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十胜

  《石中箭》一共二十字,荀陇的出口成章很快进入尾声.

  庆国人的热情达到了巅峰,都在等荀陇赢得文斗,最后必然报以声嘶力竭的欢呼,感谢他保住夕州,保住庆国文名.

  荀家那些平时不苟言笑的长辈此刻脸上笑成花,甚至有人已经在考虑庆功会的事宜.

  反观方运身后的众人,除了李文鹰没人知道《石中箭》是方运所作,全都面色灰暗,目光无神,连大兔子都用长耳朵捂着眼睛,不敢看最后的结果.

  "……没在石棱中!你输了!"荀陇诵完全诗,高高抬起下巴,如同站在高山上俯视地面的方运,不可一世.

  一支白色光箭出现在荀陇身前一尺处,光箭的光芒越来越浓,马上就会飞射出去,《石中箭》的速度连妖帅都躲不过,更不用说一个人族举人.

  方运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一叹,转身向空行楼船走去.

  观战的庆国人疑惑不解,这是什么情况荀陇的石中箭都出来了,方运怎么还背对着荀陇这是在自杀吗宁死也不认输

  "不对!"荀家人群中一个青年举人突然难以置信地大吼起来!

  "荀陇快跑!停下!"盛州牧突然以舌绽春雷大吼,声音之大,直传三百里.

  不知情的人诧异地看向荀陇,赫然发现荀陇竟然面露惊惧之色,哪怕是死亡在前,堂堂一国状元也不可能吓成这个样子.

  荀陇一动不动,而他面前的那支白色光箭原本指着方运,但此时此刻,一股无形的力量让这光箭缓缓回转,最后.箭指荀陇眉心.

  在石中箭完全回转之后,一声奇异的雷鸣在半空炸响,传遍百万里!

  "轰隆隆……"

  那声音明明不是任何语言,但每个人都能听出其中的威严和愤怒.那是青天之威.是众星之怒.

  夕州文院四周聚集着十数万人,没有一人说话.连虫鸣鸟叫都彻底绝迹.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荀陇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光箭,想要躲避,可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哪怕用尽全力挣扎也毫无用处.

  荀陇眼中的惊恐慢慢转化为绝望.

  光箭一动.刺入荀陇眉心,穿过头颅,鲜红的箭尖出现在荀陇的脑后.

  血滴自箭尖徐徐滴落.

  荀陇仰天倒下,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体轻轻颤了颤,便一动不动.

  荀陇的文宫急速崩溃,文宫中残留的神念还在支撑着身体.但越来越弱.

  夜空之下,荀陇仰面朝天,双目中的光华飞快减少,他的目光不断变化着.有疑惑,有迷茫,有愤怒,但在最后,全都化为无声的悔恨.

  "原来,方运说的没错,荀祖并未庇护我……"

  荀陇最后的神念催动残余的才气,化为一句充满悲凉的临终感慨,最后徐徐闭上眼,遮住了眼中最后一丝光芒.

  一颗流星在夕州的上空划过.

  圣庙降下的光罩消失,文斗结束.

  方运十胜,文压一州.

  文院前的广场依旧静悄悄的,唯一的声音就是方运的脚步声,他一直没有回头,稳步向空行楼船走去,留给庆国的,只有一个背影.

  几乎每一个人都突然明白,胜者不需要自己庆功,明日十国必为他欢呼.

  或许以后有人会忘记今日文斗的情节,但无人能遗忘方运此时的背影.

  他的背影比百丈楼船更高大.

  "没有站在对手的尸体前欢庆,已经可以称得上君子."人群中的一名老者说完,拄着木杖,转身离开.

  直到方运踏上空行楼船,消失在甲板上,所有人才发现,文斗已经结束了.

  "原来,《石中箭》是方运所作啊……"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在想着同一句话.

  "庆国输了文斗,荀家输了人."孔家大学士轻叹一声,向空行楼船上走去.

  "荀家,怕是要封门一年了."

  宗午德一边跟着走,一边感慨道:"荀陇自降文位文斗,若是胜了,保住荀家和我庆国文名,必然是一桩美谈,但先获罪文曲自降文位,又以《石中箭》杀其作者,遭天行师道,乃天诛,他的名声彻底完了."

  "方运瞒我们瞒得好苦啊.不过想想也是,除了他,世间很难有秀才能写出这等传世战诗."

  "荀家人现在恐怕已经恨死荀烨,他们一家拍拍屁股跑到十寒古地,荀家剩下的人却惨了,不仅全军尽墨,荀家的名声也已经降到千年以来的最低谷,荀家那些不争不斗的人,只能憋着气为人族立功,来弥补荀家的过错."

