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吾来也

  主持文斗的盛州牧好似听不到别人的议论,面不改色,道:“第四场文斗,继续!”

  “荀隆,见过方镇国。”第四个举人出现。

  “客气。请提议封止。”方运道。

  “只允许使用举人战诗词。”荀隆道。

  方运随口就道:“只能使用自作战诗词。”

  “无异议。”

  “无异议。”方运已经不需多想,接下来的几个举人必然逼他使用举人战诗词,消耗他的才气、文心等力量,给最后的举人制造机会。

  圣庙降下光罩,两人开始文斗。

  方运依旧是纸上谈兵,对手依旧是出口成章。

  方运重复写《风雨梦战》,在写完“铁马冰河入梦来”的一刹那,水之骑兵还没有完全成形,那荀隆立刻停下出口成章。

  “我认输。”荀隆大声道。

  方运没想到这第四个人这般干脆。

  “承让。”方运道。

  第五场开始。

  几乎和第四场一模一样,在方运诗成的同时,对方马上认输。

  庆国人群里有少许骚动,但很快平静下来。

  第六场和前一场毫无变化,方运诗成荀家人便认输。

  人群中的不满声更大。

  第七场,在荀家举人说出认输之后,庆国的人群爆出阵阵嘘声,久久不止。

  第七个举人面皮有些薄,羞愧地快步离开,脸红得如同猴屁股。

  庆国文人的不满终于爆了。

  一个庆国举人大声喊:“荀家诸位,无论输赢,你们都是我庆国人,都是我夕州人!我等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你们,但是,我们宁可看着你们输。也不愿看着你们连斗都不敢斗!读书人的气节何在!”

  “这不是我们心目中的荀家!让荀天凌出来!让荀老家主出来!让他们两人看看,荀家弟子成了什么样子!”

  “文斗是应该讲策略,但难道就不要骨气了吗?”

  “你们荀家人若不文斗,可否请我上?我若认输,至少会等到冰枪刺到我喉咙一寸处!”

  盛州牧面色一沉,怒喝道:“不得喧哗!”一道洪钟般的声音出现,压下所有人的声音。

  “第八场,荀综!”

  荀综之名一出,许多文人出疑惑之声。

  就见一个五十余岁的举人缓缓走向方运,这人头花白。虽然瘦小,但身体还算健康。

  宗午德忍不住问道:“荀四哥,我知你是荀家旁系,但你不是永州人么,怎么成了夕州人?”

  荀综摸了摸小胡子,笑道:“就在今日,我已经入籍夕州,不是永州人了。”

  全场寂静,少数庆国人难以掩饰眼中的失望之色。

  一个庆国举人怒道:“方运再如何。也是堂堂正正文斗一州,是敌,但是堂正之敌!你们荀家人倒好,竟然如此下作!”

  “为了赌气。只让荀家人出战,连这种手段都用出来,让人作呕!”

  一些荀家人面色难看,许多人并不同意。但没办法,虽然备选的人很多,但明显没有丝毫的机会胜过方运。只有这荀综机会比较大。

  方运听荀综的名字就有些熟悉,但一时间没想起来,但听宗午德叫他四哥,才想起这人。

  景国庆国两国人都知此人大名,此人最喜流连青楼,留下过一些佳话,恶名也极多,此人最喜纳妾,但却是出了名的喜新厌旧,每年都把一些妾室赶出家门,逼得有些赶走的女子自杀。哪怕现在年过五十,也依旧风流,只是不如当年。

  “这位老先生可是永州的荀综荀四秀?”方运问。

  “是荀四秀,但不是永州人,是夕州人。”荀综笑眯眯看着方运。

  “那就没错了。琴棋书画皆秀,皆达二境,作出千青楼诗词,号称永州第一风流,久仰大名。”方运道。

  荀综道:“别说四秀,就算十秀也比不过你第一秀。文斗总比诗词我看着都要睡着了,你若是个有担当有骨气的读书人,在琴棋书画中选其一文斗如何?我听说你琴道和书法不错,随你挑选,如何?”

  方运道:“我的琴道和书法刚入一境不久,四秀先生是堂堂一州大家,让我与你文斗琴道书法,是否有些过了?”

