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反撞!

  五艘参与竞渡的船只开始从两侧包抄,其中有两艘船凭借第四首学海诗获得短时间加速的能力,速度飞快。

  他们知道一旦这么做,出了学海必然会被圣院惩罚,但跟文心和宗雷两家的奖励比起来,那种惩罚根本不算什么。

  至于其他九人,并没有参与竞渡,哪怕撞击龙船,也不会受到圣院的惩罚,因为学海原本就允许冲撞。

  “方虚圣,请上路!哪怕你事后毁我们雷家龙人血脉,只要今天夺了你的文心也值了!”雷龙阔全力控制自己的艨艟,满面疯狂。

  宗识冰狂妄地大吼:“你不要心存幻想了!知道他们九个大学士为什么敢这么做吗?因为一旦撞沉你的船,他们九人将会成为我们宗雷两家的外姓家老,享受与宗雷两家家老一模一样的待遇!而且,每个人都可以与我们两家联姻,想要龙族血脉就有龙族血脉,想要半圣血脉就有半圣血脉!人手一颗延寿果,每人及其三代嫡子,都可得宗圣亲自指点!都可进入龙泉浸泡!”

  听到宗识冰复述宗雷两家承诺的奖励,九个大学士双眼爆出一团异芒。

  现在进入学海的大学士,当年都不是殿试进士,但是,他们最终拼尽一切成为大学士,远比那些殿试进士与世家子弟更清楚圣道的艰辛!

  如果可以,他们愿意舍弃一些财富去换一个更好的出身,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所以,他们把机会让给了自己的后代,让自己的后代可以获得世家的帮助,不用像自己那么苦,还可以走得更远。

  如果家族能出一位大儒,必然可以位列史书的列传之中,若是幸运,甚至能成豪门。再幸运一些,便是后代出现半圣!

  成半圣的几率太低,不加入。一点机会没有,但若是能加入宗雷两家,成半圣的可能性比原本提高十倍reads;!

  那九艘大学士的楼船经过四轮学海诗的增强,若是同时冲击。绝对能撞沉任何船只。

  “诸位,解决龙船,我们就会得到想要的一切!我们和子孙后代就可以抵达更高的文位!虚圣?永远不是真圣!今天,我等就在学海脚踏虚圣、拳碎龙船!”

  “事已至此,不需要犹豫,你们现在退缩。方运必然会记恨!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彻底投靠我宗雷两家!”

  “我们宗雷两家已经结盟!试问天下除了孔家,还有哪一个家族能与我们相提并论?”

  其余人听后精神一振,稍作衡量便彻底做出了抉择!

  “你们放心,老夫不仅今天要撞方运的船,等出了学海,也要与方运对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天下,不是他方运一个人的!”

  “对,一定要竞渡胜利!一定要打败方运!”一个大学士红着眼道。

  “撞沉龙船!”

  “撞沉龙船!”

  雷龙阔大声道:“撞沉龙船!撞死方运!”

  宗识冰立刻跟着喊:“撞沉龙船!撞死方运!”

  其余人稍一犹豫,也顾不得许多。一起大喊。

  “撞死方运!”

  “撞死方运!”

  十四道舌绽春雷的声音在海浪山脉边缘不断响起,每一个声音都中气十足,每一个声音都充满杀意!

  方运的面色出现细微的变化,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除了宗雷两家的人,方运原本只当其他人是助拳的,双方的矛盾仅限于学海,出了学海大不了形同陌路,但是,在他们喊出“撞死方运”的时候,方运心中升起浓浓的杀意!

  “翰林方运reads;。你们杀得;济王方运,你们也杀得;但你们竟然敢对虚圣如此,那便不要怪本圣心狠手辣了!你们,都该死!”

  “这些文心,是人族先贤用生命与血汗换来的,而你们,正在玷污学海,玷污先贤!不可饶恕!今日,本圣便断你们学海航道,出了学海,本圣废你们圣道!”

  方运一声怒喝,如天雷炸开,随后激发了龙船冲锋的能力。

  楼船离开海面,突破音障,乘风破浪,仅仅一息之后,如同一条金黄色的巨龙冲到雷龙阔的海船前。

  两艘船的差距之大,如同大象与小绵羊,完全不成比例。

  方运与龙船仿佛自天而降!

  雷龙阔仰天惊恐地大喊:“小杂种,你敢!撞了我,圣院会……”

  轰……

  龙船直直撞在雷龙阔的船头,龙船只是轻轻一晃,而雷龙阔的神念连同船竟然被撞到半空,随后炸成无数碎片,漫天消散。

  “啊……”

  雷龙阔的惨叫声传遍内海。

  随后,方运稍稍转向,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撞角把一艘大学士的楼船拦腰截断,然后一路向前。十息的飞翔时间很快过去,方运的龙船在学海之上划出一个大弧线,再一次冲向宗雷船队。

  现在,对面只有十二艘船,每个船主都目瞪口呆。

  “这……是飞船吗?”

  “那种速度,一鸣之速,那不是用来衡量舌剑的吗?船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哪怕疯狂奔跑的蛟马都远远不及!”

  “他连撞两艘船,船身竟然没有开裂,到底是龙船还是龟船!”

  “那不是龙船,一定是真龙!一定是真龙!”

  阴风、黑夜与巨浪组成的学海中,那些楼船艨艟不过是温顺的小兽,而方运与龙船却化身海怪reads;!

  这海怪,把咆哮的大海踏在脚下。

  他们这才发现,宗雷两家的学海布局,反而成了他们的死局!

  区区十四条泥鳅,焉能跟真龙媲美!

  龙船再一次撞向他们!

  “快躲!”

  十二个船主本能地疯狂驾船躲避,完全忘了他们的使命是撞沉方运的船!

  攻守逆转!

  随着巨大的撞击声和炸裂声响起,又是两艘船被龙船撞碎。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龙船已经在三里之外调头。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龙船再一次离开水面,如同撞击天地之门的攻城锤一样砸过来。

  一艘被撞碎,一艘被掀翻。

  只剩八艘。

  “分头跑!”一个大学士竟然被吓破了胆,调头就跑,冲向海浪山脉。

  其他几艘船立刻向四面八方逃窜。

  宗识冰大骂:“你们这群老东西!这里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回到海滩而已!你们……”

  轰……

  宗识冰只觉身体轻飘飘的,随后感觉身体由内而外炸开,深入魂魄的疼痛传遍全身。

  “不好!方运这龙船和普通船不一样,我的神念恐怕……”

  宗识冰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方运冷冷地扫视其余的船,继续展开追击。.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