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星落

  那些妖蛮正站在方运曾说是安全点的地方.

  "哈哈,愚蠢的人族,真以为我们妖蛮都是傻子吗我一直没上桥,就是在观察你们!"

  "你们在这里站了许久,因为这里在这段时间是安全的!我说的对不对"

  "看他们吃惊的样子,我都要笑死了!哈哈,人族天才被我们耍了!"

  "人族最大的毛病就是自以为是!我等可是圣族血脉,头脑怎会比人族差!"

  "你们害我们从雪崩坡滑落下去,现在帮我们过落星桥,这笔帐扯平了!"

  "哈哈……"

  那十多个血妖蛮一边站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一边放肆大笑.

  方运笑而不语.

  突然,一颗直径三丈的大陨石从天而降,拖着长长的尾焰直奔那些妖蛮砸去.

  包裹着熊熊烈火的流星去势极快.

  "不好!中计了!"

  "跑啊!"

  所有的妖蛮反应极快,如同鸽子群似的一哄而散.

  三丈长流星的威力远非人头大的流星可比,妖蛮太慢,而流星太快.

  "轰……"

  流星落地,火焰熔化所有妖蛮的身体,同时在冰桥上砸出一个直径数十丈的大洞.

  还有两个妖蛮速度极快,跑出大洞的范围.

  所有人都看到,流星和冰桥对撞形成的恐怖冲击力四散,两头妖蛮的身体被强劲的气浪生生击碎.

  鲜血四溅,在高温的力量下不等落地就已蒸发.

  那些举人没想到那么多妖蛮就这样死光.

  "方运说的没错,流星的力量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可怕."

  "这流星的力量,恐怕只有大妖王才能对上勉强不死,不知道妖圣以身体硬抗会怎么样."

  "你这种说法很无趣.哪怕数以万计的流星下落,在众圣面前也不过一口气的事而已,他们的力量,我们无法触及."

  方运打断他们的话:"不要管他们了.按照之前的计划.开始准备!"

  于是所有的举人开始为自己使用防护战诗词,他们清一色使用最常见的《山岳赋》.并非是这首战诗多么好,而是最不坏的举人防护战诗.

  方运刚晋升为举人没多久,还没有学会《山岳赋》,颜域空帮他加持《山岳赋》的力量.

  方运清醒地感觉《山岳赋》在这里的力量远超外界.

  所有人开始使用疾行战诗词.每个人的衣衫飘荡,个个变得飘逸不凡.

  众人按照之前商量好的队形站好.

  方运道:"有牛山帮我,哪怕我不会《大风歌》,也可以躲开流星的力量,而你们就要靠自己!这冰桥表面有一条红色横线,一步人间,一步妖界.听我命令.开始诵《大风歌》!"

  众人齐声以出口成章诵《大风歌》,唯独方运手持笔墨准备书写.

  在大风歌形成的一息半前,所有人跨过那道红线.

  众人抬头看向深蓝色的夜空,一边等待流星下落.一边认真地把握时机.

  之前曾经有妖族圣子带着两个妖蛮随从一起前冲,迎接他们的是三颗流星,现在二十一人与两头妖蛮一起出现,那么必然有二十三颗流星.

  但是,没有二十三点星光,只有一点星光.

  一颗直径一丈的流星孤零零地托着火红色的尾焰落下.

  众人本应为等待他们的是人头大的流星,直径不过一尺左右,可这颗流星的体积足足大了一千倍!

  一息之后,这颗流星就可飞跃数十里,落在地面,落在众人之中.

  众人面色剧变.

  几乎在一瞬间他们就明白,这可是妖祖建立的彗星长廊,人族可以联合,那么流星也可以合而为一.

  刚才那群妖蛮的死亡情景在众人的眼前一闪即逝.

  四个想要逃跑的举人只迈出半步就停下,因为逃不出去.

  那头犬妖将犬析吓得呜嗷一声,四腿一软,瘫在地上等死.

  牛山却只是轻轻一叹,不知道他是在叹自己最终还是跟错人,还是在叹别的什么.

  过半的举人扭头看向方运,他们的神色各异,有遗憾,有期盼,有懊恼,有坦然,有的如释重负,甚至有几个举人在微笑.

  没有一个人中止诵读《大风歌》.

  没有一个人有怨恨之色.

  没有一个人绝望.

  因为在踏入彗星长廊的时候,每个人都已经知道自己会面临这一刻.

  方运低下头,急速书写着.

  无论是桥上的还是桥下的,无论是妖蛮还是人族,此时此刻都望着那流星,也望着流星下的方运等人.

  桥头那五个退出的举人默默地看着,突然觉得方运众人无比遥远,如同在世界的尽头一样,刹那之后,他们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一切属于他们的痕迹都会被抹除.

  被那颗硕大的流星所抹除.

  五个举.人轻轻叹息着,心中为方运等人惋惜,但更多的却是庆幸.

