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29章 白日星光

第1029章 白日星光

  十一月初一,天蒙蒙亮,人族各地已经是万人空巷,数不清的百姓前往各地文院门前。

  尤其是由殿试进士代掌的县城和他们出生的城市,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城民前往文院。

  在济县、宁安县和京城三座城市,超过七成的居民拖家带口早早离家前往本地文院,比端午踏青、重阳登高、元宵看花灯更加壮观。

  济县,文院正门大开。

  一大早,段县令带着济县大大小小官吏,站立在文院广场、圣庙之前。

  在这些官吏之后,是济县的大户望族以及读书人,其他百姓则站在大门之外,翘首以盼。

  最前面的官吏中,有一位身穿绸衣的老人最为惹眼,竟然不是读书人。

  但是,在场的所有官员都对此人恭恭敬敬。

  “方虚圣能成为千古未有的十甲状元,尽夺十国之才气,方老爷子您身为济县方氏族长,里面也有一份您的功劳啊!”

  “方老爷子德厚流光,美行加人,实乃我辈楷模!”

  “方老爷子真是景国栋梁、人族龙凤。”

  方老爷子哈哈一笑,摆手道:“你们这些话还是用来夸我那祖孙吧,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这么夸,折寿啊。”

  老爷子一捋长长的白胡子,两眼眯着,满面笑容。

  段县令低声道:“方老爷子,听说方虚圣每月至少会寄一封家书,由您掌管并亲自朗读……”

  “咳咳咳!咳咳咳……段县令说什么?老了,耳朵不中用了!”方老爷子喊完,继续手拂长须,仰头望天。

  在场所有人望向段县令,哪怕身为官场老油条,段县令脸上也不禁闪过一抹红晕,随后他一咬牙,提高声音道:“不知您手里的方运家书可否转手?本官只要一封。”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目露精光。有几人甚至如同饿狼一样眼睛绿油油的,那可是方运的家书啊,随便给一个名门望族,就是传家之宝,若方运封圣,珍贵百倍。

  “什么?我听不清啊!等我耳朵好了再说吧。”方老爷子说完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眯着眼。一言不发。

  段县令狠狠瞪了方老爷子一眼,最终长叹一声。没办法再说什么。他堂堂进士县令,自然不可能畏惧小县小族的族长,但现在济县方家已经是虚圣豪门,等方运正式成立豪门,方老爷子最起码也是一位家老。

  再弱的豪门家老也不是进士惹得起的,连大学士都不可能招惹。

  官吏身后的济县读书人有的暗自发笑,有的低声议论。

  济县的望族族长苏举人也跟着轻叹一声,道:“老夫当时就是没拉下这张老脸,要是不要老脸。方虚圣已经是我苏某的孙女婿了!”

  “呸!那方运的正妻只可能是杨玉环,你就算不要脸,也抢不到这等好女婿!”

  “是啊老苏头,你这么说,不怕折寿么?”

  苏举人冷笑道:“我哪里说正妻了?我是想让我孙女给方虚圣当妾!可惜,棋差一招。方虚圣跟老夫还是有交情的,方虚圣封圣第一步的马车。还是老夫赠送的!”

  “不就是一辆马车么,怎么成了封圣第一步的马车?老不修!”

  苏举人嘿嘿一笑,道:“等方虚圣荣归故里,衣锦还乡的时候,老夫还能上前说两句,你们行吗?”

  众人一愣。还真插不上嘴,当时方运成童生后,众人虽然重视,但晚了一步,等意识到重要的时候,方运已经离了济县,前往大源府。谁也没想到。从那以后方运步步高升,根本就没走过回头路,三个月一阶文位,令人瞠目结舌。

  苏举人望向一个比方运还小的少年童生,道:“仲永,今年没考中秀才,不要着急。文曲天降,文曲星光暴增十倍,你明年必然中秀才。不出三年,方虚圣必然回济县省亲,到那时你好好讨教,或许能和方虚圣一样拿到状元!”

  方仲永拱手道:“多谢苏举人教诲,等族叔回家省亲,自当认真讨教。”

  附近几个老秀才吹胡子瞪眼看着苏举人,一人无奈道:“看看,还是这个老东西精明,一早就对方仲永下手,跟方虚圣的关系虽远却近,这苏家越发稳了。”

  “不知道方虚圣什么时候衣锦还乡,说不定到时候他口含天言,大袖一挥,咱们族里的所有孩子都会受益!”

  “是啊,就等虚圣降临了!大家伙儿都盼着呢!”

  “是啊是啊……咦?文曲星周围,好像有一些星光。”

  众人抬头望去,硕大的文曲星高悬天空,此刻已经天亮,却有点点星光在文曲星周围环绕。

  京城。

  景国学宫的圣庙前,国君太后,文武百官,全部到齐!

