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28章 死亡科举

第328章 死亡科举

  "我没想那么多,尽快成进士最好."方运道.

  李繁铭道:"当然要争同年,你今年考举人十拿九稳,中进士也有九成的胜算!而全甲不可能实现,最后的殿试考的可不是诗词文,而是主政一方,涉及政,刑,军,工和沤方面,比如,你在怎么跟农家的弟子比农事怎么跟工家子弟比水利怎么跟法家弟子比治安实在太难."

  "这可说不好.不要忘了,每一年的殿试人员都不一样.比如衣知世当年考进士的时候,十国天才全部避开,有几个天才不信邪,结果成就了衣知世的十国第一状元和国首之位.那一年不参与进士试的人全在第二年参加,结果导致第二年的进士试空前惨烈.我一位堂叔每次喝醉酒就讲那年的事,说他本可以成为争蜀国前三之位,最不济也是探花,结果被生生挤到第六."

  周围的读书人笑起来,参加过科举和考试的人都能理解这种悲剧.

  贾经安,笑道:"每一年圣墟之后的进士试,被称之为‘死亡科举’,今年会被冠以‘绝望之年’,明年的殿试之年会被冠以‘绝望之年’,你们可要做好准备."

  众人相顾无言,大部分进圣墟的人实际都可以轻松考上进士,为了圣墟才一直不参与进士试,而在圣墟结束后,这些天才举人必然会尽快参与进士试,哪怕再拖一年都是巨大的损失.

  "今年……情况不妙啊."

  "何止不妙!咱们这些人都进入过彗星长廊,比之前或活着离开圣墟的九成举人更胜一筹!再加上那些没有进圣墟的,他们或许实战能力不强,但科举中定然有人临场发挥极佳,一举夺得进士!"

  方运半开玩笑道:"不如你们都参与明年的科举,今年就让我来吧.你们为了圣墟等了那么多年.也不怕再等一年,反正你们原本计划两年后参加圣墟和科举."

  "你想得真美!我们成为举人多年,每耽误一年就是一年的损失,今年必须成进士!你不可恨.毕竟我原本就没资格争国首.但我有能力争庆国状元啊!现在倒好,颜域空非得在今年考进士.我怎么跟他比状元能提前获得平步青云,有了平步青云的进士和普通进士,那简直是天壤之别!"宗午德愤恨地看向颜域空.

  "那你就明年考."

  "你赔我一年的时光"

  "那我只能赔你一个庆国老二."颜域空道.

  众人哄堂大笑.

  宗午德笑骂道:"你们看看这个颜域空,越来越猖狂了.竟然内定了庆国的状元!方运,我若拜你为师,你能不能帮我在进士试上压过颜域空"

  方运看了看宗午德,道:"不如这样,我拜你为师,只求你别想着超越颜域空."

  "哈哈哈……"众人再次大笑.

  大兔子抱着肚子在甲板上滚来滚去.

  宗午德羞恼道:"你们两个家伙就联手欺负我吧!咦"

  "怎么了"方运问.

  宗午德的神色变得无比严肃,然后露出一副沮丧的样子.道:"刚才我犯傻了!我是庆国人啊,这空行楼船是去景国,我怎么又坐了上来"

  众人这才意识到,他们大都不应该再度登船.应该留在夕州睡一觉后,回他们自己的国家.可他们之前都是跟着方运来的,自然而然跟随方运上船,完全忘记回家的事."

  宗午德笑道:"域空,你也做了一件蠢事吧"

  "我我想去一趟悟道河,和你不一样."颜域空泰然自若,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鬼扯!你明明和我一样,稀里糊涂就跟着方运上船了!不过你果然比我聪明,竟然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方运,不如你一起去"

  方运道:"我要备考,没工夫回济县."

  李繁铭道:"举人试在大源府考,而悟道河离大源府不远,我们现在就去悟道河畔,九月初一那天一起送你参与举人试,如何"

  "这样不错."方运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嘿嘿,等我们从悟道河悟道,再见到你会让你吓一跳."宗午德道.

  方运一听,心中彻底无奈,这些人积累多年,又在圣墟和彗星长廊得莫大的好处,各方面在近期必然有大飞跃,不管在哪里都一样,可偏偏选择了悟道河.

  等这些人回到各国,这悟道河的名字恐怕会走出景国,传遍十国,方运就算说悟道河是假的也没人相信.

  "祝贺你们悟道成功."方运只能这么说.

  "我在今年能不能突破文胆一境,达到文胆二境,全靠悟道河了."颜域空认真道.

