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第三谷

  “听说方运文胆很强,你可要,”龟傲道。

  “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他文胆已经到了二境,要是再过几十年,我一定不敢与他对战,可现在,他不足为惧。”

  龟傲点点头,突然道:“说起来,鸣乐大人也进入了三谷古地,却没能杀死方运,有些奇怪。”

  “大概是那些大学士有什么特殊的方法挡住了鸣乐大人的鸣奇名声。”

  谈话间,巨蜥妖帅的尸体消失,第二头熊妖帅熊時进入战场。

  方运与熊時四目相望。

  熊時看着方运那无比平静的双眼,突然全身发毛,它有种感觉,在方运的眼里,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

  想起方才的那一幕幕,哪怕拥有祖神血脉,熊時也倍感心惊,方运胜过前面的妖族不稀奇,但胜得那么轻描淡写,那就太可怕了。

  但是,身为妖族中的上位者,身为流淌着祖神血脉的妖帅,哪怕不是祖神嫡系,也有着无上的荣耀。

  “嗷……”熊時大叫一声,全身气血和煞气凝聚成坚硬的铠甲,如同一头战争巨熊狂奔向方运。

  方运古井不波,神态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也不使用其他战诗词,依旧只写。

  熊時看着方运,心更冷了,因为他发现,方运除了拥有隐藏极深的杀意,还有无比强大的自信。

  场外的龟傲咬着牙道:“不行,必须要杀死他!你们可能没有发现,他每写一遍,信心就强一分;每杀一头妖族,信心也强一分。到了最后,他实力就算不如我们,也有机会获胜,因为气象已成!”

  “大气象?他竟然也能蕴养出圣位才有的大气象?”

  “不。他还算不得大气象,只是积蓄强大的气势而已。最恐怖的还不是杀他们几个,最恐怖的是,一旦他九场连胜,信心、意志和气势将再高一层,以后对其他妖族也是巨大的威胁。只要他一路胜下去,以不败之姿面对妖族,就永远有优势。妖皇,镇海龙王,敖雨薇。还有祖神嫡系,都创造了同位阶不败的神话。”

  “看,交手了……”

  真龙古剑出,划破长空,威势比斩杀巨蜥妖帅的时候更盛!

  “妖族不败!”熊時大吼,全力以赴。

  方运目光清冷。

  第一剑,斩断熊時左腿。

  第二剑,把熊時拦腰斩断。

  第三剑,熊時的头颅飞起。

  “下一个!”方运的声音依旧那么平稳。

  第三头妖帅鹰泸站在血色光环之中。两腿轻轻颤抖。

  血色光环一闪,鹰泸出现在场中,它啼鸣一声,立刻高高飞起。然后一直在两百丈的高空盘旋。

  方运耐心等待。

  百息过去了,五百息过去了,一刻钟过去了……

  方运抬头望着鹰泸,舌绽春雷道:“你下来。我给你个痛快。”

  “我乃妖族,岂能听你的话!你的唇枪舌剑不是厉害吗?有本事在两百丈外攻击我?就算可以攻击到,我倒要看看还剩多少力量。”

  场外的三头妖侯感到十分丢脸。但却也不能怪鹰泸,方运绝对是妖侯翰林之下无敌。

  “如你所愿!”方运第六次书写,第六次口吐真龙古剑。

  古剑飞天,鹰妖长啼。

  四息之后,天空鹰毛如雨落,硕大的鹰妖尸体砰地一声从高空掉落,摔成肉泥。

  第三谷的大门轰然打开,方运一边走一边道:“下一个!”

  三头妖侯目瞪口呆,因为他们突然觉得方运好像大势已成,身形变得无比伟岸,仿佛肩扛山岳,背负河川,简直是身化天地。

  气壮山河!

  “坏了!”三头妖侯大惊,不是方运真正变得无敌,而是方运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无敌烙印!

  三妖未战先怯。

  “怎么办?”

  三妖相互看着。

  “他还只是隐隐有点气壮山河的意思,绝对算不上完整的,否则仅仅看到他,我们就会被气壮山河的力量镇压,胆气尽丧,连与他对战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自杀。不要焦急,我们一定可以胜过他!”

  “是的,我们是妖侯,相当于人族翰林,他不过是进士,哪怕再强,胜算也不大!”

  “他的真龙古剑的确强,妖将妖帅不可敌,但咱们是妖侯!鸣奇有破胆之能,而我们两个有天相之力。不要说被天相之力正中,只要真龙古剑位于天相之力一丈内,必然破碎!更何况,我的天相之力源自龙龟一族的栖息地,冷渊海,那里当年可是龙帝行宫之一,比之现在四海龙族所在的四海重要得多!”

