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门口

  阳光照着玉海城,也照在方家门前越来越多的礼物上.

  那些礼物最贵重的也不过是好一些的文房四宝,绝大多数都是很常见的东西,甚至有孩子把自己喜欢的小玩具拿了出来,郑重地放在一些礼物上.

  "替我谢谢方叔叔!"五六岁的孩子说完,高高兴兴拉着母亲的手离去.

  张老汉把装着苹果的纸袋放在方家门口,又站在方家门口欣慰地看了许久,才推着小推车离去.

  走回十字路口,张老汉发现其他三个方向有许多人正向这里走来,这些人来的目的不言自明.

  张老汉回头,看到那些礼物已经堆成两座小山,每一座都有一人多高,欣慰一笑,推着车离开.

  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大多数人都把东西往这里一放,然后拱手作揖离开,不贪图什么,不攀附什么,只是用简简单单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方运和景国的支持.

  半个时辰后,二十多个举人远远走来.

  在寻常时刻,二十多身穿黑色举人服的人必然会引起所有人的关注,但现在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们,而是方家门口的人群和那些礼物.

  方家门前的乌林街原本非常宽,足以供十几匹马并行,但现在,从方运家门口开始,往东西两侧的街道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新来的人发现,方运家所在的那段乌林街只剩一侧可供人通行,而靠方运家那半边的街道堆着,铺着大量的东西.尤其是门口附近,堆着的东西已经和院墙齐平,镇门石狮子的头上都挂着一些海带,鱼干.

  周围的邻居正在帮忙整理,各种东西被分门别类摆好堆叠好,有些东西不能压着,只能并排放在地上,已经绵延到了街口.

  "好家伙.来之前听驿站的差役说起,我还不太相信,一路上听闻,再亲眼所见,才知什么叫真英豪.今日的瓜果满街,厚礼盈门,必口口相传,流传后世."

  "有此民心,江州之内方运无敌矣."颜域空道.

  "前面的人太多了,有些人迟迟不走,堵得厉害.我们等等再进去.先在这里感受一下什么叫万民爱戴,什么叫门庭若市.我若能得一城之民如此相待,死了也值."

  "嗯,再等等."

  方家的卧室中,方运缓缓睁开眼,因为到了家不需要防备,完全是睡到自然醒.

  方运的睡姿是面朝右侧,一睁眼看到的不是窗户,而是小狐狸.小狐狸正直立在枕边,一只小爪子搭在他的耳朵上,帮他捂着耳朵,避免被喧闹声吵到.

  方运忍不住微笑起来.小狐狸也咧着嘴笑起来,然后轻轻用另一只爪子摸了摸方运的头,温柔地嘤嘤叫了两声,像是在说:好好睡.我帮你捂着耳朵,等睡够了再叙旧.

  方运被小狐狸贤惠的模样逗笑,起身抱起它.放在怀里轻轻挠着它的下巴,道:"我睡够了.这些天怎么样,在家里乖吗"

  奴奴抱着方运的手,用头轻轻蹭着方运的手指,笑眯眯地点头,同时嘤嘤叫着,好像在说:多抱我一会儿.

  这时候小流星飞出来,飞向奴奴,奴奴反应极快,本能地用小爪子一拍,把小流星拍飞出去.

  咚地一声,小流星撞在墙上,它在墙边转了几圈,回到方运身后飞来飞去,再也不敢靠近奴奴.

  奴奴好奇地看着小流星,然后伸出小爪子招了招手.小流星晃了晃,似乎在犹豫,但最终还是飞向奴奴.哪知奴奴再一次突然伸出爪子,又把小流星拍走,小流星再一次委屈地飞回来.

  "嘤嘤嘤……"小狐狸大笑起来,觉得太好玩了,然后猛地一跳,稳稳地跳在小流星上,四肢小爪子牢牢抓住小流星.

  小流星稍稍一下沉,然后一动不动悬浮半空,好像变傻变呆了,又像是在无声的反抗.

  方运笑着道:"奴奴,这是别人送我的小东西,你喜欢就拿去玩."

  "嘤嘤!嘤嘤!"小狐狸兴奋地欢呼,好像在说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接着,奴奴用爪子轻轻拍了拍小流星,轻嘤一声,好像再问:飞呀,怎么不飞了!

  小流星倔强地一动不动.

  奴奴恼了,露出一副不信治不了你的模样,四只小脚在小流星上乱踩.

  "嗖……"小流星突然加速,奴奴身子一歪,从半空掉下去,方运眼疾手快,伸手接住奴奴.

  "嘤嘤!"奴奴谢完方运,立刻扑向小流星,然后这一只狐狸和一颗石头就在卧室里追逃起来,鸡飞狗跳.

