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17章 文斗一州

第317章 文斗一州

  "你对我荀家误会太深.你伤我荀家子弟,我荀家若不查清惩戒,亚圣世家的威严何在连这等小小的挫折都不能忍受,将来如何承担人族重任."荀陇道.

  方运神色一冷,道:"荀家身为亚圣世家,连我一个小小的举人都不放过,实在令人心寒,如何当我人族楷模"

  "你可不是小小的举人!你是东圣亲封的十国第一秀,五甲三圣前,又是大学士猎杀榜上的大人物,怎会是小小的举人"荀陇道.

  方运立即道:"你们荀家连在大学士猎杀榜的人物都敢随意陷害打压,天下之人有多少是你们不敢欺辱的"

  "你倒是略有辩才.随意打压难道碎荀烨文胆的不是你"

  "我持刀而立,准备杀猪,有人想杀我却一头撞到我的刀尖上,我怎能算凶手!"

  "但现在无人知是你刺出还是那人自己撞上,所以我荀家才要调查.我荀家若是想打压你,必然不会调查,而是直接给你定罪.你有嫌疑在身,本来就不能入圣院,岂能怪我荀家"荀陇道.

  "荀进士果然一张好口舌.可惜,天下人不是傻子.身为亚圣世家,若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证据,也会立刻处置我,就算是我在大学士猎杀榜上,堂堂亚圣世家还请不动刑殿或圣裁无它,你们荀家自知理亏,自知一旦刑殿出手或圣裁,必输无疑,家族脸面丢尽!你再巧言令色,也无法掩饰你们荀家的心虚和骄狂!"

  "这种小事请圣裁你当真糊涂.我们荀家只当你小辈之间的私仇,你却恨不得让我荀家破灭,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荀陇道.自始至终.他的表情都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喜不怒.

  船长室中传来李文鹰的声音:"荀陇小儿,莫要以为用亲疏有别之念护自己文胆,就可妄言.你再敢颠倒黑白.不要怪我‘行师道’!"

  荀陇的表情出现微不可查的变化.随后道:"我乃荀家人,当然要为荀家说话.我履行人伦大道,何错之有剑眉公你乃人族名士,若是以大欺小对我行‘行师道’,断我前程.我只能以死自证!"

  "为何你可为一家死,而不可为一族死"李文鹰的语气中充满了惋惜.

  荀陇双目有光,坚定地道:"我先是荀家人,才是人族人!人族能屹立于十国,是众圣所为!为荀家死,就是为众圣死,就是为人族死!亚圣世家与方运一人.孰轻孰重,我一个小小的进士都分得清,你们分不清若人人都可污蔑亚圣世家之圣名,众圣世家的颜面何在助方运.就是剑指众圣世家."

  方运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道:"难道比你重要之人要你死,你就应该死吗"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亚圣世家的颜面重于一个举人的颜面.两者若有冲突,举人必须要低头认错,不然就是不识大体!"荀陇道.

  "荀进士,没想到你如此曲直不分!在你们荀家人眼里,我的生死竟然也成为区区面子!"方运怒道.

  "我曲直不分我荀家不过是要调查你,还没等如何,你就去文斗夕州陷我荀家于不义,到底是谁过分"

  "没想到到堂堂荀家进士如此卑劣,若不是你荀家逼得我失去圣院庇护,置身于妖族的百血悬赏,把我逼上绝路,我何至于文斗一州!"

  "你明明身负百血赏金还碎荀烨文胆,我荀家是秉公执法,只能怪你时运不济,与我荀家无关."荀陇冷漠地道.

  方运深吸一口气,冷冷地道:"荀进士说的好,我早在数月前就说要文斗庆国一州,作为回礼,可惜你们荀家时运不济,竟然在我选择的夕州.你身为堂堂进士,却说我什么污蔑荀家,实在可笑."

  "荀家时运不济你用词不当,此次文斗,你必输无疑,你除了能衬托我荀家一代人的威名,什么都做不到.你,太小看我们亚圣世家的积淀.我劝你到夕州后去荀子圣庙三拜九叩,然后写一篇祭荀圣文认错,否则等你文斗一败涂地就晚了."

  "荀陇,你指鹿为马,是非不分,就不怕遭报应吗"方运冷冷地道.

  "报应我有亚圣先祖庇护,为荀家殚精竭虑,从无过错,绝不会遭报应!等你文斗一州失败的时候,就知遭报应的是谁!"荀陇脸上浮现一抹极冷的笑意,笑容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们就在夕州文院前见分晓!我就不信,你们荀家能遮住天!颠倒理!"方运的目光变得无比锐利.

  宗午德突然笑道:"荀陇,你修荀子的天人相分真是可惜了,你这三寸不烂之舌,很适合纵横术,面皮之厚,很适合权术,你若能同修纵横与权术,必可封圣."

