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68章 无耻围堵

第1068章 无耻围堵

  海滩边一处地方,五百余人聚在一起,每个人都沉着脸,没有笑意。…≦,

  “诸位应该以大局为重,现在不要内乱。”

  “大局?若是真为大局牺牲,我等无怨无悔,可你们宗雷两家没有私心吗?哪怕你们有私心,我们也可为大局牺牲,但你们不仅一点甜头不给,还直接逼我们几人冲台风之壁,导致提前结束渡学海!如若今日空手而归,可不要怪老夫与宗雷两家翻脸!”

  “放肆!我同样是宗家人,不也提前结束渡学海吗?我可曾抱怨半句?”

  “呵呵,宗兄,别人没看到,我可亲眼看到,你是自己贪心,在冲台风之壁的时候,发现有一条中品绝顶文心鱼,稍稍偏离队伍才被风浪掀翻!我们,是被雷谟与宗呈冰逼着冲进去的!”

  “哦?薛兄,你的意思是,若是宗雷船队输了,要找我们两家麻烦!”

  薛大学士道:“我哪里敢找宗雷两家的麻烦,只不过,失去的公道,老夫会慢慢找回来!”

  “你若敢再说一句,就算宗雷船队胜了,也别想拿到文心!”

  “你以为天底下谁都怕你们宗雷两家?你以为天底下谁都在乎文心?老夫,今日便要争一口气!雷谟与宗呈冰若不给老夫道歉,老夫哪怕势单力薄,也要让你们宗雷两家知道逼我等当替死鬼的后果!”

  “你敢!”

  另一个大学士走出来,冷笑道:“加上我一个,若雷谟与宗呈冰不给个交待,此事老夫绝对不会罢休!”

  见到几位大学士争吵起来,其他人都沉默不语。

  双方吵了好一阵,单榕道:“不要吵了,老夫以项上人头保证,方运渡学海必然失败!”

  “哦?此话怎讲?”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单榕的身上。连远处的人也快步靠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柴棱轻咳一声,道:“榕兄,胜负未分,现在暴露过于不妥。”

  单榕笑道:“为兄自有分寸。现在方运恐怕已经抵达海浪山脉,没有人可以告诉他。更何况,方运早有准备,一旦抵达那里,必然能发现他们的意图。”

  柴棱点点头。

  单榕这才道:“那我便实话实说,宗雷船队在抵达海浪山脉后。会分成两队。其中最强的那些船会进入海浪山脉,顺海中河而下,进入海心!至于其他的船,都会堵在海浪山脉入口处,一旦方运靠近,必然全力冲过去!我与柴棱之所以败给方运,是因为没作完第四首诗词,但他们已经做完第四轮诗词,方运必输无疑!。”

  突然。漫天骂声响起。

  “畜生!”

  “状如妖蛮!”

  “猪狗不如!”

  ……

  各国的读书人纷纷怒骂,根本没把宗雷两家放在眼里。

  单榕与柴棱乃是宗圣培养的细作,面不改色,宗雷两家人已经习惯。也毫不在乎骂名,但那些为了文心加入宗雷船队的人,本能地后退。

  柴棱还不客气舌绽春雷回击道:“诸位莫要狂吠了,最多两刻钟后。方运的龙船就沉默,会回到海边,你们定当看到他的身影!而我们宗雷船队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柴棱说着。望向学海深处。

  在海滩陷入了争吵的时候,学海中的其他人依旧勤勤恳恳在钓文心鱼,现在离学海结束不足两个时辰,必须要抓紧时间。

  海边区域与外海的人收获平平,而内海的人收获极大。

  海浪山脉位于内海的尽头,那里所有的船只本应该忙着垂钓,但有十四艘楼船散布在通往海浪山脉的入口,并没有在垂钓,似乎在等什么。

  离海浪山脉不远处,一艘龙船破风浪而来!

  方运立于龙头,并没有在这些人面前展现飞翔的能力。

  双方还没有接近,方运就听左前方传来一声舌绽春雷。

  “方虚圣小心,这些人聚集在海浪山脉边缘却不垂钓,必然有更大的图谋,您一定要不定就是为了撞您的船!”

  “胡说八道,你是何人?”

  “定妖天军孔祥熙!”

