  方运还没等擦汗,前方又有弯道,随时可能撞在岸上,不得不再次向右拐。

  前半刻钟,方运根本就没心思垂钓,心神全部用在驾船上。

  半刻钟一过,基本熟悉黄金河的情况,开始分心研究如何垂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