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89章 风雪送君来

第289章 风雪送君来

  一身是冰刺的雪白霜犬低着头,没有丝毫的反抗之意。它那晶莹剔透的霜犬之体明明很美丽耀眼,但在这个时候也无法掩盖它眼中的无奈。

  在凶君狼妖的附近,站着一些妖蛮。

  其中最醒目的是一头全身冒着火焰的巨鹰,火焰之中,巨鹰一身黑色的鹰毛如金属打造。和在第一长廊比,鹰炎身上的火焰少了许多,但更加凝练。

  凶君身后站着一个足足有两人高的小巨人,龙头人身,周身气血环绕,正是龙岭。

  除此之外,还剩下四个妖蛮,不是圣子就是圣族。

  妖蛮人三族举人和妖将精英尽聚于彗星长廊,但最终来到这里的竟然不足十人。

  在霜犬的身后,风雪弥天,那里的毒刃雪飞旋的速度是别处的十倍,仅仅看一眼就让人心惊。

  在密密麻麻的毒刃雪幕后,有一张巨大的王座,那王座以寒冰为体,在寒冰王座的里面,竟然有许多星辰虚影,流星、彗星、月亮、太阳等等,甚至有星系漩涡。

  这王座仿佛立于无尽星空之上,俯视宇宙万物。

  除了霜犬,所有妖蛮都盯着那星之王座,每个人都心驰神往,恨不得马上坐到王座上,然后掌控星辰。

  方运继续接近。

  龙岭突然转身看向鹰炎,道:“鹰炎,你我本来不相上下,现在我一方有霜犬在,你必输无疑。你和狼离不同,那种圣子杀就杀了,最多会被一些狼蛮部落敌视,我不想杀你。”

  方运也看向鹰炎,想知道这头火焰鹰妖圣子会怎么做。

  “妖祖开辟这个彗星长廊,是考验我妖蛮的实力,是挑选弟子。能者前。不能者退,公平公正。你身为妖族,甚至是龙蛮圣子,竟然利用妖祖玉牌窃据星之王,不知妖祖知道此事后会如何想。”

  龙岭微笑道:“你不要骂我,我若是拼死争星之王,你指责我没关系,但我不想争星之王。”

  “哦?”鹰炎疑惑了。

  方运则看向凶君,凶君正咧嘴笑。

  骨片中的狼蛮圣子低声道:“哼,看来是凶君许了龙岭什么大好处。那好处比星之王还要大。”

  鹰炎道:“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星之王,难道是来游玩?”

  “我来之前,部落里的人就告诉我,若我当上星之王,一定马上远离妖皇和他的人。因为有人说过,妖皇会杀每一个星之王,无论是妖蛮还是人。”

  “那位龙族公主呢?”鹰炎问。

  “杀不了自然另当别论。你觉得,我能和龙族公主比吗?我……宁可不要这星之王。”龙岭说着,突然看向凶君。目光中带着笑意。

  “原来是为了这头狼妖。霜犬,你身为妖祖下属,为妖祖看守星之王座数千年,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此事发生?”鹰炎质问道。

  霜犬无奈轻叹一声。周围风雪大作,道:“我是为妖祖把守,自然要听命于妖族玉牌。”

  鹰炎看向凶君,道:“我若是争这个星之王。你们怎么对我?”

  凶君微笑道:“霜犬不死不灭,你或许可以杀它一次,但不可能杀它两次三次。我们不需要对付你。只需要霜犬就足够了。”

  鹰炎周身的火焰大盛,所有的火焰向他身后流动,最后它身上没有一点火焰,而背后却出现一轮炽热的太阳,太阳之火融化周围的所有毒刃雪,附近的妖蛮不得不后退。

  方运离得很远,仍然感受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鹰炎,你这是要与我动手吗?”

  龙岭周身的气血突然化为狂风席卷,随后一个巨大的白色龙头骨出现在他的身后,那龙头骨足足有十丈大,威势远超鹰炎身后的大日。

  鹰炎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星之王,若是不与霜犬打一场,我怎知是成是败?至于你们,或许会得到星之王,但星之王绝不会属于你们!”

  鹰炎微微俯身,两翼展开,祖灵大日融入它的身体,它化为一道火红的光影,犹如一道闪电直击霜犬。

  炽烈的鹰炎与冰冷的霜犬相撞,这是火与冰较量,是红与白的决战。

  “轰……”

  两妖相撞的地方爆出刺目的光芒,形成狂暴的冲击波四散,附近的妖蛮不得不后退。白色冰霜与红色火焰直冲上天,随后一边下着冰雹,一边下着火雨。

  光芒消散,显现出霜犬和鹰炎的身形。

  方运愕然,因为霜犬全身漆黑,完全没了之前晶莹洁白如霜的样子,就是一头被烧黑的大黑狗。

  鹰炎的毛全都被冻碎,简直像是一只被扒光准备下锅的鸡。

  一狗一鹰相互看着对方,慢慢后退。

  鹰炎道:“星之王的最后考验,是杀死你一次。我相信我可以杀死你,哪怕我也会死,知道这一点就够了。星之王属于你们,但胜利属于我,我依旧翱翔在晴空之上!”

