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43章 白首柳山

第1043章 白首柳山

  柳山的头发中原本只有少许银丝,而现在,刹那白首!

  计知白呆若木鸡,没想到柳山变化如此大。

  随后,计知白发觉京城上空猛地一震,恐怖的力量压下。

  砰……

  柳府所有房屋的屋顶炸开,碎石裂瓦四溅,柳府众人抱头鼠窜。

  恐怖的力量继续下压,柳山怒目圆睁,白发翻飞,周身的青衣大学士服内充满气劲,四处鼓胀,那气劲很快撑破长袍,在青衣之上留下一道道裂口。

  柳山死死咬着牙,额头上青筋毕露,两手按在桌子上,十指竟然在坚硬的紫檀木桌中缓缓下陷。

  “吱吱……”

  柳山的眉心处,竟然发出指甲盖划过琉璃的尖锐声音,令人生厌。

  计知白大惊。

  那是外力在文胆留痕!

  计知白不过是进士,又非常年轻,所以遭到打击后文胆碎裂。

  可柳山的文胆不仅达到二境,还因为经过几十年的磨砺,远强于同境界的年轻人。

  民怨的力量无法击碎柳山的文胆,但可以在上面留下破损的痕迹!

  文胆崩溃,好似鸡蛋被强大的力量化为虚无。

  文胆破碎,犹如鸡蛋摔得粉碎,蛋黄蛋清流出。

  文胆开裂,则像是蛋壳之上开了一道裂缝,蛋黄可能会流出。

  文胆留痕,则只是伤及蛋壳,蛋壳里面的那层白色薄膜依旧在。

  可破损就是破损,极难恢复。

  去年的进士试前,方运在狱中书写一首,用民心攻击柳山,逼得柳山休养数个月才恢复。

  民怨比民心更可怕。

  现在柳山文胆留痕并且蒙尘,只要他还是景国的官员,只要他还在帮助宗圣,那这种蒙尘就永远不会解除。他就永远无法晋升大儒。

  现在柳山只有四个办法解决民怨。

  辞官。

  背叛宗圣。

  由宗圣接下这些民怨。

  景国国灭。

  宗圣志在亚圣,任何民怨对他来说都无比致命,一旦他敢承接密州民怨,方运就有办法把整个景国的民怨一起逼他承接,让他获封亚圣的机会变得极度渺茫。

  柳山若背叛宗圣,只有死路一条。

  他一旦辞官,那意味着左相党将彻底瓦解,宗圣在景国的布局将彻底失败。

  现在,柳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推动景国国灭。

  但是。一个文胆有痕的左相,莫说推动景国国灭,在三个月内能不能动用文胆之力都是个大问题!

  柳山在未来几个月中只能在家躺着,一旦敢前往朝廷,左相的敌人必然会挑起朝争。

  文胆完好的左相在朝争中犹如中流砥柱、定海神针,但是,他现在文胆留痕,一旦陷入朝争之中,文胆必然会雪上加霜。甚至可能被人找到机会,一击开裂!

  计知白只觉全身发冷,第一次发觉,方运不止超越自己。甚至已经碾压自己,方运,至少是能与柳山并列的人物!

  “方运在状元宴中之所以不打击我,不是不在乎。而是我没有被打击的价值,所以直接越过我去报复恩师!这样,不仅能达到间接打击我的目的。不仅能打击到恩师,更可以在他离开景国去圣院后,避免恩师反扑,这才是他的真正目标!”

  计知白望着柳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之前他与柳山已经策划好了反扑计划,只要方运离开景国抵达圣院,左相党就全面出击。

  但,方运粉碎了他们的一切计划。

  “好一个方运,老夫小瞧你了!”柳山缓缓擦拭嘴角的鲜血,一头银发不仅没有让他过于苍老,反而让他增添一种莫名的魅力。他的双眼变得和以前不同,以前他的眼睛永远平静如湖,而现在,他的眼神如汹涌澎湃的海洋,充满无尽的斗志。

  柳山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皱纹慢慢消失,皮肤重新变得紧绷,好像年轻了几十岁一般。

  “恩师,您没事吧?”计知白战战兢兢问。

  “无妨!文胆留痕而已,哪怕文胆彻底崩溃,老夫也敢与天地斗,更遑论区区方运!”

  计知白觉察柳山的声音有了变化,以前声音像是涓涓细流但永不停歇,而现在柳山的声音更粗一些,如同江河奔流。

  “您……”计知白不敢说下去,甚至怀疑柳山被打击得头脑不清醒。

  “是为师小看了方运,小看了天下英雄,作茧自缚,才尝到今日之苦果。”柳山脸上浮现一抹苦色。

  “那您……”计知白还是不敢把话挑明。

  “老夫理当感谢方运,若不是遭受此番重挫,老夫依旧会沉迷在过去的成就之中,误以为景国仍在掌控之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年,老夫以执掌景国为志向,一步一步行来,终于完成。而今日,便是以灭景国为志,从头再来!”

  柳山的声音掷地有声,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恩师当年冲锋陷阵之时,学生未能追随左右。今日恩师从头再来,弟子必当誓死追随!咱们现在就全力反击!”计知白热血冲脑,心潮起伏。

  “咳……为师文胆留痕,先闭门谢客,休息三个月再说……”柳山说完望向窗外,气势十足,不减当年。

  计知白呆在原地。

  离了潼山,方运带领众人返回京城,还未等到泉园,京城的各种小道消息满天乱飞,众多人传书。

  “你把柳山的生祠砸了?他必然找你拼命,赶紧去圣院躲着去吧!”

  “你竟然引发了民怨?”

  “柳府出事了!”

  “柳山称病,闭门谢客三月,怪哉,莫非是虚晃一枪,等你离开景国再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传闻,柳山文胆留痕!好样的!”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好!那天日昭昭更好!区区一副对联加一块横批,却仿佛隐藏一段血泪往事,也只有你能做到了!”蔡禾反复称赞方运。

  方运暗道这蔡禾眼光果然老辣,不愧是大器晚成的代表,秦桧与岳飞以及当年的那段历史,何止血泪,简直可歌可泣。

  方运走到泉园,望向左相府所在的方向,心中大定,现在前去圣院,便没了后顾之忧。

  回到泉园,方运把一切抛在脑后,为接下来的遨游学海做准备。

  学海之争,志在必得!

  .

  ps:身为一个悲剧的多病人物,老火又感冒了,浑身难受,,,不敢熬夜了,明天补上,抱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