  方运摇摇头,站起来,就见房门打开,杨玉环端着脸盆走了进来.

  "你醒了."杨玉环轻声问候,眼中柔情淡淡,绵绵不绝.

  "嗯.家里没事吧"方运道.

  "都挺好的.走了不到十天,比你去当兵磨砺的时候还短,没什么."杨玉环轻轻右手理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明亮的双眼盯着方运的面庞,充满欣喜,还有那么一点点羞涩.

  方运知道她不想让自己担心,当兵十年也不如这圣墟的几天凶险,杨玉环这些天.必然一直担惊受怕,直到自己回来才放心.

  方运接过脸盆和毛巾,一边擦脸,一边问:"临走前我记得你在绣仙鹤飞云图,绣完了吗"

  "这些天在练琴瑟,还没绣完,不过快了."杨玉环说着脸一红,她以前刺绣飞快,前些天绣一会儿就分神,心里想的都是方运.

  "哦,赖偏将家已经搬走了,我给你请个女琴师来教你学瑟."方运道.

  "嗯."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家常,而小狐狸和小流星像是小猫抓蝴蝶似的,不断在屋子里嬉闹.

  等和杨玉环说完话,方运扭头道:"别闹了,跟我出去."

  小狐狸跑回来,扑到方运怀里,用爪子指着小流星嘤嘤叫着告状,好像在说:它欺负我.

  小流星立刻左右摇晃.竭力否认.

  "这是什么东西"杨玉环站在方运身边好奇地问.

  "学名秘星,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方运道.

  "挺有趣的."杨玉环道.

  小流星立刻飞到杨玉环面前,杨玉环笑着伸手轻轻摸着小流星.

  奴奴瞪大眼睛,这破石头不听话就算了,竟然还讨好女主人,太奸诈了!

  方运道:"外面怎么乱哄哄的,发生了什么事"

  杨玉环无奈地道:"好多人送东西来,那些东西太多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

  "哦那我去看看."方运向外走去.杨玉环跟在后面,小狐狸和小流星紧紧跟随.

  方运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十几个人在门外的街上,缓缓由西向东走,也有几个人由东向西走,而方大牛和门房站在门口,不断鞠躬道谢,两人直起身还捶了捶后腰.

  方运踏出门槛,微微一惊.急忙向两侧看去,两侧竟然堆满蔬菜,什么白菜,菠菜,冬瓜等等应有尽有,普通的菜市场都没法比.只有蔬菜批发市场才能见到这么一大堆菜.

  方运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热流涌动,快步赶出去,冲门前的人拱手行礼.正要开口,发现人实在太多,只得以舌绽春雷道:"方运谢过玉海城的乡亲父老.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些东西请拿回去吧,实在太多了."

  门前的一个老人笑道:"我们送我们的,你收着便是.今天吃不了,还有明天,坏了就坏了,谁家里也不差这些东西."

  "你就收下吧,我们这些人既不能像你一样文斗庆国,也不能写出对我十国有大功的秀才举人战诗词,更不能去杀妖灭蛮.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么多了."一位老妇人道.

  一旁的人纷纷附和.

  方运此刻有一肚子话,但看着这一张张善良的面庞,看着一道道关切的目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运谢过诸位."方运向众人作揖.

  方运谢过近处的人,向前走了几步,向两侧望去,发现来往的人络绎不绝,照这个趋势,一直到中午人流都不会断.玉海城是半圣建立,城里居民过百万,等消息流传更广,来这里的人恐怕更多.

  方运摸了摸官印,里面收到的鸿雁传书已经到了五千封,不能再接收了,哪怕自己一目十行都需要看好一阵才能看完,有泄需要回复,一天的时间都不够.

  方运不断向来人致谢,不多时,颜域空和李繁铭等二十余举人过来.

  这些人即将去济县,看门前的阵势,方运知道没办法给他们送行,于是把他们迎进去,并向门口的众人道谢.

  进了院子,李繁铭问:"你看了今日的增刊没有"

  "我刚睡醒,还没看."

  "那你先看看."李繁铭把递给方运.

  方运迅速用一目十行看完,道:"不愧是圣院发行,说得都比较中肯,不偏不倚,没有因为荀家是亚圣世家就帮荀家说话.而且也只说百血赏金,没说后面那些加赏,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保护我."

  "你看的重点不对!重点是,你难道没发现,文报的前四版的消息都与你有关"

  "哦,发现了."方运丝毫不在意.

  "你都上过头版,半圣题词,这种荣誉对你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你淡定的模样,让我想打人!"李繁铭笑道.

  李繁铭的腿边,大兔子瞪着奴奴,似乎有些生气,那日圣墟中秋文会上,所有人都把杨玉环当成嫦娥,把小狐狸当成玉兔,它这个货真价实的兔子却没人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