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少一人

  "我们进沙尘暴是为了找寻你!你出来了便好!"颜域空同样以舌绽春雷回应.

  接着,宗午德笑道:"月皇的待遇就是好啊,刚出彗星长廊就有巨鹰和妖王迎接,好大的排场."

  方运无奈一叹.

  犬妖王立刻吼道:"滚开!方运破坏彗星长廊,乃妖圣钦点囚禁的要犯,不得喧哗!"

  方运心中恼怒,随即道:"不必担心,妖圣大人有请,我很快就会没事."

  巨鹰疾驰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方运是被抓走了"孔德论愕然,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妖圣要抓方运祖原的妖圣只有妖祖的后裔,他们要抓方运,星之王的名号也未必有用啊."

  "你们过虑了,或许是祖原的妖圣想找方运聊天或未可知."

  "你看那头犬妖王的态度还看不出来若真仅仅是聊天,其他妖王怎能不阻止他那么说"

  "你们不要忘记,星妖蛮也是妖蛮,它们终究比人族要凶残得多.那犬妖王既然这么说,一定有其道理.方运的圣道,真是多灾多难啊."

  "以前的星之王是否得到妖圣接见"

  "怎么可能!妖族的星之王被外人得到,妖圣见外人是打自己耳光吗"

  "闭嘴!怎能对妖圣如此不敬"

  "咳咳,当我没说.唉,希望方运无事."

  众人望着变成小黑点的巨鹰,久久不语.

  巨鹰陆续落在第一星城的山顶上,一些来不及跑的妖蛮被巨鹰扇动的风吹得连连后退,跌倒在地,惹得周围传来一阵哄笑声.

  方运从巨鹰上跳下来.跟着猿族大妖王向前走,其余妖王跟在后面.

  十多个妖王聚在一起,周围的空气都在轻微震动,一股股强劲的威压向四面八方扩散.沿途的妖蛮全都低着头.不敢有半点冒犯.

  第一星城山顶有一些大山洞,其中最大的山洞诡着妖祖.猿族大妖王带着方运路过最大的山洞,走到不远处一处较小的山洞口.

  犬妖王轻哼一声,道:"毁我彗星长廊,让我族裔再也无法进入修炼.妖圣不会轻饶你."

  方运扭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毁了彗星长廊你是不是跟血妖蛮勾结妖圣大人还没下定论你就这样说,在祖原,妖圣都要听你的"

  "你不要栽赃我!是一头狐妖所说,他说你们人族是一起从第五长廊的迷宫离开,一个都没有漏掉,而且还非常快,必然是跟逃跑的负岳勾结.一定是你们帮助负岳逃脱.最后又想方设法破坏整座彗星长廊."

  方运没想到那头狐妖这么聪明,从一些蛛丝马迹猜到这么多事情,一些关键地方猜得一点都没错.

  "就因为他猜测我是,所以就要囚禁我可笑!亏你还是妖王!"方运毫不客气道.

  "狐族和猿族向来出智者.他们既然怀疑你,那就差不离.更何况,兵蛮圣为了杀你强行进入我祖原,彗星长廊被毁也必然与你有关!"犬妖王道.

  "聒噪!"

  整个山顶突然一震,一根毛茸茸的光影手指出现在天空,那光影手指无比巨大,仅仅指尖都比一头妖王还大.

  方运惊讶地看到,那光影手指按在犬妖王的身上.

  "噗……"

  犬妖王的身体堪比精钢,但此刻如同被人按住的蚂蚁一样,被捏成肉饼.

  "惹我心烦的狗东西!"那宏大的声音响起.

  整座山顶的妖蛮呼啦啦全都跪下.

  方运额头差点渗出冷汗,妖王相当于大学士,在各族都是高层力量,一个妖王能支撑一个大部落,而一个大学士能稳固一州之地.

  人族半圣可不能像这样随手杀大学士,必须要师出有名,可妖圣杀妖王就跟杀杀就杀,实在是太凶残了.

  "方镇国,进来谈吧."

  许多妖王震惊地偷偷看着方运的背影,妖圣竟然称呼方运的别称,这绝对是极高的礼遇,连大儒都没资格,起码也是文宗那个层次才行.""target="_blank">//"target="_blank">"http://"target="_blank">

  方运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这妖圣有些过于凶残,但看来不像是为难自己.

  方运进入山洞,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这种地方相当于人族祭拜半圣的圣殿,若是在人族,哪怕不是富丽堂皇也应该气势恢宏.

  可妖族倒好,就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最里头有一块青色的石柱,上面有一些简单的花纹,山洞里唯一的装饰就是那些夜明珠,如果要说这山洞有什么优点,只能说那些夜明珠摆放得很整齐.

  方运不太适应妖族这种过于原始的风格.

  "怎么,怕了"那声音再度响起,隐隐有些许笑意.

