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19章 提议封止

第319章 提议封止

  方运先声夺人,之后应该张弛有度,引而不发,在关键时刻出手,若是还没文斗就步步紧逼,反而失礼,落人口实,但李文鹰就没有这个顾忌。

  “文鹰啊,多日不见,你的脾气还是如此火爆。我们是读书人,不是妖蛮,文斗之前,何不以文会友,共饮畅谈一番?”盛州牧微笑道。

  “我们景国人很忙,北有草蛮,东有海族,南有蛟龙宫,西有荒妖山,不似你们庆国这般悠闲。此次文斗,就定在今夜,若今夜不文斗,我们马上返回景国,并宣称我国方运文压夕州,堂堂夕州竟无一个好男儿!”李文鹰的话蕴含舌绽春雷,全城的人都能听清。

  整座长宁府沸腾了,数不清的人以更快的速度涌向州文院。

  路障两侧的人纷纷喊叫,还有举人大声求战。

  盛州牧依旧面带微笑,道:“剑眉公此言差矣。方运有备而来,自然可马上文斗,但夕州方圆千里,其他城镇的举人赶到这里需要很久。既然要文斗一州,就要等各地的举人前来,否则就算方运胜了,也只是文斗一府。”

  李文鹰看向方运。

  方运微微一笑,道:“盛大人,你的意思是,与我文斗的举人来自夕州各地?到时候,若与我文斗之人此刻都在长宁府,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们庆国人在文斗中欺瞒?”

  “各地举人到达夕州后,还要经过一番筛选,至于最后谁能参与文斗,谁也说不准。”盛州牧道。

  “如剑眉公所言,我景国人很忙!子夜一过,我等马上启程回景国,我是来文斗的,不是来与你们废话的!我回船上等!”

  方运说完转身就上船,留下一干发呆的庆国文人。

  李繁铭跟在后面低声笑道:“你果然没中计。他们明显在玩缓兵之计,慢慢拖着你,直到乱你心,便可果断出手。现在你如此果断。他们反而乱了阵脚,必须要在子夜前找到人与你文斗。”

  方运不答话,继续上船。

  盛州牧大声道:“方运你做什么?怕了吗?我们现在就出人与你文斗,你回来。”

  方运却恍若未闻,一直向前走,许多人感到奇怪,跟在后面。

  盛州牧给身边的一个年轻举人使了一个眼色,那年轻举人立刻喊道:“方运,我要与你文斗,你为何不敢回来!你怕了。文斗可以结束了!”

  方运立刻转身,道:“好,马上开始文斗,若百息内这个举人不与我文斗,就当是我胜了一场。以后每过百息不来人。我便等于胜一场!”

  盛州牧面色一沉,道:“你当文斗是什么?此举关系着……”

  方运不客气地打断道:“我只问现在比还是不比?”

  “你容我把话说完!文斗乃是……”

  方运二话不说,再次转身就走,无论盛州牧说什么,都不再回头。

  等上了船,隔绝内外,师棠问:“莫非你认定他们必然会拖延?”

  方运边走边道:“我现在若是转身返回。盛州牧当然会继续拖延,那个年轻举人甚至会放弃文斗。刚见面之时,我就猜到他们的用意,耗我神,乱我心。子夜的时候他们就算派人文斗,也会一直拖时间。但我回船上睡觉养精蓄锐。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不下船,彻底废了他们的拖延之策。在空行楼船出现的时候,文斗就已经开始了!”

  “有道理,你在孔城的时候。庆国人恐怕就已经准备如何对付你。你在船上想必也没闲着。”

  “不过他们若是学你,子夜不出现,你说胜过他们,难以服众啊。”

  “他们必然会出现,因为若不出现,那他们就失去洗刷被文斗一州耻辱的机会。我方才说过,文斗早就已经开始。”

  众人深表赞同,孔家人赠空行楼船,明显标榜方运此行“正统”,若庆国人和荀家人不文斗,依旧等于方运胜利,所以荀家人只有在文斗中击败方运,才能避免名声受损。

  “你安心睡觉,子夜时分我们再叫你。”李文鹰道。

  “如此麻烦诸位了。”方运说着进入船舱,立刻卧床睡觉,没有丝毫的负担。

  空行楼船外,夕州的文人终于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各个面带笑容,而是纷纷以舌绽春雷讥讽嘲笑,但都保证不上升到辱骂的程度,可惜方运根本听不到。

