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37章 策论双问

第337章 策论双问

  方运道:"若是这样,人人选的三篇策论都是十国,妖蛮和安民.但实际上进士不可能都选这三篇,圣院应该有什么手段避免吧"

  董知府道:"自然.若强行选这三题,答得不好,那便是自不量力,不会取舍,在答题前就已经败了.而进士又不是只取主政一方的大员,工部,户部和刑部等都需要大量的相关人才.写灭妖蛮策论得乙的人去刑部,远远比不上写法理策论得乙之人.若两人评等相同,那么后者成进士的可能更大,因为我景国缺精通司法的进士.若是两人都落榜,那不出意外,后者有很大可能成为‘同进士’,即景国向圣院索要的追加进士的名额."

  "原来如此.若想成为进士前三,那最好写这老三篇策论,若想更容易中进士,那便应该避开老三篇中的至少一篇.举人试虽然和进士试不同,但为了日后的进士试准备,最好是举人试选什么,进士试就应选什么."方运道.

  "不错.你要争的是状元."

  "学生谨记."方运道.

  "另外,因文曲星动,今年的举人试和进士试的名额有所增加,这对你来说有喜有忧.人多了,你争状元的机会就小一些,这是忧.至于喜,那便是我国今年额外多了三十个同进士的名额."董知府道.

  方运先是一喜,因为景国去年也只录取三十位进士,今年就算加倍取六十,额外的三十个同进士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随后方运一愣,道:"喜莫非这同进士的名额跟我有关"

  董知府笑道:"当然与你有关.在你出圣墟前,圣院的人说你第一次书山过了三山二阁,而武国和庆国的秀才不知为何大批失败.惹得半圣认为两国学子不堪造就,所以把另外两国的同进士名额夺了一部分,分到咱们景国.不过现在我们才知道,你何止过了三山二阁.你都已经入了第四山!那三十同进士必然会铭记你的大恩.这是一份沉甸甸的人脉!"

  方运点了点头,这次没有客气或谦虚.景国这三十个同进士,完全是他在书山努力争来的.

  "这次封爵,也会考虑到这个因素.爵位可能只是从三品文侯,但别的赏赐会很重.好了.我们继续说策论.策论中的十国,妖蛮和安民是大分类,而真正的考题有时候是一句话,有时候是半圣写的几百字,有时候甚至干脆摘抄古书的故事."

  方运轻轻点头.

  董知府又道:"进士试和举人试不同.进士试之所以出现老三篇,乃是因为进士试是为人族选人才,所以题目极大.但举人试则主在为国选贤良,所以我便从历年的策论中选三题.你在黄昏前快速答出,不求完善无缺,旨在让我摸清你的长处和短板.等你答完三题,我评判完后.再给你留十题,明日晚间我会来评判."

  方运面露苦色,别人答三篇策论至少用十二个时辰,自己倒好,最多有三个时辰的时间.

  "你少在那里装蒜,我知你文思敏捷,又有上品奋笔疾书,定然可以完成.准备好纸笔!"

  董知府说完,从桌子上拿起毛笔,思索了十几息,提笔书写,一边写一边道:"我选十九年前的举人试题目三篇,你来作答."

  不多时,董知府写完第一篇题目,递给方运,道:"你先答这篇策论."

  方运接过一看,微微皱眉,这篇策论题目是双问,开头就是"圣教化,君国政.明德之君,知固本重农,治兵修备."

  这篇题目后面就是围绕前面发问,众圣负责教化,而国君负责政务,真正的国君应该首重农事与军务,那么作为一国读书人,应该如何为国君献策.

  方运没有立刻作答,而是先思索这农事与军务的关系,因为这种题叫"双问".

  方运心想双问题在进士试中都不多见,那年的举人试中竟然有这题,深觉十九年前的举人倒霉.

  十国重经义,所以经义已经被考生们研究到每一个细节,而诗词和策论虽有研究,但书籍很不容易买,方运只看过十七本有关策论的写作指导书籍,而那些书中的解双问之法太过模糊.

  奇书天地中也不可能有双问的解答之策,方运只能靠自己.

  当时,方运收集了能找到近年所有双问类策论题目,共三十二题,然后找出这些题目的范文,共一百七十篇,然后反复阅读优秀策论和差等策论,对比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再寻找优秀策论之间的相同之处.

