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74章 负岳的秘密

第274章 负岳的秘密

  “少跟我来你们人族的那一套!我被关在这里的时候,不知有孔圣,甚至连文王都还不存在!不过……嗯,说了你也不明白。”

  方运知道负岳找自己有重要的事,表面沉默不语,暗中偷偷观察这寒冰大厅,想找到这负岳的所在,可最终发现根本无迹可寻。

  “你那句话说的不错,

  你们人族和妖蛮的头脑很不一样。妖族太笨,蛮族太傻,思来想去,我只能找人族合作。你为了走出第五长廊,愿意跟妖蛮合作,你看我怎么样?”

  方运心中感到莫名其妙,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对方可是大妖王,而且是活了几千甚至可能上万年的大妖王,偏偏找自己这个举人合作,就像一国之君突然说要跟一个普通人合作,这实在是难以让人放心。

  方运表面不动声色,道:“不知负岳前辈想怎么合作?而且晚辈只是区区举人,未必有资格跟您合作。”

  “我既然找上你,你自然就有合作的资格。人族能走到第五长廊本属不易,而你又能带这么多人来到这里,超过以前所有来彗星长廊的人族,包括那些从第二星城进入的进士。”

  “不知前辈找我想合作什么?”方运问。

  “你觉得一头被镇压在这里不知多少年的古妖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当然是离开。”方运脱口而出。

  “说得好!我曾经找过许多妖蛮合作,但最终都失败了,而能走到这里的人族实在太少了,像你这般能参悟部分星辰碎片力量的人更是前所未有。”

  “星辰碎片的力量?你是指彗星?”方运问。

  “哼!妖祖那个无耻东西!夺走我父亲的星辰碎片不说,还故意放入一颗彗星中,掩人耳目制作了这个彗星长廊。最后又想……总之贪图我们一族的宝物,把我囚禁在这里,并以星辰寒意镇压我。只要星辰碎片还在,我就永远逃不出去。”

  “这……”方运没想到彗星长廊来历和妖界流传的故事截然不同。

  “我知你不会相信,但你总有明白的时候。怎么样,愿不愿意与我合作?”

  “一个举人冒着得罪妖祖的危险去救一个大妖王,你觉得这个举人为什么要选这种死法?”方运用委婉的方式表示自己不可能答应。

  “妖祖封印我的时候说过,若是我有办法离开,就任由我离开。所以你放心,救我出去不仅不会得罪死活不知的妖祖,甚至会得到我的友谊!一个即将封圣负岳的友谊!”

  方运微微一愣,恍然大悟。怪不得这负岳一点都不绕圈子,怪不得直接找上自己,原来是为了封圣。

  “恭喜前辈苦尽甘来!”方运由衷为负岳高兴,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能走出梦寐以求的这一步。

  “苦未尽,甘也没来。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合作?”负岳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自傲,还有一丝得意。

  “虚无缥缈的‘可能的’半圣友谊,还无法让我冒这个险。”哪怕负岳的理由非常充分。方运也不想背负如此大的风险。

  “那我若告诉你,你根本无法成为星之王,你会怎么想?”负岳的话语意味深长。

  “为什么?”方运虽然没有完全相信,但也没有办法不相信。

  “当然不能说。你以为我会仅仅以所谓的半圣友谊来与你交换?你太小看我。”

  “那前辈可否透露一点信息。好让我有个准备。”

  “跟那头霜犬有关,你若与我合作,我有办法解决霜犬的问题,然后你可以和其他妖蛮去争夺那星之王座。若是你不与我合作。那就等着看好戏吧。”那声音中充满了笑意。

  “请问前辈,那霜犬到底是做什么的?负责看守星之王座?”

  “算是吧,只有击败霜犬一次。才能坐到星之王座上。霜犬原本很强大,但为了不死不灭,牺牲了强大的力量,不然你们这些妖将举人不可能击败它。”

  “前辈的意思是,那头原本可能一视同仁的霜犬可能已经脱离妖祖的本意,不能再保持公正?”

  “何止不公正,简直可以成为你们的大敌!我可以保证,一个不死不灭的霜犬哪怕远不如全盛时期,但杀光彗星长廊的所有妖蛮人完全不成问题。”

  方运一听到“不死不灭”的字眼就头疼,两界中这个词语没人会随便乱提,一旦有人说出来,那就意味着非常难缠。

  “那两头石狮子不管?”