  鹰炎毫不掩饰轻蔑之意,不屑地瞥了一眼龙岭。

  龙岭微笑道:“天空之族果然有傲气,可惜你忘记斗极了。若他在,你绝不敢说这种话。”

  “可惜他不在。”鹰炎道。

  “咦?”霜犬突然向大雪之中望去。

  众人也急忙扭头去看。

  就见一个身穿深蓝竹叶秀才服的年轻人在风雪中稳步前来,那如刀之风、如箭之雪全都被他排开,这恐怖的第七长廊仿佛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这年轻人神色平静,目光清澈,好像能看透这天地。

  凶君突然低声冷笑:“风雪送君来,真是好兆头啊!”

  众妖蛮一听凶君的话,隐隐感到头皮发麻,他们可是一路磕磕绊绊才来到这里,这个人族倒好,一路前来,如同风雪相送,简直不把第七长廊放在眼里。

  “龙岭,我们既然相约第六长廊但未见,那就改在这里!”

  龙岭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看了一眼狼妖凶君。

  凶君立刻道:“不用与他纠缠!等妖圣前来,自然会杀死他,你我没必要冒险!龙岭,你要清楚一个圣前举人孤身闯入第七长廊代表着什么。那第六长廊的圣道之音,必然是这个人发出的。”

  “他当众辱我为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他!”龙岭道。

  “你要想想我们的合作,想想是杀了他重要,还是寻那……对你有用之物重要。”凶君慢条斯理地道。

  龙岭原本眼中涌动着杀意,但听到凶君的话斗志全无。

  “好!你让霜犬去杀他!等他才气耗尽,我再出手!”龙岭再也没了平时的莽撞。

  凶君看着方运,微笑起来。

  “方镇国,我们又见面了。”凶君道。

  “真是为难你了,好好的人不当,又当豹又当狼。”方运道。

  凶君笑容依旧,道:“无所谓,只要我圣道有成,哪怕去当狗也无所谓。”

  “哦,只要能封圣,成为第一个逆种半圣也无所谓?”

  “我自有我的封圣之路,不须逆种。退一万步讲,我的封圣之路就算断绝,逆种封圣也不算什么。倒是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爱你之才,但你不死,我寝食难安!”

  凶君的笑容消失,目光渐冷。

  “那我会努力让你寝食难安,然后送你永眠,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可惜你的本体听不到了。”方运道。

  “不,本体当然会听到,而且我会带着你在圣墟中得到的一切回去!无人能阻我!这星之王必然属于我!”凶君高昂起头。

  “我很想知道,你在八年前的圣墟遇到了什么,那妖族玉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方运问。

  凶君笑道:“你在恢复才气?在收敛文胆之力?无所谓,因为你注定要死。事到如今,那些秘密已经可以公开。很简单,我家蒙祖失踪前,曾从一处古地误入乱星棋盘,辗转到妖祖门庭,然后从妖祖门庭逆入圣墟!可惜那时候伤势太重,又不能回圣元大陆,就把一部分所获藏在龙崖某处,然后托梦給那一代的家主。之后的事,我不用说你也知道。”

  方运道:“原来如此。蒙圣是自知前途艰难,担心蒙家后代,所以留下振兴之法。但蒙圣树敌太多,怕送到蒙家导致后代引来杀身之祸,又担心被不成器的后代糟蹋,所以放入龙崖。只有能如圣墟龙崖的蒙家子弟才能担负起振兴蒙家的重任,否则不如让那东西永远留在龙崖。而这分神之法也好,以《暗渡陈仓》兵书再入圣墟也好,都是蒙祖当年构思的,我说的没错吧?”

  “不愧是十国第一秀。我原本想按照蒙祖指点一一去做。可惜我天赋虽高出蒙祖,但蒙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蒙家了。蒙祖原本的计划不是借《吕氏春秋》,而是直接去孔家借孔圣亲书的《易传》。可惜他忽视了一件事,没了他,我们蒙家根本没有资格去借孔圣之作。为了蒙家复兴,为了在十年内有夺星之王的能力,我才由蒙霖堂变成凶君!”

  凶君微笑着,没有丝毫的悔色。

  “唉,我明白了,不是你蠢,不是你笨,而是你是没有走出蒙圣的影响。你,你们蒙家,本来就不应该按照他说的方法夺这星之王!”方运看向凶君的眼神突然有少许可怜。

  “你是在乱我心?可惜无用,因为动手的不是我。”凶君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