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城宴节

  【尊敬的书迷们!将为您带来更多的那种始料不及的触及心灵的震撼书籍,请注意休息!】临近傍晚,来乌林街的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多的趋势。

  许多人白天还要务工学习,临近傍晚空闲了,听说了方运的事迹,哪怕没有礼物,也想过来看看这个文压一州的少年英雄。

  不多时,数百辆马车出现在道路上,浩浩荡荡前行。有心人发现,那些马车上装得大都是炊具,而马车上坐的人也都是酒楼的厨师、伙计或掌柜,城里最出名的那些酒楼店家几乎都派了人。

  一些衙役和官员走到车队的最前面,他们的身后跟着一尊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的巨汉,这大汉除了个子高,和人类毫无区别。

  “鲸王!鲸王!鲸王……”许多孩子跟在后面叫着,又好奇又小心,无比羡慕地看着这个大个子。

  鲸王始终面带微笑,众人看久了,越发觉得他很和善,一路上衙役偶尔跟他开两句玩笑,他都不以为意。

  这鲸王实在太惹眼,而玉海城人大都只听过引龙阁鲸王的传说从没见过真人,全都向他看去。

  孩子对鲸王非常感兴趣,那些大人看久了很快厌倦。

  不多时,鲸王走到乌林街与第十七街的交叉口,一个举人官员手持官印,给董知府发送鸿雁传书。

  片刻之后,董知府的舌绽春雷传遍全城。

  “诸位玉海城子民,因方运文斗庆国、文压一州,本府应举办庆功宴。但我玉海城万民一心、同贺大喜,以致方家瓜果满街、贺礼盈门。万民之礼不可弃,方运有言:文压庆国非他之功,乃万民之功,万民相贺,应当以礼谢万民。家有家宴,国有国宴,今日。便在玉海城首创‘城宴’,宴请民众。凡是玉海城之人,皆可直接赴宴。方运谦虚,本府不能妄言,文斗一州、文压庆国,就是方运之功!今日,有龙族之天地贝相助,半个时辰后在乌林街举办城宴,望诸位前来,共贺我景国大喜!”

  欢声雷动。整座玉海城都被欢呼声淹没。

  鲸王附近的人也明白鲸王的来意,缓缓后退。

  最终,十字路口空出来,只剩鲸王。

  就见鲸王摊平右手,强光爆射而出,所有人都下意识眯起眼,随后鲸王消失,一片水光出现,笼罩十字路口。

  一座看似很普通的木楼拔地而起。堵住十字路口,木楼有四道大门,每一道大门都正对着一个街口。

  玉海城几乎人人都进过引龙阁的天地贝,看到这一幕后纷纷进入那些水幕大门。

  饮江贝上空突然出现一只半透明的大手。对准方家门前一抓,地上的那些瓜果蔬菜等可以吃的贺礼都被吸入手中,进入天地贝里,而那些文房四宝之类的贺礼还留在原地。

  “送礼之人。把你们的贺礼放入天地贝中,自然会有人处理。”鲸王的声音传遍附近。

  随后,那数百辆马车陆续进入。从外面看。这天地贝形成的木楼占地不过数丈方圆,但进入之后别有洞天。

  最先进入的人看到,里面竟然凭空出现一座座酒楼的招牌,那些车队的人分别进入挂着自己酒楼名字的地方。

  天地贝如同无底洞,无论进去多少人,都填不满,甚至随着人数的增多而变大。

  在董知府的舌绽春雷之后,玉海城各处的人开始向乌林街涌来,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贩夫走卒,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无论是迟暮之年还是黄口孺子,都想见一见城宴盛况。

  夜幕降临,没有任何人组织,凡是没有参加城宴的人,都把大红灯笼挂在家门口,张灯结彩。

  每个人都知道,庆国人压着景国人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史书必然掀开新的篇章。

  自从董知府离开,方运就一直在写策论。

  董知府把十九年前举人试的十道题都写出来,有一些是方运并不擅长的,但方运曾生活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成为童生后又每天阅读大量圣元大陆和奇书天地的书籍,知识的积累已经到了恐怖的程度。

  经义太过艰难,诗词太考验天赋,方运有时候还要借助奇书天地,但策论乃是展现自我理念、展示自我治国方针的文章,方运什么都不借助,完全是按照自己的理念来写。

  每写完一篇策论,方运都会重新读一遍,查缺补漏,更加了解自己写策论的水平。

  方运在午间开始写,一直写到夜幕降临,终于感到才思枯竭,不得不停下笔,走进院子。

  一身毛绒绒的奴奴正趴在花坛边,似乎在发呆,而它旁边悬浮着一颗小流星,这一狐一星在夜色下一动也不动,看着它们两个,方运感觉整个世界都安宁。

  突然,奴奴睁开眼,转头看向方运,白色的大尾巴轻轻扫动,然后一路小跑来到方运面前。

  小狐狸两腿直立,两条前腿则高举分开并轻轻摇晃,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方运,仿佛在说:抱抱。

  方运笑着抱起它,放在怀中,轻轻抚摸它的后背,问:“怎么,不追小流星了?”

