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祖龙

  蛇厉恼火地看着方运,道:“我哪怕是蛇族圣子,也不过三年才能得一棵龙蛇草,此时也不过两棵!此物乃是我蛇族的毒妖术必用之物,只有蛇圣居处才能种植,十年一熟,每年收获的过半都要换取蛇族所需之物,十分珍贵!你一定早就算计我。”

  方运诚恳地道:“妖王大人刚来的时候声势浩大,吓的我心惊胆战,怎敢算计你。”

  蛇厉的目光稍稍变得柔和,被人族天才奉承的确舒服。

  方运继续道:“不过,在发现你连三道题都答不上,我当然要算计你的龙蛇草。”

  蛇厉眼中凶光毕露,道:“不要让我在两界山遇到你!我若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嗯,等我成了大学士,有机会找你切磋。谢谢你的龙蛇草,七片龙蛇草叶至少可以助我躲过七次毒害。”方运道。

  蛇厉的蛇头覆盖鳞片,看不出脸色,但是它的目光却闪烁起来,充满悔意

  青衣龙侯忍不住笑起来,道:“方运,以后你遇到蛇厉,把一片龙蛇草叶分成五份,一个时辰含一份,保证他的毒妖术对你毫无作用,当然,遇到大妖王的话,你还是要小心。”蛇厉满目怒焰,但突然闭上眼,蛇身微微起伏,然后越来越平静。

  方运见蛇厉已经发现自己在激怒它,便不再废话。

  董文丛向圣院的方向看了看,道:“龙侯大人,圣院之人未到。您稍等片刻。”

  “没问题,我正好多留一阵,龙宫太无趣了,哪有人族乐事多。可惜前些天玩得好好的,被龙圣爷爷召回。若不是这次赌局很重要,龙圣爷爷也不会让我来。”青衣龙侯笑着坐到首座上,他的两侧是人族与蛇厉妖王。

  不多时,三朵白云自天际飞来,缓缓降落。

  众人纷纷起身,来的是三位大学士。分别来自东圣阁、刑殿和战殿。

  方运认得其中一位严大学士,当时就是他收下自己的饮江贝,送入东圣阁保管。

  冯子墨、芦宏毅和青衣龙侯都认识严大学士。几人聊了一阵后,才落座。

  方运看了看人族的众人和青衣龙侯,他们都示意自己说,于是便客气点了点头。蛇厉妖王道:“你三年写出十三首‘传世’战诗词,也没错吧?”

  “还有我的命。”方运的目光无比坚定。

  蛇厉妖王吐了吐信子。道:“很好。唯一能保证赌约有效的是两界大誓,一旦双方违背。那么将失去两界之力的庇护,你可清楚?”

  “我自然知道,一旦我违约。那么你们众圣合力可以轻易杀死我,人族众圣没有参与赌约,他们的力量无法保护我。一旦你们违约,将被妖界的力量排斥,实力不仅不会增长,反而会逐渐减弱。”

  “如此便好,可以立两界大誓了。”蛇厉道。

  “慢着。”方运双手放在谈判桌上,身体更加挺直。

  “怎么,你想反悔?”蛇厉问。

  “当然不,在赌约正式立下之前,我需要提一个小小的条件,否则这个赌约就是一纸空文。”方运道。

  “什么条件?”蛇厉死死盯着方运。

  方运微微一笑,道:“撤除猎杀榜上对我的猎杀。”

  蛇厉不仅没有吃惊,反而露出不屑的笑容,道:“你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众圣猜的不错,你这三年的赌约是一种对策。”

  文院的众人恍然大悟,这才明白方运的目的。

  “是又怎么样?我只问你,撤不撤?明明已经对赌,却同时派人杀我,证明你们妖蛮都是无胆匪类。”方运道。

  “人族猎杀榜是妖蛮众圣联手制定,断然不可能任意更改!若是撤了你,猎杀榜的公平性不再,对我妖蛮两族极为不利!”蛇厉的回答斩钉截铁。

  方运立刻站起来,道:“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如此行为,如同赌桌之上,你们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与你们赌,恕不奉陪!”

  方运说完转身就走。

  其余人立刻站起来,无论是玉海城官员还是圣院的大学士,没有丝毫的犹豫,坚定地跟在方运的身边。

  “唉,谈崩了。”青衣龙侯缓缓站起来,不过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笑。

  蛇厉盘在谈判桌前,缓缓地吐着蛇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看着方运的背影。

  眼看方运就要踏出文院的大门,蛇厉道:“不如你我各退一步。”

  方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望着文院外道:“把百血赏金和加赏统统去掉,我可留在猎杀榜上。”

  蛇厉不悦道:“那些特殊加赏可以去掉,但百血赏金绝不能去。”

  “哦?那以后对我的赏金就只能是圣血?”

