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斗极

  青色的石板地面上,众人或坐或站,唯有方运躺在一张毛毯上,枕着很不情愿大兔子.

  "好浓的文曲星力!彗星长廊一定在源源不断窃取文曲星力!"李繁铭无比陶醉.

  "这文曲星力太浓厚了,怪不得孔家之龙那般强,前四条长廊加起来,已经比得上文曲一动!"

  "还差一些,过了第五关差不多能接近文曲一动."

  "真没想到我等不过是举人就得到文曲一动,不过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文曲星力得到的太容易了"

  "跟难易无关,跟机遇有关.若不是莫名其妙的文曲五动导致圣墟提前开启,我等也不会来此."

  韩守律道:"妖祖门庭或者说整个祖原不可能因圣墟变化而变化,因为祖原是一处超过圣墟的地方.我认为应该是文曲五动引发了彗星长廊变化,导致青铜巨门有变,从而引发圣墟提前变动."

  "你也明白了"宗午德微笑道.

  几个举人仔细一想才明白.

  "看来众圣所说的天地大变是真的,我等恐怕就是其中的受益者."

  "有的妖族秉承星斗之力而生,我人族先天不如,但后天可以补足!嘿嘿,听说那登龙台也发生变故,不知我等有没有机会进入."

  "龙族小气的要命,哪怕再大的变故也不会舍得让太多人进去.要不是当年孔圣把四海龙圣狠狠揍了一顿,让那四头老龙一点脾气没有,他们也不会舍得让人族进入登龙台."

  "啊孔圣打四海龙圣的事是真的"

  "也不是打,是切磋,德论,你应该知道其中的内幕吧"

  孔德论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他老人家跟四海龙圣打赌,四海龙圣赌输了,只好接受赌约,在千年不战之约期满后.若妖界大举进攻.助人族一臂之力.这本符合龙族的利益,可龙族是从来不吃亏的主.所以就说自己吃了大亏,一直用这个当借口占人族的小便宜,圣院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幸好有龙族在,而且龙族的那位公主更是不弱于妖皇的真龙天才.否则我人族未来堪忧啊."颜域空道.

  "域空兄你如此大才,就算一人不敌妖皇,等你将来有所成就,与衣知世联手也可力敌妖皇."韩守律道.

  颜域空摇头道:"别说我天赋不如妖皇,就算和他一般妖孽,那又怎么样他现在是大妖王,已经相当于大儒.我只是举人,这至少是两代的差距!这意味着,除非妖皇陨落,否则我等会被他压得死死的."

  "唉.希望那引发文曲五动之人可以对抗妖皇."

  "不过,到底谁引发的文曲五动可以说我等都托他的福才能入这彗星长廊."

  "我问过,据说连众圣也不知道,毕竟文曲五动的力量遍布圣元大陆,而且文曲星的力量阻挠半圣探寻.若是文曲星照落在圣元大陆,别说众圣,连大儒都知道照在谁身上."

  "不要说笑了,文曲星照那种事千年难见,不提也罢.方运你好些了吗"

  "嗯."方运轻轻嗯了一声.

  方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力量再次有所精进,只是文宫内圣旨的力量已经消散.方运隐隐觉得这里面有蹊跷,恐怕引动了圣旨中的景国国运才形成那奇特的万里长城,可那景国的国运不属于自己,除非自己有王爵在身.

  方运想了一阵想不明白,也就暂且放下.

  最好的消息是文胆再度增强,离达到第二境越来越近.

  此刻方运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但精神上的疲惫还在,还想再休息一阵.

  "继续去第五长廊吗"李繁铭伸手揉着大兔子的头懒洋洋地问.

  一个举人急忙道:"我刚才差点被吓破胆,到此为止!我这人心不大,过了第四长廊已经知足."

  "知足好."韩守律微笑道.

  孔德论突然道:"我这才明白长辈为何不对我细说彗星长廊的事,除了别的原因,也是他们知道我不可能走得太远,所以没必要说."

  "也就是说,除了那位孔家之龙,其他人就算曾经来过彗星长廊,也没有通过第四长廊"

  "应该是这样没错,连恩师他老人家都对我不抱希望."颜域空道.

  "若是他们知道我们通过第四长廊,一定会后悔不把彗星长廊之事原原本本告诉我等.等出了彗星长廊,我等在妖族猎杀榜的地位必然会再度有所提高."

  "对你是好事,可对方运就不是好事了.他原本就在翰林猎杀榜之上,这次那么多妖蛮看到他带领我们不断向前,隐隐有新一代人族领袖的风采,他恐怕能成为翰林猎杀榜第一!"

