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起航

  方运的目光落在那页纸上.

  在纸页打开的一瞬间,方运眼前一花,就见那纸上的"船"字突然拆分成笔划,每一道笔划都如龙似蛇,在纸面上飞舞游动.

  但是一眨眼,那文字好端端地在纸上,和普通的文字一样,只是写的极好看.

  "笔走龙蛇."一人轻声道.

  众人走出东门,那大学士随手一抛,纸页化为一条似蛇似龙的金光,飞到半空中,金光远胜大日,无比耀眼,方运下意识眯起眼,就见金光骤然膨胀,最后轻轻扭曲震动塑形,很快化为一艘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楼船.

  船长三十丈,有七八层楼那么高,遮住夕阳,在地面留下巨大的黑影,笼罩所有人.

  空行楼船通体淡金色,表面有褐色的木质纹理,三张洁白的船帆随风轻动,甲板上的船室如三层木楼,船舷两侧遍布着数以百计的船桨,如蜈蚣的腿排在两侧,整齐划一.

  周围的行人无论是进是出,全都看向空行楼船,啧啧称奇.

  空行楼船的船底离地面有一尺高,稳稳地浮在半空,三道木梯从船舷探出,快速延伸到方运等人面前.

  "上船."

  众人不多言,踏着木梯向上走去.

  方运登上楼船,放眼一望,就见这楼船远比普通的船更宽阔,甲板简直犹如大校场,足以搭载数千士兵.

  方运知道楼船乃是战船,曾在三国时期大放异彩,但楼船过于庞大,缺陷太多,逐渐被淘汰,但空行楼船附加半圣的力量.所有的缺陷都不复存在.

  最后,方运的目光落在船楼的第三层,控船之人在那里可外放一道半圣的力量,横扫千军.

  在楼船的两侧.还有一些急救小帆船.那些船如同飞页空舟,都可以飞行一阵.

  方运心道.这才是真正的航空母舰.

  方运抚摸着船舷,单从外表上看,这船和真正的木船没有任何区别,但能让如此庞大的巨船飞行载人.仅仅是半圣的一个字,简直无法想象半圣到底有多么强,若半圣亲自出手,恐怕能让一座城市浮在空中.

  "走,去船头看看!"

  方运随着众人走向船头,向四处张望,发觉船上船下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看着那惊讶的行人.方运更明白孔家赠船的意义有多重大,此事必然上《文报》传遍天下.

  木梯收起,船正要起飞,东门口传来一声舌绽春雷:"方运你去文斗夕州.我们正好顺路,还望载我们一程."

  众人一看,脸色各异,很多人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下面的一行人.

  颜域空和宗午德正向这里跑来,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些颜家和宗家的人.

  两个人都是庆国人,夕州就在庆国.

  方运看了一眼在楼船三层的大学士,然后对船外的人喊道:"请上船."

  木梯再度探出,供颜域空等人登船.

  双方在甲板相见,看似平淡无奇.

  方运要去颜域空和宗午德等人的国家文斗,这两个庆国人还来坐船,其中精彩无人言说,但每个人的眼中都异彩连闪.

  颜域空的神色如常,而宗午德和其他庆国人的表情无比别扭,好像光着身体穿毛衣,全身各处都不舒服.

  "你们不用看,我就是搭船回家的."颜域空一副无比淡定的样子,然后饶有兴趣打量空行楼船.

  宗午德接口道:"我也是搭船回家,不过主要想看某人文斗一州.哼,某人是我仇家派来的吧,我踏足彗星长廊七层,正想风风光光衣锦还乡,某人却开着空行楼船去文斗一州,风头全被抢了!谁还理我"

  颜域空道:"何必计较"

  众人等着颜域空说什么大道理,哪知他继续道:"反正你已经习惯了."

  在场的人忍俊不禁.

  宗午德的脸马上垮下来,给了颜域空一个算你狠的眼神,随后得意一笑,道:"幸好我不是夕州人,我要是夕州人,刚荣归故里就被方运文斗压下,那我只能从这空行楼船上跳下去."

  方运扫了两人身后的那些人一眼,大半的人似有不满,近半的人隐隐有敌意,显然不能接受方运文斗夕州.

  "我没想到两位会来搭这艘船."方运道.

  颜域空没说话,宗午德道:"我也没想来,不过域空说,荀家结仇方运是私,他人不便强行干涉,而孔家为公而送方运空行楼船,公私分明,荀家亦没有理由反对.我们只要公私分明,来坐船也无妨.再说你选的是夕州,不是夕州籍的庆国人不能参与文斗,我们来坐船也没什么."

  "颜兄豁达."方运道.