  此话一出,宗雷船队的人鸦雀无声。

  方运也是微微一愣,立刻向孔祥熙遥遥一拱手,表示感谢。

  在圣院大儒第一次听到孔祥熙名字的时候,方运还有些迟疑,毕竟还有另一个孔祥熙大名鼎鼎。不过,这位孔祥熙却不一般。

  年轻时,孔祥熙并不被孔家看重,后来被送入孔家圣地。

  本来没有多少人关注他,但此人在四十岁成为翰林后,竟然实力大进,才年过五十就晋升大学士,那些天才大学士一般也就四五十岁才晋升,所以他被誉为十年内最可能晋升大儒的大学士之一。

  哪怕在孔圣世家,大儒也非常重要。

  此人大器晚成,非常善战,不仅在孔家古地有名,大名甚至也传到了圣元大陆,此人真正让人忌惮的地方是,他在孔家定妖军的天军中担任要职。

  定妖天军,不仅是孔家第一军,也是人族第一军。

  孔祥熙的话引发其他零散的楼船船主向这里看,还有有三十多艘楼船在海浪山脉的边缘,能抵达这里,每一位都是人族的佼佼者。

  那孔祥熙说完,改变方向,驶向海浪山脉,速度远比之前快。

  众人愕然,原来孔祥熙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提醒方运,现在话说完,自然要冲击海心。

  宗雷船队的几个人面带愧色,但还有几人恼羞成怒。

  “胡说八道,我们是为了迎接方虚圣!走,迎接方虚圣!”翰林雷龙阔道。

  十四艘船排着严密的队形,如同一张大网罩向方运。

  这些人已经竭力掩饰,可每个人脸上都浮现不安,琴棋双友已经阻拦过,方运怎么还会抵达这里?方运的龙船怎么突然变大了?船头的撞角到底有多厉害?最重要的是,方运船上怎么那么多文心鱼?

  方运把所有人的丑态看到眼里,眼中闪过一抹轻蔑。淡然一笑,道:“不要藏着掖着了,撞过来吧!你们不撞,我也不会留着你们!从现在开始,凡是宗雷船队的船,本圣见一艘撞一艘!”

  雷龙阔故作诧异道:“方虚圣你莫非患了失心疯不成?我们明明是迎接你,你怎能说我们撞你?你真是让我们寒心啊!”

  “少在那里装腔作势,令人厌恶。琴棋双友已经被我送回海滩,接下来轮到你们!”方运语气平缓,神态自若。仿佛在看着一群死鱼。

  “琴棋双友?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懂啊!方虚圣,你要是再构陷我们,我们万一被激怒,就算撞了您,等出了学海,我们也有道理!再说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参与竞渡的,不能撞您的船啊,我们只是要钓文心鱼。不小心与您冲撞!毕竟若是撞了您,心中有愧,会伤及文胆!您若撞我们,小心文胆开裂!”雷龙阔道。

  “文胆?陈胜吴广起义需要担心文胆吗?项羽刘邦灭秦需要担心文胆吗?汉末各路诸侯争天子需要担心文胆吗?我方运撞宗家雷家的船需要担心文胆?不仅不用担心。而且是理所应当,是天经地义!”方运舌绽春雷,声音里充满堂皇浩大之意。

  远处的读书人纷纷点头认可,还有几人大笑不已。连连称赞方运真是妙人,一番话说下来,让人无比信服。

  方运看着冲过来的十四艘船。心知宗雷船队不是人人都与自己竞渡,有些人是后来加入,有多少人与自己竞渡,方运记得清清楚楚。这十四艘船中,有五艘参与竞渡,九艘未参与竞渡!那五艘的目的就是限制自己的航道,其余九艘才会真正撞船。

  方运甚至已然想通,宗雷两家在进入学海前,就已经做好准备,故意让一部分人不参与竞渡,一旦要输,就让那些人来撞船,作为最后的保险!

  “你……等出了学海,圣院自会治你的罪!”雷龙阔倒打一耙。

  学海竞渡是不允许双方冲撞,但若是双方为了抢文心鱼真的撞上,学海也没办法惩罚,最后只能是把文心鱼给胜方。

  学海无法惩罚,圣院会惩罚!

  就如同方运当年成秀才上书山的时候,书山也没有办法惩罚那些要把他推进弱水河的人,但圣院却惩罚了那些读书人。

  学海竞渡若是不守规矩,等于违背诺言,圣院必然会动用“问心”。

  方运有信心撑过问心。

  比问心更可怕的是“诛心之问”,不过方运现在是虚圣,哪怕宗圣亲自出面,都不可能对方运启用诛心之问。

  雷龙阔越发恼怒,他们的计划很完善,就是用竞渡的规矩来束缚方运,让方运投鼠忌器,然后那九艘船全力以赴冲撞,但却忘记一环,现在的方运已经不是当年的方运。

  现在的方运,已经懒得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做初一,方运就敢做十五!

  包括雷龙阔在内,所有人都有些迟疑了,毕竟之前谁也没想到方运是这个态度,但是看到方运船上的文心鱼,每个人眼中都闪过一抹贪婪之色。

  只要撞沉龙船,方运竞渡失败,在场的人必然会得到极好的文心鱼!

  “方虚圣疯了,竟然敢撞竞渡的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此时不撞,更待何时?中品文心在等着你我!上品绝顶文心在等着你我!”

  雷龙阔终于撕破了最后的伪装,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方运,你为祸我庆国多时,老夫今日就为庆国绝了你学海竞渡之心!”一位老大学士怒喝一声。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