  “可以。”

  蛇厉话音刚落,方运立刻转身,微笑着回到谈判桌。

  “又继续了?”青衣龙侯笑着坐下。

  那些文人也没有丝毫诧异,继续关注谈判。

  方运心中的大石头彻底落下,妖蛮和逆种出手,圣院基本可以防止,若是妖蛮鼓励潜在的逆种文人杀自己,那自己只能窝在圣院中直到成大学士才算安全。

  “那么开始两界大誓?”蛇厉道。

  “太古星河在哪里?”方运问。

  “看来你只是听说太古星河,不知其真正面貌,哼!哪怕太古长河被半圣封印力量,你一旦碰触也会死亡,我都不敢碰!你放心,一旦两界大誓成立,摩妖山就会有大妖王带着太古星河下界,交给你们人族大儒,然后送入圣院存放。你若胜,则太古星河归你,你若败,圣院也压不住两界大誓的力量,太古星河自然回归。”

  方运点了点头,不由自主想起古妖传承的内容,蛇厉说的没错,太古星河的确很强大。若不被妖圣封印,大儒也只能手持一刻钟,一刻钟后必然会被太古星河吞噬。

  想起太古星河的作用,方运心中一团火热,无论是彗星长廊还是什么妖族秘法,跟这太古星河比差远了,妖蛮半圣之所以强,妖皇之所以必然可以封圣,就是因为此物。

  这太古星河对人族作用同样大,但付出的代价太大,收获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众圣都没有苛求。

  但,方运有古妖传承。

  青衣龙侯俏俊的面容闪过一丝好奇,道:“方运,蛇厉,太古星河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听我老爹说过太古星河,我还想问他,他不说,我就去找龙圣爷爷,他倒好,正唠叨什么祖龙遗训什么师什么,然后一口气把我吹飞,说我巴掌大的小东西不该乱问,气得我肝疼。”…

  许多人笑起来,这青衣龙侯不知道从谁哪里学的话。

  蛇厉道:“龙侯大人,此物太过神秘,据说牵扯太古时代万界千族的大秘密,当然,这种传说太多,估计你们龙宫有许许多多这类大秘密,但到底有什么用,用处多大,至少成为大妖王或大儒才能勉强有资格探寻。”

  “哦,若是这样那我就明白了,我最近正研究祖龙遗物,每次龙圣爷爷发现都会吹飞我。”青衣龙侯无奈道。

  在场无论人还是妖都无比羡慕地看着青衣龙侯,那可是祖龙遗物,在龙族流传出的传说中,祖龙是无敌的存在,万界众圣都不是祖龙的对手。

  方运也知道,在华夏,祖龙一般指秦始皇,但在圣元大陆,祖龙指的是万龙之祖。

  不论传说真假,甚至祖龙早在妖蛮接管妖界前就失踪,但祖龙的力量毋庸置疑,因为连孔子在亚圣之时都说过自己远远不如祖龙。

  方运半开玩笑道:“小侯爷还是别炫耀了,你看看他们,眼都红了。”

  青衣龙侯扇了扇扇子,笑道:“这怎么能叫炫耀?我这叫分享!”

  “你说的东西,我们努努力就能得到,那是你在分享;若是我们努力了也得不到,那就是在炫耀。我们有机会研究祖龙遗物吗?”方运笑道。

  青衣龙侯一愣,摸了摸额头上的龙角,道:“你说话果然有趣。别人恐怕不能了,不过你有机会。想不想当我们东海龙宫的驸马?我们龙宫没十国皇室的破规矩,你当上驸马也可以继续当官。你不是吃了很多龙珠吗?继续吃,等当上龙族驸马,这些都会转化成大好处!不过你小心点,死的真龙珠你吃了没关系,要是你敢杀我们活的真龙,那就是不死不休!”

  “我已经有正妻,不能当龙族驸马了。”方运道。

  “是有点麻烦,不过你知道那么多万界秘辛,龙圣爷爷说不定愿意见你,他研究祖龙遗物都疯魔了。”青衣龙侯道。

  “有机会一定去拜见龙圣陛下。”方运道。

  “好了,你们开始两界大誓吧。我离远点。”青衣龙侯说完离开椅子,后退十几步。

  方运两侧的人也起身后退。

  谈判桌边只剩下一人一蛇。

  蛇厉吐了吐信子,道:“方运,你用赌约来拖延众圣时间,不过是徒劳。一旦我族大圣回返,人族将没有任何希望。我来之前,众圣嘱咐过,只要你愿意投靠,我们征服人族后封你为人皇,统摄人族。”

  “人皇?不错,可惜不是我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