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太后

  "我曾听说过这免征令的用途,不仅可以抗拒圣院征兆,甚至有免罪之能,只要不是逆种或过于泯灭人性的大罪,都可免死,最多只是囚禁.据说各国每出现一任国君,圣院只发三枚免征令,一旦国君驾崩,则旧的免征令失效.另外,免征令还是强大的通行证.若是在跟众圣打赌之前得到这免征令,我可无视荀家责难,直接入圣院躲避!"

  "原来你知晓,那就好."赛侍郎道.

  "真没想到,太后舍得把保皇家平安的免征令给我,此恩之大,方运难以为报."

  赛侍郎轻叹一声,道:"太后和长公主把免征令交给我的时候,太后曾说,若景国连你方运都不去力保,那景国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太后还说,原本得知荀家阻你入圣院后,就想把免征令给你,谁曾想你竟然去文斗一州,让人始料未及."

  方运肃然起敬,为太后的相助,也为太后的果断.

  方运道:"先帝无后,二十九岁亡,临终前把安岳王过继过来,而太后比先帝小一岁,至今不过二十八岁,怎会如此不凡难道坊间传言是真的前些年,其实一直是太后在帮先帝处理政务"

  赛侍郎眼中有异色闪过,迅速点头道:"虽说身为臣子不应该妄议君上,但多了解之后或许有所帮助.你说的没错,早在十年前,太后就已经辅佐先帝,四年前更是完全接手.但终究是女人,是后宫,否则左相哪里能走到今日."

  方运觉察到赛侍郎的目光有异才意识到自己疏忽,自己和赛侍交情不深,谈太后私事很不妥,但赛侍郎却果断如实相告,明显有结交之意.竟然误打误撞坏事变好.

  太后和赵红妆既然都信得过赛侍郎,而和自己简直就是同乡同党,这种烙印打下来,哪怕赛侍郎现在投靠左相,左相都不可能相信他,可以说两个人是天然的合作关系,更何况赛侍郎官声极好,和左相不是一路.

  方运还记得和州文院励山社的同僚聊过这位曾经的社首,赛侍郎志不在官位,他志在大儒.官场不过是他大儒前的磨砺之路.

  有关景国皇室的秘闻很多,尤其是先帝之死,不过方运没有再深入问,道:"请代我转告太后,我方运所作只是身为一个景国人的义务,并非为助皇室,既然太后如此厚待,方运若有机会,必当相报."

  赛侍郎笑道:"太后果然料事如神.她说你必然会这般说.让我转告你,无须相报,她哪怕再厚赠十倍,也无法报答.你为景国所作一切,太后都看在眼里."

  方运心中一暖,鼻子有孝酸,太后这话和那些淳朴的玉海城人一样.虽然不会天天为自己摇旗呐喊,但心中一直在惦念这自己.

  先前被左相刁难,方运心中是有不满.但现在终于明白,太后一直在默默相助,只是力量有限,可一旦自己陷入必死之局,太后立刻送来免征令.

  方运心中一动,道:"太后真正的难题,是左相之后的那人吧"

  赛侍郎默默地点头.

  方运所料不错,这些高官都已经明晰左相与杂家的关系,若不是左相跟杂家关系太深,以太后的果断,左相断然不可能继续留在朝中.

  "免征令我收好,无论怎样,请替我谢谢太后."方运道.

  赛侍郎却笑道:"太后说,你要谢便去慈安宫致谢."

  方运点点头.

  "走吧,我们下车."

  方运和赛侍郎先后下车,然后一众官员聊了一阵,董知府接待赛侍郎,方运则和一部分官员带领押送赏赐的人回家.

  到家后,全家忙碌起来,六大车的实在太多了.

  一车金银珠宝首饰脂粉,一车绫罗绸缎,一车补品和药材,一车文房四宝,一车很难买到的杂书,最后一车则是最顶级的宝物.

  方运看的杂书多,又有古妖传承,懂得许多东西的鉴别之法,随便挑了几件一看,全都是上好之物,完全找不出半点毛病.这里面九成的东西都可以长久储存,而且不需要特别的条件,只有少数几样药材需要尽快用掉,都很适合自己.

  最让方运在意的是那一车杂书,随手翻了翻,光看书名就知道根本买不到,有的甚至是**.

  方运看着六辆大车上琳琅满目的贡品和书籍,终于明白什么叫皇家富有天下.

  方运仔细查看最后一车上的宝物,打开一方玉盒,里面摆放着一根手臂长的大人参,上面还有一些泥土,和普通的人参不同,这人参的根须全部都是血红色.

  "果然是上好的妖界人参,在妖界也只有王族才能享受.把这些人参切片炖汤,足够一个人用十年,保证这十年健健康康,什么病都不怕,同时可以延寿一年."

  方运又看了看龙息龟胶,乍一看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好脏."杨玉环轻声道.

  方运笑道:"那些真龙呼吸的力量在海底能形成宛如长河的暗流,少数妖龟就生活在其中,龟壳吸收真龙散逸的力量.百年后,这些龟壳就可熬制成龙息龟胶,是龙族的喜爱之物.不过,玉环你可.要记得太后的好,这完全是为你准备的."

  "对我有好处"杨玉环问.

  "当然.到时候我教你怎么做龙息龟胶,不出七天,你全身的伤疤都会消失,你的手也会变得更细腻."

  "真的"杨玉环又惊又喜,双目放光.

  "当然.不用着急,慢慢来.还有那长明珍珠,是一种特别的夜明珠,挂在你的床头,可以时刻滋养你."

  方运心道太后为了这些礼物费了不少心.

  这些东西实在太多,一一记录,一一对照,方运没时间跟着,把最珍贵的那些东西处理好后,便回书房学习.

  夜晚,方运前去参与为赛翰林办的接风宴.

  回家后,方运继续读书.

  一连四天,方运每天写十篇策论.

  昨夜,董知府结束最后的指导和点评,建议方运放松,留下一句"若天下只考一科策论,你必然是十国第一状元"便离开方家,不再考校指导方运.

  八月二十八的午间,方运正在午休,接到曾原的加急传书.

  "妖蛮众圣接受赌局!妖界的蛇族特使驾到,正前往玉海府的府文院,龙族特使也即将到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