  宗午德道:"他豁达什么,无非找借口看好戏而已.方运,你可要想清楚,你要是栽在我们庆国夕州,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我既敢文斗一州,又何须在乎英名"

  宗午德无言以对,无奈道:"算了,反正我在圣墟里见识了你的厉害,反正我是比不过你,我就是看个热闹.".

  宗午德身后一人道:"你未免太……太过了."

  方运淡然道:"我与庆国夕州的学子切磋,乃是以文会友,怎会太过那日庆国举人联袂渡江,伤我景国数十举人,我景国人深知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就派我前去夕州,礼尚往来,何过之有"

  "你……多人文斗和一人文斗能相同吗你若一人胜夕州,我庆国颜面何在"

  "哦,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你意欲何为"那人警惕地看着方运,其他人也一起看向方运.

  "我曾说过,成举人时,文斗一州,成进士后,文战一国.夺回象州."方运道.

  "你……"

  许多庆国人大怒.

  "那我便等你文战!"

  "大言不惭!荀家就在夕州,等待你的将是荀家精英,你以为你必胜无疑可笑!"

  "你不要忘了,你文斗我庆国.由我庆国人选文斗方式.我们还可‘提议封止’,你以为会写一两首诗词,文胆很强就胜券在握你错了!"

  "你既然独身文斗一州.就要连胜十人!我们夕州可不是那些小州小地,一个夕州的人口地域比得上你们庆国的一个半州!我们夕州的举人,比你们景国两个州的数量还多!"

  "哦,我知道了."方运随意答应一声.扭头看船外的风景.

  一干庆国人更加恼怒,却也拿方运无可奈何,文位高的不便说什么,而文位低的根本不敢跟方运正面对立.

  宗午德道:"好了,咱们去别处看看,来空行楼船上吵架,你们也疯了吗"

  庆国人跟着宗午德向别的地方走去.一人问:"方运既然要文战我庆国,到时候你也是进士,你也会跟他碰面,你难道就不在乎"

  "你看我有那么傻吗明知各方面都不如他.还与他文战"宗午德道.

  "你……你可是半圣世家子弟,是我庆国中坚啊!"

  宗午德白了那人一眼,道:"我先是人,后是庆国人.你不用替我操心,方运在文战庆国的前一夜,我必然去两界山或荒城古地抗拒妖蛮!我宗午德堂堂杂家门生,岂会陷入人族内斗谁再说让我与方运内斗,破坏我人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我必翻脸!哼!"说完进入楼船船舱.

  庆国众人相互看了看,满脸无奈.

  "我们倒忘了,这家伙是杂家的人才,跟他讲家国大义,等于对牛弹琴."

  "这些即将成进士的举人靠不住,就要靠庆国的老进士们了."

  "宗午德靠不住,颜域空未必啊.颜域空学的是儒家正统,若方运真要文战庆国,他深明家国大义,必然会出手."

  "对,到时候颜域空一定会出马!"

  "方运文胆是强,但颜域空的文胆早就一境大成,他又在圣墟中得到磨砺,不出三个月必然入文胆二境!颜域空有半圣亲自指导,功底扎实,将来必然超越方运!毕竟圣道考校的不是诗词."

  "此言有理."

  这时,位于船长室的大学士道:"十息后起航,众人站稳坐稳."

  方运立刻扶住一旁的船舷,其余人也纷纷固定.

  "轰……"

  空行楼船轻轻一震,缓缓上升.

  在大学士的掌控下,空行楼船越飞越高,最后稳定在离地千丈左右,以极快的速度向夕州的方向飞去,不多时,空行楼船发出一声破空声.

  方运愕然,没想到空行楼船竟然能突破声障,这意味着现在是在进行超音速飞行,不过转念一想这是圣人的手笔,超光速都有可能.

  方运向外看去,整条楼船被无形的力量包围,哪怕飞行速度极快,甲板上也没有半点风.

  有人试着把手弹出去,但碰到透明的力墙,无法伸到船外.

  此刻正值傍晚,太阳西下,天地仿佛被奇异的力量分开,一半还在光明之中,另一半却已经陷入黄昏,远处,是黑暗.

  天分昼夜,一目望尽.

  方运扶着船舷,静静地看着这天地,看着云朵飘扬,山岳伫立,河川流动,农田密布.

  不远处的孔德论道:"唉……哪怕为了这大好河山免于战火,我们也应该力拒妖蛮."

  孙乃勇道:"我倒没想那么多,我杀妖蛮,只是不想当奴隶."

  "方运,你为何而杀妖灭蛮"宗午德一边走近一边问.

  "为人族之崛起."

  ps:

  推书《万界独尊》,百更狂人,老作者,品质保证,书号:32766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