  "我有机会一定试试,倒是你,怕已经忘记自己是庆国人."荀陇道.

  "哦我和你不一样,我先是人族人,然后才是庆国人."宗午德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荀陇说完,轻轻昂起头,看着远方的夜空,神色坦然,目光坚定.

  "哼,荀子虽与我墨祖有争,那也是圣道之争,没想到他的后辈竟然如此不堪之辈."墨.杉道.

  "我只当荀烨一人为利忘义,不曾想竟不止一人."贾经安摇头叹息.

  "我都懒得理会这种人,等方运文斗夕州成功,我倒要看看他会如何说!"

  "对!过了摩妖山就到庆国,我倒要看看何人能文压方运!"

  "咦你们看摩妖山."

  众人立刻向前方看去,就见左前方群山连绵起伏,一望无尽,而在数百里的摩妖山主峰上,天空出现一个巨大黑色漩涡.

  普通举人看不清,但方运和那些大学士都看得清清楚楚,摩妖主峰上聚集着数以十万计的妖族,其中有数十头妖族体形格外巨大,不是妖王就是大妖王.

  那些妖族也一起看过来,冲空行楼船大吼.

  一头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狼妖突然张开大嘴,一道百丈长的银色弯月光刃出现,撕裂长空飞来,那百丈光刃速度之快难以估量,眨眼间就飞到近处.

  众人大惊,孔家的大学士下意识要调动空行楼船的力量,但那百丈光刃撞在一层无形的力墙上,消失不见.

  随后一个黑色的‘雷’字浮现在天空,‘雷’字扭曲,化为一道巨大的雷霆劈中巨狼,把那巨狼化为乌有.

  "啊半圣封山了!"

  "一定是东圣大人!别的半圣不会如此激进.这五妖山按理说是妖界的延伸,众圣不便随意出手,也只有东圣大人才会如此."

  "看看那些妖蛮,吓得瑟瑟发抖."

  "原来东圣大人封山禁蛮了.若是普通的地方,半圣一句话就可封禁,让人无法进出,但这五妖山不同,连通妖界,半圣要封山需要极多的力量."

  "看来人族会安稳一阵,只是不知道会安稳多久."

  众人继续讨论着,楼船也在快速行进.

  空行楼船飞越一座又一座城市,随后慢慢减速,悬浮在一座城市的上空.

  "长宁府到了,即将下落."孔家大学士的声音传来.

  空行楼船渐渐下降,众人走到船舷边,观望长宁府的夜景.

  方运粗粗一看,长宁府不如玉海城大,但比江州的首府大源府大许多,此刻已经是夜晚,长宁府中灯火辉煌,宛若不夜之城.

  三十余丈长的空行楼船大如校场,又散发着金光,在夜间极为醒目,方运看到数不清的庆国人抬头望天,孩子们欢呼雀跃,年轻人仰头期盼,老人们则面露笑容,似乎在讲述有关空行楼船的传说.

  空行楼船缓缓向夕州文院的门前广场降落,而广场被早早清空,两侧已经被设了路障,防止路人靠近.

  方运看了一眼荀陇,道:"我便满足你."说完又看向李文鹰.

  "我欲以雷音传遍全城,力有不逮,还望李大人相助."

  "你说话便是,我助你声传夕州!"李文鹰道.

  旁边的人无奈地看着李文鹰,心想果真还是那个凶名赫赫的妖蛮克星,孔家大学士都不敢这么做.

  "谢李大人."

  方运说完,深吸一口气,以舌绽春雷徐徐道:"昔日庆国文人渡江入景国,文斗江州举人.今日,景国举人方运,特来拜访庆国夕州还礼,在夕州文院门前以文会友,文斗一州,望诸位夕州举子不吝赐教!我,来取回属于景国人的东西!"

  方运只是举人,声传不远,但一股无形的力量附在方运的声音上,向四面八方滚滚铺开,最后笼罩整座夕州,甚至连夕州周边的地方也能听到方运的声音.

  船上所有的人望着方运.

  那些曾随方运杀妖蛮,入龙崖,过彗星长廊的人目光明亮,想起了圣墟中的那一幕幕,想起方运以重病之身惊退妖蛮,想起方运杀三千皇都军夺雾蝶,想起方运奇迹般地把他们带到第七长廊.

  "方运必胜!"师棠双拳紧握.

  "狼蛮圣子没挡住他,妖皇金卫没挡住他,彗星长廊没挡住他,这夕州,也挡不住他!"

  荀陇道:"压我荀家妄想!此地,将成为方运的耻辱之地,也必将会成为他圣道的裂痕!"

  说完,荀陇脚踏白云,飞离空行楼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