  "你可要小心!"韩守律看着方运道.

  "嗯,我会小心."

  "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那妖皇金卫说他们是奉妖皇的大皇子之命把守青铜巨门,可我们至今没见到大皇子,那么强的妖族怎么会消失不见会不会在暗中对付方运."韩守律道.

  "这的确是怪.异之处."

  方运微微一笑,道:"你们过虑了.那大皇子应该是忌惮三大圣子,去了第二星城.等彗星长廊掠过第一星城,到达第二星城的时候,力量更强,许多妖帅就等在那里,我甚至怀疑还有人族也已经在那里等候.在第二星城进入彗星长廊,除了得不到星之王,其他好处反而更多."

  孔德论目光一闪,似乎知道些什么.

  "尤其是状元有平步青云进入彗星长廊,必然会顺利许多.哪怕像雪崩坡,浮冰河之类的地方不让飞,单单是一柄唇枪舌剑也足以获得许多便利."韩守律道.

  "星之王不易得,所以他们退而求其次,在进士或妖帅的时候进入彗星长廊,到时候的收获远比在他们是妖将或举人的时候进入大得多,毕竟所有人只能进入一次."

  "对.我一直怀疑每次中秋文会,举人比诗词争月华,而那几个大世家会派遣进士潜入圣墟进入彗星长廊取好处."

  "不过,无论大皇子在哪里,等离开彗星长廊,方运你定要小心.哪怕你没能得到星之王,既然带领我们通过第四甚至可能第五长廊,你的功劳就已经堪称壮举."

  "先不说离开圣墟如何,那龙岭恐怕已经在第六长廊门口堵着你."

  周围的气氛明显变化.

  "不说这个,先过了第五长廊,进入第五广场再说.不过怪了,这第四广场空无一人,那些妖蛮突然变得不怕死了吗"

  "走,我们一起去第五长廊看看."

  "再等等吧,他似乎有些过于疲乏."韩守律看着方运道.

  方运缓缓站起来,道:"没关系,早一点走更好."

  "真的没关系"

  方运点了一下头,向雾门走去.

  "走!"

  众人陆续进入其中.

  穿过迷雾,还是迷雾.

  方运仔细一看,立刻手抓毛笔,但随后放下.

  这里似乎一处布满迷雾的峡谷,两侧都是陡峭的山壁,在十余丈前,就见一条青色蛟龙背对着自己,这蛟龙乍一看像是长了四只爪子的蛇,只是有点大,三丈长,足有水缸粗.

  不过怪异的是,这蛟龙在骂骂咧咧.

  "混账妖祖!老家伙来之前就说过,别的长廊都不用怕,就我这脑子,很可能栽在第五长廊!本龙可是最先到第五长廊的,可一个多时辰了还没出去!要是连第五长廊都过不了,那些哥哥姐姐一定会笑死我!嘿嘿,清江老哥没机会了,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谁!给本龙出来!"

  那蛟龙不断地抽动鼻子,左看看右看看,突然一扭头看到方运,吓得如同青蛙似的猛地跳起来,张牙舞爪瞪着方运.

  "你敢偷袭本龙"蛟龙斗极盯着方运,怒气冲冲,但没有展开攻击.

  方运感觉斗极似乎没什么杀意,没想到这出了名的妖族第一天才竟然是这种性格.

  "准确地说,你是蛟,不是龙!"方运道.

  斗极很不满地道:"分这么清楚做什么说,你是不是偷袭本龙"

  "你真可能栽在第五长廊,前五座长廊不能相互攻击你忘了"方运道.

  "呃……见到你我一时忘记了."斗极松了口气,龙眼一转,微笑道,"既然这里不能动手,那你也不用怕我了.我们可以结伴一起走出这破地方."

  "哦"方运狐疑地打量斗极,想起刚才它的自言自语,明白了什么.

  斗极有些心虚,道:"怎么了你怕我杀你那石狮子可是妖祖以奇石炼成,很厉害,我绝对不敢在这里动手."

  "哦."方运看着斗极不再说话.

  斗极露出恍然之色,道:"你以为我会为清江报仇你想多了.老家伙的儿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跟清江不熟,再说他得罪的那位我得罪不起,绝不会为了他伤你."

  "哦,看来你跟清江蛟王的关系很一般."方运道.

  "当然."斗极说着眼珠轻转,盯着方运.

  方运不去看他,而是打量周围,判断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斗极嘿嘿一笑,道:"你不知道这里的状况吧不如我们结伴"

  ps:

  抱歉,迟了好几个小时的三更,实在是身体状况不好,写的太慢,睡觉去了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