  幸好没有去送死.

  "可惜了……"

  众多妖蛮人在心中轻叹.

  每个人都看到方运在提笔书写,但没有人对他抱有希望.

  死亡的气息笼罩在方运等人的头上.

  上品奋笔疾书,一息诗成.

  "朔风吹度秦时关,铁衣映雪夜更寒.生吞六国建功业,死卧北疆镇河山!"

  诗成,方运在四句诗句上方写上三个字.

  不是咏始皇.

  不是咏长城.

  不是咏秦将.

  是《咏秦民》.

  民,执兵器为卒,背砖石为工,下田间为农,贩货物为商,登庙堂为士.握书卷为生.

  方运曾思考寒意和天地元气化何物可抵挡流星,曾思考人族最强的防护力量为何物,最终确定是城墙,是万里长城.准备一首咏长城的诗句.

  在巨大流星出现的一瞬间.在感受到死亡气息的那一瞬间,方运全盘推翻了之前的决定.

  直到面临死亡.方运眼前仿佛看到刺骨的寒风中,一队队军士兵卒坚守长城,这些兵卒如同那些秦时士兵以及建造长城的民众,为一统天下而牺牲.为对抗外敌而默默奉献,最宝贵的生命和年华在边疆耗尽.

  砖石挡得了外敌,挡得了妖蛮,挡不住这天象流星.

  但万民可挡.

  吞六国建功业的不是皇帝,是万民.

  保卫河山的不是坐龙椅之人,是万民.

  人族的长城是万民.

  咔嚓……轰隆隆……

  无穷量的寒气如白色雾气向上喷发,在喷发的途中.凝聚成宽厚的冰墙.

  冰墙不断升高,不断扩展,如同真正的城墙一样,有烽火台,有女墙,有垛口……

  一点点细微的光点从四面八方飞来.那些光点比羽虫的光芒都要弱百倍,不仔细看甚至看不到,但是,等这些微光涌入后,寒冰城墙突然多了一种天地同心,万物归一的浩然之力.

  这城墙不会倒.

  每个人的耳边都响起相同的声音.

  方运耳边却回响这一个声音,厚重如山岳,空灵如星辰,时而如稚子齐声,时而如千人共诵.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眨眼间,一截高百丈,宽数里的寒冰长城拔地而起,如刺破星空的山峰.

  城墙的中间有一道拱门,方运等所有人都在拱门之下.

  "轰……"

  流星与城墙相击,火焰飞射,冰屑四溅.

  可怕的流星犹如钻头一样扎进城墙,在城墙上撞出一道缺口,继续向下撞击,继续开出更大的缺口,直指方运.

  方运此刻才气耗尽,连文胆之力也被这城墙抽得一干二净,甚至连文宫中圣旨中的力量也被抽干,颇有一种油尽灯枯的意味.

  若不是耳边那《正气歌》的声音回荡,方运已经倒在地上.

  一旁的牛山快步走过扶着他.

  整座第四长廊都好似因流星与长城之战而变化,长城出后,再无流星出现.

  所有的妖蛮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那炽热的流星与寒冷的冰墙.

  那是星辰与大地之争,也是天象与人力之争.

  一切在短短的两息间结束.

  寒冰长城轻轻晃了晃,细微的碎冰屑从拱门顶部掉落,散落在众人的脸上.

  寒意透骨.

  流星的火焰熄灭了.

  "挡住了"方运低着头,他已经没有力气仰望天空,话语声比呼吸声都小

  "挡住了!"李繁铭双拳紧握,注视着方运.

  "挡住了!"宗午德大声喊道.

  "挡住了!"颜域空喊道.

  一个又一个人喊起来,如同报数一般,而且如同报数的时候喜欢的人就在一旁.

  "嗯,我听得见."方运说着,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牛山轻轻背起方运,向半里外的桥尾走去.

  天上流星重现,没有一颗落向这里.

  寒冰长城无声无息地化为寒气,缓缓落回冰桥之内,那细小的光点好似从来就不曾存在.

  第四长廊的妖蛮沉默着,这一刻,它们有一种错觉.

  人族不倒.

  五个举人默默地看着方运等人消失在第四长廊.

  "我们失去了一个机会."

  "希望他们能继续走下去.我们怕了,我们退了,但他们还在."

  "回去吧,方运以寒冰长城保住人族一代的希望,离开圣墟,我等也应该出一些力.退一步就够了,不能步步后退."

  "说的是."

  血妖蛮中的一头白毛猿妖将望了望前方,跟在几个圣族妖蛮后面狼狈地躲避流星,无论附近流星的冲击力有多强,它身上的气血始终牢牢地保护每一根毛发.

  .第四座广场中,每个人身上都被一层银色的光茧包围.

  ps:

  抱歉,六个多小时才写出一章,第三章还在继续写……我还没睡,可惜天亮了……