  而就在去年殿试放榜的时候,只有左相与辅相为了计知白在这里等候,不要说国君太后与右相文相,连六部尚书都没到齐。

  而今天,无论左相党人是否愿意,都只能捏着鼻子来。

  一些人看出左相党人脸上的神情无比别扭,心中暗喜,虚圣高中十甲状元敢不来?等着礼殿惩罚吧!

  除却左相一党,朝中的官员无不喜气洋洋。

  “当日方虚圣打破景国童生无双甲的天荒,已经堪称大才,此次殿试,竟然来了一个十甲全圣前,若不是早就猜到这个可能,我恐怕会被吓得文胆碎裂!圣前全十甲啊,其他九国没一个甲等状元!哈哈哈,让他们笑我们景国经常无甲等状元,今日一雪前耻!”

  “方虚圣把能拿的圣前都拿了,能拿的甲等也都拿了,堪称真真正正的方全甲!方圣前!”

  “对了,礼部快快去准备文位牌,一科甲等一张文位牌,以后方虚圣若依仗齐全上街,仪仗队不知道会凑多长。”

  “快哉!”

  “半圣就是半圣,长溪村那事,怎能影响虚圣,再说他也没做错!”

  “如果方虚圣做错了。岂不是意味着某相某党做对了?滑天下之大稽!”

  “等方虚圣回京述职和大婚,咱们一定要好好庆祝!”

  在京城众官的后面,是学宫的学子们。

  “早该料到方虚圣之大才。”

  “十国大比之中,他一人力压群雄。进士猎场之中,他只手力挽狂澜,让我景国的科举名额暴涨。”

  “更幸运的是,现在文曲天降。今年的进士录取人数会大大增加,两者相加。我景国今年的新进士恐怕比之前十年之和还多!”

  “可惜方虚圣需要去圣院磨砺,不然他坐镇景国北方,我们更加安心。”

  “不行!妖圣狼戮亲自南侵,景国北方已经比两界山更加危险,方虚圣绝不能留在那里!”

  “说的也是。”

  “咦?白日之上,天有星光。”

  京城的众人抬头望天,青天白日,文曲星侧多出许多点点星光。

  宁安城。

  几乎九成的居民来到文院外,整条文院街已经装不下那么多人。连附近几条街都挤满了人。

  文院之内,圣庙之前,方运率领众官站立。

  方运淡定自若,好似这不是为他放榜,而只是一次寻常的考试结束。

  那些官员从进来开始就无比激动,像老师不在的课堂里的学生一样,叽叽喳喳聊起来没完没了。

  他们正聊着高兴。方运突然眉头一皱,抬头望向天空正中的文曲星。

  文曲周围,星光环绕。

  方运盯着那些星光看了许久也看不出所以然,那些星光对文曲星光没什么害处,可方运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那是什么星光?”于八尺低声问。

  “看样子,好像是吉兆啊。”

  “怎么看也不像凶兆。可方大人似乎不高兴。”

  “大人,您知道那是何物?”

  方运轻轻摇头,道:“不知道,只是觉得那些星光让我不舒服。”

  “那就怪了。”

  方运觉得那星光不简单,不断在古妖传承中寻找线索。

  可惜古妖传承只是负岳一族的记忆和血脉力量,若是负岳一族也无法确定的东西,方运也无能为力。

  想了一刻钟。查遍古妖传承,方运也找不出有效的线索,只得放弃。

  突然,官印收到一封传书,有独特的标记,由龙族通过圣院转发而来。

  方运心道可能是敖煌的,立刻打开。

  结果浮现在眼前的是他从来未见过的字体,这字体乍一看清秀俊美,可仔细一看,笔划如剑,锋芒极盛。

  方运仔细阅读。

  信中说,敖煌到了冲击龙王的关键期,那破灭黄龙的龙魂与敖煌契合,正在利用龙族秘法。一旦等敖煌晋升龙王,会获得少许破灭之力,力压龙族诸王。

  信中还说,文曲星周围出现的星光,应该是一件宝物或强大的力量。东海龙圣猜测,那星光或是传说中帝族一位大人物的力量,或是‘乱星棋盘’的力量,也可能是失踪已久的帝族至宝“苍古银河”。

  信最后的落款是四个字。

  雨薇顿首。

  方运看着雨薇两个字,眼前仿佛浮现一条白龙虚影,随后脑海中浮现无数有关东海龙族第一公主敖雨薇的事迹,有些是人族读书人的传言,有的是敖煌的絮叨。

  当年妖蛮、人族和龙族各有一位绝世天才。

  妖蛮的那位天才晋升妖皇,成妖圣之下最强者。

  人族是孔家之龙,被妖皇偷袭暗杀。

  而龙族的天才,便是绝世龙女敖雨薇。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