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88章 又见凶君

第288章 又见凶君

  骨片上的狼离呆呆地看着方运,吓得不敢说话.

  "怎么,不是让我救你么,怎么不敢说话了说吧,因为说了还有活路,不说的话,马上就会永远死亡."方运道.

  "唉……这件事跟我无关啊.那些在门口的妖族你也看到了,其中一头狐妖非常狡猾,他从你带领那些举人进入第七长廊判断出你非比寻常,甚至不下于孔家之龙,妖族绝不能容忍这种大患.当年为了一个孔家之龙,妖皇重伤,一位妖圣不得不休养百年,现在有早杀你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真不是我想杀你啊,是那头狐妖的问题."

  方运想起那狐妖的确提前离开,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自己去禀报妖圣.

  "妖圣真的会杀我"方运问.

  狼蛮圣子犹豫片刻,道:"本来不会,但文曲五动之后,妖族已经针对猎杀榜重新罗列出一些重点人物,所有的赏金翻倍,像李文鹰直接翻四倍,可见妖圣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其实,你一个天才到了第七长廊不可怕,可怕的是十多个天才举人一起来到第七长廊.这意味着,这十多人若不出意外,磨砺几十年必成大儒!尤其是颜域空和孔德论两人,还有你,你们三人若以后顺利,必成文宗,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成为半圣!或者说,所有人成圣的机会提高一成!"

  "一成成圣的机会不小了,哪怕颜域空之前也只有五成成圣的几率而已."方运道.

  "我从来就没想过你们能过第四长廊,结果你们不仅过了,而且还成群结队地到达第七长廊!就算加上随从,我们妖蛮两族一共只有二十余来到这里,你们人族的人数竟然也差不多!你们这一代若是顺利成长.会成为我们妖蛮两族的噩梦!"

  方运道:"说的似乎很有道理,我只顾着在彗星长廊向前走,却没时间考虑以后带来的影响.不错,这次彗星长廊的确会给他们带来脱胎换骨的变化.但对我来说.还不够!所以,我要坐上星之王座."

  狼蛮圣子盯着方运.徐徐道:"都说妖皇是我族中兴之主,但他是一路利用,暗杀,离间等种种手段到达星之王座,他的星之王,是踩在妖蛮两族的尸骨上得到的.你不同.你是用你的臂膀举着同族到达第七长廊,整整让人族的一代力量升华,你比妖皇更像中兴之主.若不知道彗星长廊发生的一切,妖圣不杀你也就罢了,要是知道还留着你,那我妖蛮早就已经全部蠢死!"

  "唉……我不过只想夺得星之王,却引来妖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逃离"方运从来不盲目自大.既然知道妖圣前来,这彗星长廊不能留了.哪怕妖圣不敢进来,在彗星长廊外一堵,自己只能等死.

  狼蛮圣子道:"你逃不掉的.这个消息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到妖界.妖蛮众圣必然去众圣树讨论,最多一个时辰就会前来,甚至可能更快.妖祖门庭是妖界的一部分,所以只要众妖圣联手,就可以送来一位妖圣,可这里和圣元大陆不相通,哪怕人族半圣也只能从圣墟和青铜巨门进入,现在青铜巨门关闭,半圣不可能进来.亚圣倒是可以来,但那需要数个时辰之久,可惜人族无亚圣."

  "也就是说,我必死无疑"

  狼蛮圣子沉默不语.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救你"

  狼离道:"只要你把我带在身上,等妖圣杀你的时候,我就可以与妖圣沟通,让它在杀你后带我回去.我把能说的都说了,希望你能顺手救我一命."

  "这样啊."方运继续向星之王座的方向疾跑,脚步始终没有停下来,目光不断变幻着,不知在想什么.

  见方运许久没说话,狼离急道:"我把该说的都说了,你为什么还留在第七长廊还不快离开彗星长廊,然后寻找机会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若是想害你,就不会说妖圣马上来,而是先把你骗出彗星长廊,最后拖延时间等妖圣亲来!"

  "你之所以不那么说,是因为你自己清楚,你骗不了我!"方运道.

  狼离无奈闭上嘴,发现自己在各方面都不是方运的对手.

  方运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跑,甚至陆续使用几次疾行战诗,奔跑如飞.

  "你不是要逃吗怎么还向星之王座去你难道宁愿死在这些妖将妖帅手里,也不想死在妖圣手里"

  方运不答话.

  狼离道:"其实我有一个绝对保你安全的方法,可以让你安安稳稳离开圣墟,而且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谁敢找你麻烦,不知你想不想听!"

  方运的目光掠过狼离的头像,眼中带着淡淡的轻蔑和讥讽之色.

  狼蛮圣子闭上嘴.