  “嘤嘤……”小狐狸有气无力叫了声。

  “原来是累了,嗯,好好休息。”方运话话音刚落,小流星突然在急速飞来,在小狐狸面前左右来回疾飞,开始耍贱。

  “嘤嘤!”奴奴大怒,立刻扑上去,小流星马上躲开。

  狐狸追流星的一幕又开始在方家院子中上演。

  方运笑了笑,进入正堂,看到杨玉环正坐在里面望着自己。

  “怎么,你不参加城宴?”

  “你呢?”杨玉环起身,莲步轻移,款款而来,她和往日一样穿着素雅的裙子,今日是淡青色的长裙,裙上有一些浅粉色的花瓣。

  “那我们一起去吧。”方运伸出手。

  杨玉环俏脸飞红,犹豫片刻,伸手相握。

  两人牵着手向外走去,刚出门口。小狐狸就跑过来,迈着小短腿跟在方运一侧,轻声嘤嘤叫着,乖巧如小狗,完全不理小流星。

  小流星也跟着飞过来,又开始耍贱,但奴奴不理,它只好围绕方运和杨玉环飞行,银色的光尾在夜间洒下点点星光,让方运和杨玉环犹如天上的神仙眷侣。

  此刻城宴已经正式开始。可街道上还是有许许多的人正往天地贝的方向走。

  方运放眼望去,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有大红灯笼,自家也不例外。

  附近的人都在向前方的天地贝赶,没有人认出方运,只是许多人对天空乱飞的小流星感兴趣。

  方运看到天地贝,心道董知府果然有手段,竟然把天地贝都借了过来,有了天地贝,城宴就方便了许多。若是在大街上设宴,光灶台就需要搭建几百个,饭后的清理更是一个大难题。

  两人走进天地贝,就见前方酒楼招牌林立。来宾如云,数以万计的人在一起桌子边吃喝,数以千计的厨师和伙计围着灶台忙碌。

  许多人吃完了没有走,继续留在这里谈天说地。这就导致天地贝里的人越来越多。好在天地贝异常神奇,灶台、水台、桌椅等等应有尽有,随着人数的增加而增加。那些垃圾也被无声无息地送走。

  不过是一次庆功会,却充满了盛大节日的气氛,方运自己都没料到会演变成这样。

  方运走了两步,就听耳边传来鲸王的声音:“我们等很久了。”

  眼前光华闪烁,随后方运发现自己和杨玉环来到一处相对独立的地方,眼前有六桌人。

  方运粗粗扫了一眼,各个气质不凡,这些人不是举人就是进士,文官军将,才子巨商。

  这些人哪怕在整个人族都小有地位,但看到方运后迅速起身,微笑迎接。

  冯院君大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方才还在商议,这次光吃饭可不够,必须要用一种更好的方式来纪念你。我们纷纷出谋划策,最后鲸王大人说,既然大家都在吃,那就以吃为节吧。我们恍然大悟,便决定以后每年的八月二十三,就是我玉海府的‘城宴节’。”

  “民以食为天。这个节日真是恰到好处,谁人能不吃喝?以吃为节,必然更易流传。不出三年,各州恐怕就会效仿。”

  “孔圣言,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以吃为重乃是雅事。”一个举人半开玩笑道。

  众人自然知道,这话并非是孔圣贪图口腹之欲,原本的意思是,在祭祀等郑重时刻,食物要比平常做的精致,肉要做的细致,用更好的方式烹调制作,尤其应该注重细节,要做到食不言、寝不语。因为整篇《论语第十》都是在讲“礼”,而不是讲吃饭,绝非当年孔子封圣前有人质疑的那样贪图享受。

  单取这八个字,自然可以解释为饭菜越精细越好,所以有了双重的含义。

  董知府笑道:“我听人说起,方运曾在方家族学教学生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妙语,大概是:我们应该保护好人族的每一片土地,因为不知道会长出什么好吃的。”

  众人放声大笑。

  李文鹰微微一笑。

  曾在引龙阁与董知府见过的曾举人放下水烟,拿起酒杯,道:“景庆两国之斗我们不参与,方镇国与亚圣世家之争我们同样不参与,但作为人族,我们理应一起敬一杯,第一敬,敬方运如人族先贤,率领我人族一代举人崛起!”

  众人正色举起酒杯,而董知府把新的酒杯递给方运,数十人一起看着方运,连实际的江州领袖李文鹰都不例外。

  “言重了,末学远远不及先贤。既然诸位赏光参加城宴,我便先干为尽。”方运说着喝光杯中酒,然后把杯口朝向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