  过了片刻,庆国人发现缓兵之计失败,不得不商议别的对策。

  无论庆国人说什么,方运始终不下船,直到午夜时分,方运才清醒,然后活动了一下身体,向船舱外走去。

  所有人都已经等在甲板上,无需多言,再次随方运下船。

  这一次,等待方运的不再是一张张笑脸,而是一张张或轻蔑、或讥笑、或愤怒的的面庞。

  方运依旧不为所动,因为之前的笑容也好,现在的轻蔑也好,都是庆国人乱他之心的策略。方运看得无比透彻,庆国人若是真喜欢堂堂正正,就不会发生文压景国数十年的事情。

  方运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看四周,发现附近的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多。

  州文院门前是广场,广场两侧是文院街,而广场前面就是房屋的后墙,可那些房屋的屋顶竟然站着许多人,路障后的人更是水泄不通,路障已经难以阻碍他们,数以百计的差役正在那里维护秩序。

  方运一出现,庆国人的骂声此起彼伏,经常会出现整齐划一的骂声,显然是有人在操纵。方运不由得想起体育赛事的观众,通过起哄或喊叫帮助己方而压制对手参赛者,对参赛者的心理有不小的影响。

  文斗一州太重要,庆国人必须要用尽一切手段保证成功。

  方运一切了然于心,不仅不在乎,甚至还揪了一下大兔子的耳朵调戏它,惹得大兔子很不高兴,趁机装委屈从李繁铭那里要了一根大萝卜吃起来。

  庆国那些年长之人看到方运的举动,不由得轻声叹息。

  “还是不要用那些小手段了,此子见识之广。心志之坚,已经远超普通举人,这种手段对他无用,反而会让人看低了我庆国人。”

  “他看似在戏耍兔子。实则在借兔子戏耍我等。”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些手段还是要继续,我就不信他是石人,丝毫不为所动!”

  盛州牧已经没了之前的笑脸,冷声道:“方镇国好大的脾气,让我全夕州子民等你一人!”

  “啊?方才是哪个人说时间不够,要选妃……不,选举人来着。我这是在给你们时间,从入夜不久到子夜。差不多三个时辰,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方运满面和善的笑容。

  方运身后的人笑起来,方运说“选妃”是在暗讽庆国举人不像男人,庆国人虽不喜,但并没有轻易被激将。装作没有听到。

  盛州牧冷哼一声,道:“废话少说!文斗马上开始!既然是你挑起文斗,按照规矩,我方选择文斗方式,可选是否‘提议封止’。荀绪,你来与方运文斗。”

  就见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举人走到方运对面,此人鼻子极大。看方运的眼神非常温和,一拱手,微笑道:“我早知方镇国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三生有幸。我本不想与你文斗。但长辈有令,不得不从。还望方镇国手下留情,不要杀我。”

  方运懒得再装模作样,道:“你的话我信了,开始吧。”

  荀绪面色一僵。但很快恢复正常,微笑道:“好,那我便直接开始。这第一场文斗,我不选“斗文胆”与“斗才气”,选斗战诗词,但不得出现自己的战诗词!我方封止‘文心’!”

  方运目光微冷,封止文心意味着双方都不能使用文心,这表示自己拥有上品文心的事情已经被泄露,至少荀家人已经知晓,至于是故意泄露还是不小心泄露,现在无法查证。

  不能写自己的战诗词的文斗方式,更加阴毒。

  方运成秀才还不到半年,又是在圣墟中成举人,根本没办法去圣庙学举人战诗词,若是答应盛州牧的提议,那方运所能写的攻击战诗词只有一首《易水歌》,又不能使用上品奋笔疾书,必死无疑。

  但对手不同,荀绪成举人多年,必然在圣庙学过许多举人战诗词,举人战诗词对上秀才战诗词,不用比胜负已定。

  方运道:“封止文心是文斗常见之法,但你这‘不写自己的战诗词’,明显属于提议封止中的提议。提议封止双方只能各选一次,你又提议又封止,违背圣院的文斗规矩。”

  “哦,那“不写自己战诗词”的提议废除,封止改为‘不得以文心书写自己的战诗词’。”荀绪道。

  方运冷哼一声,这明显是庆国的备选方案,而且同样阴险。

  墨杉不悦道:“庆国人很聪明啊。这种提议封止之后,方运的战诗词只存在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以文心奋笔疾书快速书写《易水歌》,你们也知道,天下举人的奋笔疾书没人能比得上他,但《易水歌》威力平平,很可能被对手躲开,然后对手以出口成章诵出强大的举人战诗攻击方运。第二种,方运写自己的战诗词,但他不能使用文心。而这个时候别人可以使用奋笔疾书写圣庙战诗词,速度比方运快,方运必输无疑。”

  “也就是说,方运在文斗中只能用奋笔疾书写《易水歌》?”

  “对。幸好方运也可提议封止,只是不能否定对方的,不知道他如何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