  “怎么,不敢了?这可不像方镇国啊。不如这样,你我比琴道战曲,我也不欺你,只把琴道力量压制在第一境。只要你能伤我一点衣角,就算你赢,我若不能在百息内胜过你,也算我输,如何?”荀综笑道。

  方运没想到此人比传言中更不堪,战曲极为消耗才气和精力,自己弹《将军令》绝对无法支撑百息。荀家的算盘打得很响,若荀综能赢最好,若输,则能最大程度消耗才气。

  “是不是我之前手下留情,救了荀罡,你荀家人觉得我方运好说话好欺负?”方运缓缓道。

  全场鸦雀无声,荀家人又羞又恼。

  荀综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道:“你这话说的真难听。你文斗一州,乃是欺负我庆国夕州,我哪敢欺你。琴棋书画四道乃是众圣钦点,孔圣更是琴道大家,文斗比琴道实属正常,而且有先例,我记得三年前武国和启国的举人文斗中,就有比过一场琴道和一场画道。怎么,你方镇国怕了?你今日若怕了,以后琴道再无寸进,可不要怪我啊。”

  方运突然冷冷一笑,道:“我敬你是前辈,让你一步,谁曾想你竟然得寸进尺,妄图毁我琴道之心。琴道战曲不是不能比,但我新作的战曲还不熟,怕不小心误杀了你!”

  荀综放声大笑,道:“在我荀四秀面前敢说这等话,好一个狂君方运!我荀综的四秀之名,可不是窝在青楼里投机取巧获得,而是通过一次次琴棋书画文斗得来的!你区区一境琴道误杀我?滑天下之大稽!”

  “滑稽不滑稽我不知,但有一件事你要明白,害我方运之人,必遭报应!”

  “哦?那你就让我看看我会有什么报应!我在此宣布。若我在战曲文斗中死于方运之手,完全是我咎由自取,并非方运之错,我的亲友不能为难方运。好了,现在你敢跟我文斗战曲吗?”荀综依旧满面笑容。

  “既然四秀先生如此,那我这个第一秀就与你指间论琴道,如你所愿。”方运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寒意。

  “谢方镇国成全我之文名,今日之后,我必因止你于第八场文斗而名动天下!”荀综笑道。

  方运没有因荀综的挑衅之言有丝毫的情绪波动,道:“你先提议封止吧。”

  “此次文斗只准用普通举人文宝琴。”荀综脸上的笑意更浓。

  方运却面不改色。仿若不知是针对自己的鸣雷震胆琴,道:“那我的提议封止是,可以借助灵物奇物。”

  “哈哈哈,我就知你要借助雾蝶,但新生的雾蝶力量等于无。”荀综扬起下巴,如同被半圣钦点的状元俯视一众考生。

  “我无举人文宝琴,师棠兄可有合适的文宝琴?”方运问道。

  “有。”师棠说着,从含湖贝里拿出一张举人文宝琴和琴架,放在方运面前。

  方运从庆国差役那里要来椅子。然后调音试琴,不多时,道:“我准备好。”

  荀综同样准备好。

  在圣庙的光罩落下后,两人手扶琴弦。

  两人的手指搭在琴弦之上。都没有弹奏,几息后,方运手指轻动,而荀综几乎在同一时刻奏响文宝琴。

  方运耳朵微微一动。听出荀综弹奏的正是琴圣伯牙的名曲《流水》,此乃极强的战曲,传说半圣弹奏此曲能唤出千海之水。水淹百万里。

  一道水浪浮现在荀综的琴前,徐徐向方运推进并变大,一旦弹奏完成,必然形成滔天巨浪。

  师棠一看荀综的水浪,惊道:“此人果然大才,区区一境的《流水》琴曲竟然如此凝实,最可怕的是,此《流水》不仅有水意,还有山意,使得此曲《流水》重若万钧,威力普通《流水》数倍!方运危险!”

  “没想到此人品性极差,琴道却如此强!”

  “咦?方运此刻所弹的琴意,似乎和圣墟中的《将军令》有差别!”

  此刻方运双手在文宝琴上飞舞,双目紧闭,正在心中酝酿浓烈的秋意杀机。

  当日在圣墟的妖祖门庭前,方运曾连弹两遍《将军令》,第一遍唤出琴音强兵,第二遍唤出一尊黑雾大将。

  这一次,方运直接以心中杀意召唤那员黑雾大将。

  “吾来也!”一声大喝出现。

  上一次黑雾大将骑着高头大马,手持血色长枪。

  这一次血色长枪仍在,但大马换成了星光战车,由两匹极为健壮的银光大马拉着。

  战车上有两面战旗,战旗之上画着奇异的图腾。

  这明明只有一辆战车,却如同帝驾亲临,检阅千军,一车在而千军随。

  方运依旧闭着眼,一边弹奏,一边道:“请将军相助。”

  随后,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奇异的一幕,那星光战车以人眼难以捕捉的度化为一道银光掠过,眨眼间突破荀综的水浪,掠过荀综的身边,然后停在荀综身后三丈外。

  “竟无一合之敌!”黑雾大将叹息一声,连同星光战车一起消散。

  荀综身前的文宝琴化为粉尘,而荀综瞪大眼睛看着前方。

  “怎会如此!”

  荀综头一歪,硕大的头颅滚落,脖子上的伤口处被奇异的力量封死,竟然没有一滴血渗出来。

  方运睁开眼,思索片刻,看向天空中的星辰。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