  经过一天的努力,方运终于发现双问策论的要点在于"关联""并重"和"统一",而明白了这个观点,方运再对照那卸文,发现凡是这三点能写好的,大都是甲等,而写好两点的,至少是乙等,那些差等策论除了答非所问的,大都是没把握好两点.

  方运思绪纷飞,把自己总结的经验用在这道策论题目上.

  "若想得乙等,必须分别对农事和军务有良好的对策,并且把两者联系起来.但要想得甲等,就不仅仅是联系那么简单,而是要站在更高的角度,站在一国之相的位置,把农事与军务统一.那些甲等范文好则好,但称不上妙,因为他们是强行把双问.的不同类别统一.以此篇为例,农事就是农事,军务就是军务,强行统一起来,只能是一些"屯田"之类的老套手段,但若要两者更完美统一,应该添加一个纽带!而这个纽带在现如今的国家中,又不能强过农事和军务,否则就是喧宾夺主,跑题,直接丁等."

  "所以,真正的甲等双问好文,不仅要有‘联系’‘并重’和‘统一’,必须还要有‘纽带’!这就是方向,而具体如何献策农事和军务,则是道路.若要得甲等,两者缺一不可!"

  方运有生活在一个高度发达社会的经验,自然知道什么是一个万能的纽带.

  在想好纽带后,方运就根据景国的现状分析,然后思索对策.

  一刻钟后,方运提笔,在开头就直指统一,回答:"臣对:无农不稳,无军不固,无商不富.农者……"

  董知府就站在方运身边,仅仅看了前十二个字,目光一闪.

  策论最忌讳跑题偏题,明明是农事与军务,却加一个地位不如两者的商,写好了则罢,写不好恐怕直接丁等.

  不过董知府没有轻易下结论,而是继续看下去.

  方运经过五次才气灌顶,又得文曲星照,思维极其敏捷,很快把自己所知所见所闻的一切联系起来,然后迅速分门别类,再挑选出适合此篇策论的内容,最后再进一步精炼.

  那些普通举人书写过程都是下意识进行,但方运得文曲星照后,思维已经达到进士的程度,这些过程都非常清晰地在他脑海中出现.

  在农事方面写了几句,方运脸上突然浮现一抹微笑,因为他在写的过程又有新的发现,这策论和经义不同,经义是分析圣人之言,必须要面面俱到,主要表现圣人之道,自己还在次要位置.

  而策论根本是在献策,是在向君上和考官展示自我,那么面面俱到反而落了下乘,一专多能才是策论答题的第二个要素.

  于是,在写农事的时候,方运没有学策论指导书籍那样用洋洋洒洒数千言来献策,而是在写了一些问题对策后,笔锋一转,写到:"无农不稳,何以稳农"

  接着,方运就通过自己的所见所闻,把农事的重点落在"稳农"上.

  董知府一看,差一点拍案叫绝,在农事方面,很多人都提出重农思想和对策,但是"稳农"却比"重农"更加具体,更加精确,不仅能抓住考官的眼光,也更符合策论的理念.

  董知府盯着方运的头,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怎么会这么机敏,因为"何以稳农"四字一出,哪怕是方运写的稳农之策和别人的重农之策一模一样,但就凭这四个字也能稳压其余考生.

  写完农事,方运又开始写军务,景国边患严重,景国的考生若是答题,必然会围绕对付妖蛮进行,但方运则秉承专精的答题理念,不写军工,不写兵将,而写"军纪",然后从军纪稍稍延伸到军心,明明白白写只有军纪才能让军人有心有魂.

  写完军务,方运松了口气,稍稍稳住自己心神,重新阅读一遍前文,最后点点头,确定自己写的和自己所想一致,神态更加沉稳.

  董知府一直在观察方运,看到这一幕,他在心中暗叹真是名不虚传,方运刚才的举动看似普通,却已近"明己".一个人活得越久,越知道了解自己最难,而"明己"还要高于"自省",自省只是提醒自己的过失,"明己"却能准确地知道自己的错与对,不仅要改正自己的错,更要坚持自己的对.

  董知府一直沉浸在"稳农"和"军纪"两策之中,他没想到一个少年举人竟然能写出这般深刻的道理,不仅远超他这个进士,而且很具有可行性.

  "董大人,我答完了.董大人"方运道.

  "哦"董知府脱离思索两策的状态,然后叹息一声,看着方运.

  "十九年前你若在密州,解元必非我."

  方运恍然大悟,原来这是董知府当年的考题,他不仅在十九年前参加了举人试,而且还是密州的举人第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