  不多时,狼离叹了口气,道:"你当逆种文人,可活;不当逆种文人,必死!这是很简单的选择,你何必蔑视我求生而已."

  "我读书,不是为当逆种文人!"

  方运的话铿锵有力,文胆自鸣,周身数十丈的毒刃雪向四面八方倒飞,方运周围一片安宁.

  狼离突然惨叫起来.

  方运低头一看,骨片上狼离的头像迅速变淡,最后只有薄薄的一层..

  方运道:"我无意的,不过你真倒霉,差点死了."

  "你……不要说风凉话!既然说句话都差点杀死我,在第六长廊一言出而显现圣道之音的那个人,就是你吧除了你,不可能有人能做到!"

  方运不说话,继续奔跑.

  过了好一会儿,狼离道:"我明白了,你是想在被妖圣杀死之前,多杀几个妖蛮陪葬"

  "我想坐在星之王座上,等妖圣前来."方运道.

  狼离看着方运,轻声一叹.

  "哪怕是死,也留一世辉煌.我真的有点佩服你了.你要是我妖族圣子那该多好,妖皇不过是被你超越的前辈而已.可惜,可惜,你不为逆种.便是死."

  方运道:"你放心.在妖圣来临前,我先送你上路."

  "你……"狼离气的说不出话来.

  不多时.狼离突然笑起来,道:"能和人族千百年来第一天才一起死,值了.或许在猿族或人族的史书上,我还能留下名字.你也应该荣幸.小小举人得半圣亲自出面击杀,千古未有!"

  "荣幸不,我不比他卑微,他不比我高贵."

  "哼,你现在倒是挺能吹,你见到妖圣敢做什么"狼离问.

  "耗尽所有寿命化碧血丹心,以全部力量写战诗词.笔锋成仁,纸墨取义,舍身一战,从容赴死."

  狼离惊讶地看着方运.发现他的神色无比平静,丝毫没有因为妖圣将到而惊慌,甚至也没有赴死的慷慨豪气,好像无论来者是妖圣还是妖兵,他都会一视同仁.

  "你为什么不是妖族……"

  一路上,狼离反反复复重复着同一句话.

  方运一路飞奔,不时看到妖蛮留下的痕迹.

  风雪更重.

  毒刃雪在慢慢增多,飞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普通的文胆二境还不足以坚持这么久,但方运的文宫星辰极多,照射在文胆上,源源不断恢复文胆之力,让方运始终不受毒刃雪的侵害.

  那毒刃雪边缘的奇毒原本能腐蚀任何力量,随着一丝丝的积累,足以轻松毁灭二境文胆,可雾蝶神念的力量配合文胆之力,轻易驱散所有的毒.

  雾蝶一直在睡觉.

  一路上,方运始终保持平时的镇定.

  不知跑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轻微的震动声,随后一阵奇异的犬吠声传来.

  "呜嗷……"

  明明是狗叫声,却如狮虎齐吼.

  "前面就是星之王座!那应该是霜犬的叫声,真希望他们都被霜犬杀死."

  "霜犬不会全都杀死他们."

  "为什么"狼离问.

  "因为有人能命令霜犬."

  "啊!"狼离惊叫起来.

  随后狼离急忙道:"你怎么知道真的有人能命令霜犬我明白了!明白了!是凶君对不对怪不得他那么有信心,怪不得他竟然敢跟我们妖族联手!怪不得他上次离开圣墟后就完全变了个人,连我都知道他的凶残大名!他既然能命令霜犬,那已经尘埃落定,星之王属于凶君.方运,我们逃吧."

  "我能听懂霜犬的话,他们刚到,我有时间."

  "啊霜犬在妖界极少,是古妖一脉,你竟然能听懂霜犬的话不对啊,那种话妖蛮人都学不会,只有经过古妖传承才行.真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能让我吃惊."

  "一只快要死的狼妖还是闭嘴为好."方运道.

  "我现在当然要多说说,因为以后就没办法说了."狼离轻叹.

  方运大步迈开,看到前方的妖蛮身影,还有一头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的巨大怪物站在前方.

  那怪物外形似狗,全身雪白,它身上的狗毛不是普通的毛发,而是一根根冰刺,每一根冰刺上面都散发着森森寒意,所有的毒刃雪落在它身上都会被弹飞.

  它竟然纯粹以身体来抵挡这些毒刃雪.

  就见一头很普通的狼妖嘴里叼着一块玉牌,缓缓向那霜犬走去,眼中充满了紧张.

  霜犬大吃一惊,仔细一看,随后轻呜一声,一条腿屈膝跪地.

  "哈哈哈哈……"狼妖放下玉牌,放声大笑.

  凶君那不可一世的得意笑声传遍四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