  “就如同他们管不了我一样,他们也管不了第七长廊的事情,更何况有些事情他们也不能去管。”

  “谢前辈提醒。那星之王的称号本来就非常难得,若是有人连那头霜犬都能操控,就意味着他可能掌握彗星长廊核心的秘密,甚至跟妖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样的妖蛮成为星之王也理所当然。”方运在说话的时候用上谈判的虚实技巧。

  “你的心倒是够宽。我听第五长廊的几个妖蛮说,那龙岭必然会在第六长廊门口等你一段时间,若是你不去,他就去争星之王。一旦他成为星之王,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抓住你羞辱你。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有信心面对那个龙蛮人。”

  “也没什么,我只知道,我人族最弱的时候妖蛮两族也杀不光我人族,现在我人族日渐鼎盛,龙岭也好,龙蛮人也罢,哪怕是所有的妖族都要杀我,我也无畏无惧!”

  “哼,说的倒好听,等你真正面对龙岭的时候,希望你也能这般镇定。”

  “我在前辈面前都如此镇定,在龙岭面前自然也能够处惊不变!”

  “你倒是会说话。你既然是人族,不会逃也不会战,更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说吧,要如何才愿意与我合作。”

  “先不说我是否决定与你合作,只说在理想的情况下,你我应该遵循平等交换的原则。我能帮你到什么程度,你就要给我多大的回报。当然,反过来对我也有效。不过,我似乎不求你什么。”

  “那头虎妖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我明白,你不会在乎不能帮助你的妖蛮人,但我不一样,否则你不会通过杀一个圣子来震慑我。”

  “震慑你是有的,但我之所以杀它,是因为他的血脉问题。我很好奇,你哪来的勇气如此对我说话?”

  方运立刻道:“因为我如果没有勇气对你这样说话,我的命会和虎妖圣子一样,被你用来震慑你认为比我更有能力的人。”

  “唉……人族可畏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见识,若我当年有你一半聪明,也不至于被镇压数千年。很好,我越发期待与你的合作。我希望你去血纹压泉眼那里,历经数千年,血纹已经削弱到极致,只要你引动那水冲刷血纹,帮我毁掉一个血纹泉眼,

  我就有机会脱困而出。而我不仅会直接送你过第五长廊,还会送你对付霜犬的方式。”

  “请前辈让我考虑考虑。”方运道。

  “那你就好好考虑,我有很多时间!”负岳道。

  方运皱眉思索,负岳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之所以第一时间选中你,不是因为你多么出色,而是你有一只刚刚化蝶的的雾蝶,它吃了太多的圣果,要吸收弱水奇风等异力来吸收圣果的力量,连这星辰寒意都成了它吸收的目标。你只要把雾蝶放入寒泉中,等它从沉睡中醒来,除了奇风和弱水,还可以获得寒意的力量。当然,它可以让血纹泉眼更快地被破坏。”

  “谢前辈提醒。”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那些曾经与我合作的妖蛮,离开彗星长廊之后再也不主动与我联系。”

  “你们之前都用什么方式合作?也都是引动寒泉?”

  “他们哪里有你这么聪明,竟然能感悟到星辰寒意。我帮他们过第五长廊,然后送他们一些小物件,或者告诉他们一些远古时期的秘闻,让他们自己去探寻。可惜,没有谁真心想办法救我,哪怕他们之中有的已经名震妖界。”

  “怪不得妖界几乎没多少人提起你,就算是斗极也只知道你大概的事情,不知道你要脱困的事,没有哪个妖蛮敢宣扬自己与古妖联手对抗妖祖。”

  “不是对抗,仅仅是帮我而已。更何况,几个月前彗星长廊震动,我怀疑这里将有异变,我若不尽快走脱,很可能会死在这里!”

  “这异变多久会发生,至少几天内不会出事吧?”

  “不清楚。”负岳道。

  方运知道负岳在隐瞒什么,突然想起那三个圣墟之子,道:“前辈的合作者中,现在地位最高的是谁?”

  负岳突然冷哼一声,道:“妖皇!要不是他现在被妖圣关注,又得到大好处,实力只比我差一些,我离开彗星长廊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当年我看他有妖圣天赋,所以与他合作,甚至告诉了他一些远古大秘密,但他离开彗星长廊后,从来不曾不与我联系!”

  方运道:“据我所知,他的一个儿子就在这里。”

  “嗯,我早就通过血脉力量感知到他的儿子。我问过那个小蛮子,妖皇并没有让他儿子联系我,所以,我杀了他儿子!哼,枉我那么信任他,告诉了他最大的秘密。若是没有我,他现在只是一个实力还可以的妖王,绝无可能成为妖界的妖圣之下第一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