  "被妖圣大人召见,我一个小小的举人不可能不怕."方运道.

  "你可不小,孔圣弟子之后唯.一的圣前举人,新一代的星之王."那声音中的笑意消散.

  "谢妖圣大人夸奖."方运有点摸不清这位妖圣的脾气.

  "嗯,接下来说……"妖圣的声音突然停顿极短的时间,"先说正事."

  方运立刻感到一股熟悉的力量从天而降,和当时被送入圣墟中的力量一样,应该是圣院接引他们的力量,但是,那力量突然停止.

  方运抬头一看,就见一道月光柱悬在山洞圣殿的顶部,下端被无形的力量托着,始终降不下来.

  方运心里咯噔一下.

  与此同时,许多月光柱降临到圣墟和妖祖门庭,接走参与这次圣墟的人族.

  孔府学宫,泗水院.

  泗水院依旧被粗大的树先生包围着,八月十五中秋节落尽的树叶已经重新长出,每一棵古树更加生机勃勃,完全不似千年老树.

  泗水院外站满了人,有孔府学宫的书生老师.有各国驻孔城的官员,有各世家的人,还有那些参与圣墟之人的亲朋好友.

  数以千计的人齐聚在门外,充满期望地看着里面.

  "你们猜这次圣墟收获谁最大"

  "我猜是孔德论吧.每次孔家都是闷声发大财."

  "我觉得应该是颜域空.他可是第一举人."

  "方运也有可能,他那月光多得简直不像话.他要是不能拿个第一,实在是浪费啊."

  "别忘了他是秀才,让他争圣墟第一人,是在捧杀他."

  "也是……"

  "快看.月光出现了!他们回来了!"

  一些人兴奋地大叫起来,就见一道道月光光柱出现在泗水院中,一个又一个人被接引回来.

  颜域空,孔德论,宗午德,孙乃勇,墨杉……

  一个又一个天才举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各家的人陆续欢呼.哪怕是半圣世家的人也非常激动,因为能从圣墟活着回来的人大都有大成就,要是有什么奇遇,必然能一飞冲天.成为下一任家主的候选者,带领家族稳步向前.

  从圣墟归来本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泗水院外的人发现,许多举人出现后连笑都没笑.而是在不断张望,寻找什么.

  当最后一道月光消失后,几个举人的眼圈红了,李繁铭身边的大兔子抱着他的腿呜呜大哭.

  去的时候有一百道月光,现在只剩三十七道.

  "方运呢!方运呢!"韩守律一边原地转着一边扫视泗水院,不相信方运没有出现.

  泗水院内外变得鸦雀无声.

  院外的人陆续进入里面,一些人为人族第一天才方运陨落而惋惜.

  李文鹰站在门外,双目失去了神采,剑眉也没了气势,沦为一个落魄的中年人.

  景国的文人和官员唉声叹气.

  "方镇国,可惜了."

  "凭什么他们可以出来,方运却没有出来真不公平!"一个年轻秀才红着眼圈道.

  "这哪里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可能只是方运倒霉吧,唉."

  "以前有没有人后来从圣墟出来"

  "没有,也不可能有.现在还没出现,说明方运的确出不来了."

  "唉,大家无须悲伤,虽然方茂才英年早逝,但也为人族留下了不朽的篇章,必然能名垂青史."

  "我不想留在这里,先走了."

  "剑眉公没走,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蒙家人也慢慢向泗水院里走去.

  "凶君大人的分神不会出事吧"

  "霖堂当然不会有事,必然寄托在谁或者哪个灵兽身上,马上就会揭晓!我蒙家,必将大兴!"

  蒙厉大笑道:"哈哈,方运死了!我太高兴了!霖堂说什么来着方运必死!一代凶君说方运死,他当然要死!方运死,霖堂分神活,皆大欢喜啊!"

  "其实在霖堂大哥的分神进入圣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方运不过跳梁小丑而已,当时我就觉得方运除了有才华,一无是处.圣墟那种危险的地方,拼的是实力,头脑和应变,空有才华无用,死读书无用!现在好了,看看景国人那嘴脸,真是好笑."

  更多的人没有关注方运,因为他们等待的人没有回来,这些人中有的抹着眼泪离去,有的进入泗水院,想问问回来的举人们有没有见到.

  被方运带入彗星长廊的举人们不由自主聚集在一起,连他们的家人前来都不顾.

  "妖圣杀了方运"李繁铭悲痛地道,他牙齿紧咬,双拳紧握.

  "若方运死于祖原的妖圣之手,我若封圣,必毁第一星城以祭方运在天之灵!"孙乃勇沉声道.

  韩守律低声问孔德论:"他有没有可能同孔圣和六大亚圣世家的七位进士一起被接引回圣院"

  孔德论悲伤地摇头,道:"两者不能混淆,完全是分开的,不然我早就会提醒你们.方运,凶多吉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