  "我听说荀大先生不想阻止方运入圣院,但另外三个弟弟都反对,他不得不保持沉默.这次他表现得最稳重,荀家的那肖辈恐怕大都会支持他.荀大先生若能成家主,或许可以化解这段仇恨."

  墨杉冷笑道:"他们就是看准了方运还只是举人,所以想压一压,结果被方运翻盘.以后等方运文位高了,当然要化解与方运仇恨哼!"

  "那不知道要等多久.走吧,先上船."

  在众人上船的过程中,周围的庆国人简直跟沸腾的水一样,议论纷纷,无比喧嚣,形成了往日夕州凌晨看不到的奇景.

  一开始众人还很克制,但说着说着,一羞怒的人开始骂了起来,不过不是骂方运,而是骂荀家那几个文斗的人.

  按理说死者为大,但荀陇被天罚却不在此列,几乎大部分庆国人都觉得荀陇败坏了庆国的名声,天行师道百年也出不了一次,偏偏出现在庆国,这对整个庆国的文名是巨大的打击.

  再加上被方运一人连胜十场,这已经不是丢脸不丢脸的问题,而是举国的耻辱.

  方运走到船头.准备等空行楼船起飞,听到下面大骂声不断,并不在意,结果听到一句话没绷住.笑了出来.

  "谁上都能零比十!我上我也行!丢人!真丢人!"

  空行楼船甲板上笑声不断.这人的嘴太毒了,但这话说的还真没错.把十个荀家顶尖举人换成十个童生,结果还是零比十,没有丝毫的差别.

  "这下放心了,我们刚才真是为你捏了一把汗啊."李繁铭道.

  "是啊.真是凶险.谁能想到荀陇如此果断,竟然敢退文位,若无意外,他极有可能成大学士,为何如此急功近利.我是想不通."

  "你若是生在森严的荀家,你就明白了.他成大学士,是要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到了那时.他是位列主家,但他儿子已经多少岁了他儿子到那时再得主家力量培养,成大儒的希望很渺茫."

  颜域空道:"此人退文位之时,分明怨气冲天.有一部分是冲着荀家去的."

  "其实他的策略一点没错,他自作的秀才战诗词绝对比不上《易水歌》和《石中箭》,方运的《易水歌》你们也看到了,太强了,再加上两人之间距离很远,哪怕荀陇提前半息诗成,也威胁不了方运.他只能选《石中箭》,提前半息诗成,方运根本躲不开.可惜,谁能想到这首诗是方运所作!"

  "我这才想起来,最后的时候李大学士笑得很灿烂,我当时还想剑眉公疯了还是……逆……那个,咳咳,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咱们刚出圣墟的时候,方运把延寿果和生身果给剑眉公的时候,说他刚成秀才的时候,有一次战斗十分惨烈,还被景国文相下了封口令,与妖族的战斗没必要下封口令,是不是跟《石中箭》有关"

  方运点点头,道:"既然《石中箭》暴露,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我的确在那场战斗中写下《石中箭》,唤出诗魂,获得飞将军李广的力量."

  李繁铭道:"快说说经过.诗词二境同名为诗魂,但诗魂也有高下,李广乃箭之虚圣,仅次于真圣."

  大兔子跑过来,老老实实蹲在方运脚下,仰起头想听方运讲故事.

  方运伸手摸了摸大兔子的头,道:"那我便说说……"

  于是,方运把杀伪龙龟妖将和写出《石中箭》的经过说了一遍.

  等方运说完,众人纷纷感叹.

  "那蛇与人之恋让人感慨,但妖蛇屠村,绝不能容忍.只是可惜了我人族才俊,那人若是没有死,未来至少是一位翰林."

  "我说《白蛇传》怎么如此好看,原来是真实的故事改编的."

  "不愧是尚勇的景国,普通举人用碧血丹心都这么干脆,要是换我庆国人,恐怕会迟疑好一阵."宗午德道.

  "怪不得你与蛟龙宫的清江蛟王结仇,那妖龟之名我们都听说过,的确天赋惊人,真有化龙的可能.不过杀的好,区区妖将就敢上岸杀我人族,以后妖位更高,必然生灵涂炭."

  "我们只当你一路走来很顺利,这才发现,你的成功不是偶然,我们秀才之时可没有这种惊心动魄的经历."

  "不过龙珠到底如何处理你原本只吃一颗不算什么,你现在吃了这么多,只能请大儒相助彻底化解,但必然会伤身.若你酝酿唇枪舌剑时能融入蛟龙骨,这龙珠能助你,但以后会被龙族所嫉恨."

  "嗯,过一阵我想方法解决."方运道.

  "你真的要参与九月初一的州试"颜域空问.

  "当然."方运道.

  "你是准备争‘同年’还是‘全甲’全甲的荣誉更高."颜域空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