  “我的天相之力是狼族圣山,孕育了数不清的狼圣,绝非普通天相之力可比。”

  “先祖庇佑!”龟傲大喊。

  “先祖庇佑!”鸣奇与狼池跟着大叫,好似已经驱散方运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鸣奇妖侯骄傲地昂起鸟头,道:“我鸣奇一族爱惜羽毛,一直被所有妖族嘲笑。方运既然从战场峡谷逃过,那鸣乐大人必然会承受非议。今日一战,我为两位开道!”

  “难道你……”龟傲与狼池又喜又惊。

  “对,我献祭一切,展开殒命一击,将鸣奇名声的力量提升道最强!哪怕杀不死他,也能重创他的文胆,他的文胆一出问题,不仅唇枪舌剑会弱不禁风,战诗词的威力也不足一半。”

  “你……等回到妖界,我会号召所有妖族为你立碑,把你送入众圣树供奉!”

  “多谢了。走!”鸣奇妖侯道。

  不多时,三妖进入第三谷。

  方运正在打量第三谷,前两谷只是针对妖将妖帅的训练之地,很少有大人物亲临现场,所以看台相对粗糙普通。

  可这第三谷是妖侯层次的战场,在第三谷大门的正对面的山顶上,有一座突出的巨型圆形看台,隐约可见几座华美的大椅。

  那里便是场主看台。

  对于古妖的普通妖侯来说。若在战斗的时候遇到场主看台上有人,那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

  至少要半圣才能坐在其中观看!

  方运看着场主看台,明明相距几十里之远,明明已经废弃不知道多少万年,甚至是空荡荡的,却散发着一种无上的威严,好似有一位皇帝正坐在上面,君临天下。

  方运意识到,那里定然有多位古妖半圣观战,哪怕有大圣也不足为奇。而且时间零零碎碎加一起,恐怕不低于十年,足以让场主看台中的圣意万年永存。

  若是半圣能进来,只要把场主看台稍加祭炼,就能化为一件远强于大儒文宝的宝物。如果场主看台是强大的神物建造,甚至可能炼成相当于半圣文宝的宝物。

  方运进入后,按照古妖的规矩,用古妖的方式向场主看台行礼,表示对这座训练场场主尊敬。而且隐约觉察,这座训练场绝对是一座竞技场的附属,那座竞技场也绝对不一般。

  等三头妖侯进来,方运一言不发。进入白色的光圈中。

  三头妖侯相互看了看,坚定地走进另外三个血色光圈中。

  光芒一闪,方运看到自己已经进入内场,鸣奇就站在十里外。鸣奇背后是第三谷的大门。

  方运抬头一看,发现上空正是圆形的场主看台,遮挡星空。

  三头妖侯看到这个场面。都感到怪异。

  场外的龟傲道:“场主看台坐北朝南,每次第三谷开战,都和前两谷不同,参战之人都会分列东西,第三谷从未有谁站在南北。”

  狼池道:“或许是意外吧。”

  方运的表情却有微妙的变化,因为第三谷分列南北或分列东西,是有说法的。

  分列东西是普通战斗,而分列南北,位于场主看台之下的人,是主场迎战!

  三谷战场把方运当成了自己人。

  这样看似差别不大,实际却暗藏玄机,因为对面的妖侯,面对的是场主看台!

  场主看台哪怕没有圣位降临,也蕴含强大的圣意,对自身有所影响,若是有半圣亲临,对对面的人有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

  随后,方运看向鸣奇妖侯,之前能在战场峡谷暂时压制鸣乐妖王的鸣奇迷声,是因为可以使用圣页,可以化虚为实,但现在没有圣页。

  不过,妖王是妖王,妖侯是妖侯。

  鸣奇妖侯扇动着翅膀,悬停在半空,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道:“不愧是人族虚圣,一代诗祖。轻松连胜六场,说明你还有余力。可惜,听说你文胆成长有异于常人,乃是我鸣奇一族的心头大患!今日,我就使用从未用过的秘宝‘血笛’来取你性命!吾乃鸣奇,献祭所有,鸣唱一曲鸣奇迷声!”

  鸣奇妖侯说完的一瞬间,就见它的喉咙里冒出一支染血的长笛,随后它无比痛苦地泣血高叫,吸收献祭的力量,发出鸣奇一族唯一也是最强的攻击手段,鸣奇迷声。

  刺耳的怪叫声响起,像利刃划过玻璃,又像婴儿的啼哭声,如魔音贯脑。

  鸣奇妖侯的生命在迅速流失,但脸上浮现笑容,想要看到方运痛苦的样子。

  但是,方运一动不动,好像听不到鸣奇迷声似的。

  鸣奇妖侯瞪大眼睛,好像要问什么。

  方运笑了笑,但目光更加冰冷,缓缓道:“为了让你死得心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文胆早就已经达到二境大成。你的鸣奇迷声,对我无用!”

  鸣奇迷声戛然而止,怎能心安!

  鸣奇妖侯爆发出强烈的恨意。

  “你……”

  刹那之后,生命献祭的力量彻底爆发,鸣奇妖侯的身体化为尘埃。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