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圣墟碎

  凌晨的玉海府非常寂静,但南城门口外却是另一番天地.

  不等空行楼船停好,那些官员如潮水一样涌来,迫不及待要见凯旋归来的英雄.

  不要说船上的举人们,就连那肖送的翰林和大学士都十分羡慕,对景国来说,方运已经可以做到普通文人所能做到的极致,现在若是白天,玉海城内必然万人空巷,全城人齐出迎接.

  空行楼船停稳,方运走下楼梯,玉海府的文官之首董知府直奔向方运,可到了方运面前,眼眶湿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身后的那些人全都眼圈发红.

  景国被庆国欺凌近百年,在近十几年更是被文压全国,毫无反抗之力,哪怕是有李文鹰这样的天才也独木难支,每一次文斗都一败涂地.

  "我……替景国子民感谢你!压在我们上亿人头顶的污名,泼在我们上亿人身上的污水,今夜,一朝散尽!请受我等一拜!"

  董知府深深作揖,而他身后无论是府文院的院君还是州都督,无论是二十岁出头的幕僚文员还是七八十岁高龄的老人,一起弯腰作揖.

  "使不得."方运急忙去托董知府,不让他弯腰拜下去,但他哪里托得动一位成名多年的进士,终究没能拦住,只得作揖回礼.

  大学士孔实轻叹:"国士驾临,不外如是."

  众人肃然,堂堂孔家大学士说哪怕一国最优秀之人出现,所受到的待遇也不过是这样,这可以说是比文人表率更高的评价.

  方运道:"我所作的一切,无非是一个读书人应该做的,支撑景国的.不是一个两个天才,而是每一位读书人."

  "但,你站在最高处支撑!此次文斗,一扫我景国百年之耻.重振我景国之文名.你功盖一国!我必率玉海城上下官员为你联名请功!不给你一个州侯,我撞死在金銮殿之上!"董知府的话语掷地有声.

  "愿随董大人左右!"众多官员齐声附和.

  王公侯伯子男共六个爵位分九级.对应九品到一品,而州侯是第三等爵位,位列三品,一州的最高的州牧,州院君和州都督三人也不过是三品.

  "谢过诸位."方运拱手致谢.他自然知道这些官员不仅仅是请功那么简单,他们已经在对左相亮剑,若是左相阻拦,他们必然不计一切代价展开攻势.

  一位官员道:"可惜是夜间,无法鸣锣开道,仪仗列队,礼数不周,还请方镇国谅解."

  方运笑道:"没关系.无非一次文斗而已,要是闹得太夸张,不知道别人会如何说我们景国人.其实你们都前来已经是少有的大排场."

  李文鹰道:"夜深不便详谈,明日庆功会再议.方运刚从圣墟回来.应该返家休息.这次各国才俊出圣墟后直奔悟道河而来,你们好生接待."

  "是!"众官员应声.

  "我们已经备好马车,方运可乘坐回家,其他才俊可与我一起去驿站暂住."董知府道.

  方运看了看天边,已经由黑变深蓝,最多一个半时辰太阳就会升起.

  随后,方运在前,玉海城全体官员在后,众人一起向城内备好的马车走去,许多人边走边看鸿雁传书.

  宗午德抱怨道:"唉,我们宗家人都没睡,那些叔伯兄弟不停给我发传书询问事情经过.在城外收不到,这一到城门口,那鸿雁传书,要都是真的大雁,非把我压死不可."

  "我比你还惨,家里人,纪家那边的,文院的老同学,还有各国的文友酒友,都在询问."

  "还是我有先见之明,见势不妙,不接受任何鸿雁传书."贾经安笑道.

  "所以都跑来问我."贾明义大学士白了侄子一眼.

  众人一笑.

  李文鹰道:"方运,《文报》有人找你,你怎么不回话."

  "你们自己看吧."方运无奈地地解除官印隐匿鸿雁传书的功能,众人只看一眼就沉默了.

  数以千计的鸿雁飞在方运的上空不断盘旋,而且不断有大量的鸿雁飞过来,实在是太多了,除非成大儒一念化百,否则谁也没办法在短时间看完这么多鸿雁传书.

  圣前举人,疑似星之王,圣墟大赢家和文压庆国的种种头衔荣誉加一起,让方运成为圣元大陆的焦点,现在联系他的人太多了.

  "算了,《文报》的约稿我帮你推掉.《文报》本想趁现在做一个有关你的专题,天亮前在各国刊发."

  "是增刊"方运问.

  "自然."

  众人露出羡慕之色,不用想,必然是文斗一州让《文报》编审院不得不出增刊,完全是方运引发的,一人引动《文报》增刊,一点不比在《圣道》三诗同辉差.