  "我希望自己在琴道更进一层."师棠道.

  "我去参悟兵法."孙乃勇道.

  众人纷纷发表意见,已经真把悟道河当成了圣地.

  方运呆呆地看着这些各国最顶尖的天才,他们如同最普通的考生参加科举一样,对悟道河有朴素而虔诚的期待.

  "悲剧啊……"方运心想.

  "方运,你怎么不指导一下我们.悟道"

  方运很想说什么都没有指导个鬼,但只能挤出微笑,道:"悟道河因人而异,悟道河边千百人,悟道者寥寥无几,一切看……机缘."方运差点说出"巧合".

  "说的也是.不过我们相信去了悟道河必然有收获,别人信不过,但不能不相信你方运."宗午德道.

  众人一起点头.

  方运沉默.

  就在这时,船长室的大学士孔实道:"文鹰受益于悟道河,即将成大儒,我们几人送你去玉海城后,一起去悟道河,你们举人与我们一同前去吧."

  所有举人高兴答应.更加兴奋,没想到悟道河能让李文鹰这个大学士受益,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死也要去一次.

  方运无言以对.前些日子李文鹰是去了悟道河.但跟他即将成大儒根本不沾边,真正起作用的是应该是《陋室铭》和《三字经》的注释.

  看着他们聊悟道河聊得兴高采烈.方运本着身为读书人应该有的良知,果断装作听不到,遥望星空,假装思考.实则发呆.

  同一片星空下,景国所有高文位的人和十国七成高文位的人至今没有睡觉,在等待方运文斗一州的结果.

  当世第一举人,文斗一州,亚圣世家荀家参与,任何一个因素都足以让他们重视,更何况三者合一.

  景国厩.左相府.

  柳山的书房里一片昏暗,柳山双目有神,正在阅读《紫炉斋文集》,而杂家宗圣的书房就叫紫炉斋.

  不多时.桌子上的官印散发出细微的波动,柳山的目光一变,但却一动不动,直到读完一篇文章,才合上书,右手拿起官印.

  一只黑色鸿雁飞出,在他前方铺开,化为一篇书信.

  "方运胜."

  柳山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朝堂上那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左相,但是,他的左手死死地按在桌子边缘.

  咔嚓一声轻响,桌边竟然被他生生按碎.

  柳山收回左手,眼前的黑色鸿雁传书突然开始变幻,形成了新的文字.

  "为杂家圣道,压方运三年."

  柳山看着这十个字,轻叹一声.

  若是正常,来信绝不会出现"为杂家圣道"的字样,但现在偏偏写了,柳山仿佛看到那人在犹豫,生怕自己不去做.

  柳山盯着"压方运三年"五个字,目光如鹰鹫一样锐利.

  就在前不久,杂家众人还到处宣扬要断方运圣道,可现在上面却给了这个命令,柳山看到了更深的东西.

  十个字缓缓消散,柳山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

  "是因为三年后就压不住他了"

  不多时,柳山坐回桌边,拿出一张信纸,提笔写书写:"知白……"

  倒峰山,圣院.

  《圣道》编审院静悄悄的,已经无人,但相邻极近的《文报》编审院却灯火通明,两位编审大学士快速审稿,许多文员进进出出.

  两个文员把稿件送入大学士房中,急忙退出,边走边抱怨,哈欠连天.

  "这是怎么了两位大学士突然连夜审稿,说明日要出加急增刊.《文报》的增刊可是非同小可,加急增刊一年也没有一次,每一次增刊都有影响十国的大事发生,今儿这是怎么了."

  "我也迷糊,今年圣墟虽是我人族大获全胜,但也不至于出增刊,恐怕是今夜除了什么大事,和圣墟加一起,足以出增刊."

  "我问了几人,都不知道."

  就见一个满面笑容的文员迎面一路小跑.

  "丁兄,到底是何事,你可知晓"

  "方运文斗一州胜了!我马上要去联系从圣墟出来的举人,不说了!"

  "文斗一州!"两个文员惊呼.

  空行楼船以极快的速度掠过庆国国土,越过长江上空,在抵达玉海城外后减速.

  方运向下看去,夜晚应该紧闭的玉海城南门大开,上千人正站在门口,每一个人都身穿官服,看样子玉海城的文官,军官和文院三系官员齐聚南门外.

  "他们在迎接你!"宗午德语气中充满羡慕,能在后半夜让全城所有官员齐聚迎接的人,那绝对是大儒的待遇,哪怕左相前来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排场,至少要国君或太后来才行.

  空行楼船缓缓下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