  众人正聊着,大地突然轻轻一震,就在所有人以为只是一次普通地震的时候,一道横贯南北的巨大空间裂痕出现在天空,那空间裂痕漆黑如墨,仿佛把圣元大陆的天空一分为二,挡住群星的光芒,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格外醒目.

  一些杂物从裂痕中掉落,有树木,.有碎石,有河水,甚至有数百丈的高山一同跌落.

  空间裂痕周围还有一些小的空间裂缝,分布杂乱.

  "怎么回事!"众人大惊,齐齐望着那可怕的裂痕.

  方运和几个举人突然一愣,因为恰好一座山从巨大的空间裂痕中掉出来,那分明就是圣墟中龙崖的山,众人都曾进入过龙崖,对那山的形状非常熟悉.

  但是,怪异的事情还在后面,那些杂物还没等落地,半空中又出现新的空间裂痕,正好位于那些杂物的下方,让那些杂物全部掉入新的空间裂缝中,消失不见.

  圣元大陆好似成为两个空间的中转之地.

  而且那新的空间裂缝散发着一种极为恐怖的气息,每个人都如同陷入深深的噩梦之中,一动也不敢动.

  方运也无法动弹,但发觉怀里的雾蝶动了动,然后继续沉睡.

  不多时,空间裂痕渐渐变小,众人的身体才恢复.

  "那不是龙崖的山么"李繁铭问.

  在场不止这些举人去过圣墟,李文鹰等大学士也有数人进去过,都认得那座山.

  方运突然想起在圣墟的所见所闻,想起那个龙头灵骨的话,轻声道:"圣墟碎了"

  孔实轻叹道:"还是碎了."

  众人看向这位孔家重要人物,显然,孔家人知道的比别人都多,这次圣院决定让更多举人进圣墟,孔家人出了大力,甚至舍弃了一些名额.

  "若是方便,孔兄不妨详说一二."贾家的大学士道.

  孔实道:"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很多世家的人应该都已经推断出.圣墟这些年一直在变化,两百年前,就有一位孔家大儒预言圣墟撑不到三百年,若有异变,圣墟必毁.先是文曲星动,又是文曲星照,如此大变又牵扯到圣墟,圣墟崩毁也是理所当然."

  方运想起了那个忠心耿耿的星蛮人牛山,牛山和犬析没有圣院力量接引,应该还在妖祖门庭,但他们两人生长在圣墟,不知道会不会被这次圣墟剧变影响.

  遥远的西北大草原,一道百丈空间裂缝从天空出现,随后大片碎石掉了下来,和碎石一起掉下来的还有一头犬妖将和一头牛蛮帅.

  "救命啊!"一头犬妖将大喊.

  "狗叫什么!啊……疼死了我了!"牛蛮帅痛呼.

  巨石落尽,两个妖蛮从石堆中爬出来,牛蛮帅身上又青又肿,但没有出血,那犬妖将则很悲惨,一身伤口,正在用气血弥补.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见过这片星空不过这月亮倒是咱们圣墟的月亮."牛蛮帅疑惑地道.

  "你看文曲星的位置,只有在圣元大陆看到的文曲星才是永恒不变,高悬正中,这里应该是圣元大陆."

  牛蛮帅用鼻子嗅了嗅,道:"元气稀薄,但很舒服,比圣墟好太多,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圣元大陆.唉,没想到圣墟和半个妖祖门庭都塌了,回不去了."

  牛蛮帅坐在岩石上发呆.

  犬妖将摇着尾巴走过来,伸出前爪搭在牛蛮帅腿上,道:"你怕什么咱们认识那么多人族,直接去找他们就好.据我观察,人族比血妖蛮好多了."

  "也是,月皇陛下那么厉害,我们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

  "不过,你确定他们不会把我们当血妖蛮杀掉"犬妖将道.

  牛蛮帅沉默不语.

  "我至今弄不懂月皇陛下叫什么,我们直接问月皇,别人未必知道啊."犬妖将道.

  牛蛮帅点点头,道:"我至今也不知道月皇陛下叫什么,那些人有时候叫方运,有时候叫方镇国,还有什么方双甲,方五甲,方圣前,方师,我都不知道换成妖语是什么意思."牛蛮帅不断用手拍自己的脑袋,希望可以把自己拍得更聪明.

  "我们先混进血妖蛮里,找机会寻找月皇,只要咱们不亲手杀人,月皇陛下就不会责罚我们."

  "说的也是.走,先找个血妖蛮部落落脚!"

  一个牛头人和一条大黄狗离开碎石堆,在夜色中前行.

  "你说月皇陛下到底叫什么"牛蛮帅轻声问,牛眼里有些伤感.

  "别问我,我是狗脑子."犬妖将不满地晃着尾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